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教会新闻”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公布今年9月1日起施行

来源: 统战新语 2021-05-01 5月1日,国家宗教事务局令第16号公布了《宗教院校管理办法》,自2021年9月1日起实施。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根据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相关规定制定。《宗教院校管理办法》共九章八十三条,明确了宗教院校的性质定位、设立条件和标准、申请设立的程序和相关要求;明确了宗教院校组织运行原则和负责人职责范围;明确了宗教院校关于教育教学、课程开设、招生、培训等工作的要求;明确了宗教院校教师和学生的权利义务;明确了政府管理部门、宗教团体和宗教院校的管理职责。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的公布实施,对于深入贯彻落实《宗教事务条例》,规范宗教院校管理,提高宗教院校教育教学质量,维护宗教院校合法权益,加强宗教人才队伍建设,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具有重要意义。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全文如下。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 第一章…

日增萬人﹕中國50年內成全球最多基督徒國家

日增萬人﹕中國50年內成全球最多基督徒國家 DWNEWS.COM– 2007年8月10日3:39:52(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亞洲時報Spengler撰文/美國《天主教國家紀事報》(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的資深記者艾倫(John Allen)發表了一篇令人震驚的報道﹐指每天有1萬個中國人成為基督徒﹐而到本世紀中葉﹐中國將有多達2億基督徒﹐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社區﹑兼歷史上最強大的傳教力量。如果今年你只想讀一條中國新聞﹐那麼一定會是這條。(chinesenewsnet.com) 我懷疑﹐即使是最熱情的相關報道﹐也可能低估了形勢﹔我認為﹐從現在起的兩代時間_堙A基督教將成為一種以中國人為中心的宗教。21世紀的中國﹐也許會像8至11世紀的歐洲﹑以及過去200來的美洲大陸那樣﹐成為基督教廣泛傳播的新天地。(chinesenewsnet.com)…

夏 磊 : 道场上的十字—对一个皖中村庄基督教传播过程的研究

[ ] — 文章摘要:本文通过对一个皖中村庄的传教士杨先生的个人生活史的描述,考察了基督教在农村社会的传播过程,论述了基督教在乡土传统背景下走向本土化的特征,及其与农村人口大规模外出的关系。 关键词: 农村基督教 乡土传统 本土化 人口外出…

代金波:从三赎教看基督教与中国民间信仰的冲突和融合——对湖北XJ村三赎教的调查

[ ] — :本文通过对传入湖北省XJ村三赎教的信仰进行调查后,展现了三赎教信仰的基本情况,并试图分析三赎教背后的深层次的中国文化和民间的信仰与基督教思想的冲突和融合。 关键词: 三赎 耶稣 基督 见证…

圣局中的棋子/刘同苏

因为举办《福音》首映式的缘故,春节前后,去了几个不同的城市。这是回国培训以来,第一次走出北京。在各地行走,深切地感到神的手正按照他自己的计划在中国动工。 温州 首映式的第一站选在温州当然有其象征意义。神在上世纪中叶就开始兴起温州的家庭教会,并一直保守其兴旺直至今天。神让这个地区的福音运动持续繁荣,必有普遍的意义在其中。 温州有两件事情非常显著:福音的兴旺与经济的繁荣。这两个现象的直接推论似乎是“福音保证发财”。但是,这一推论显然不能普遍的适用:河南的福音运动并没有产生实际的经济效益,而广东的经济繁荣也不需要福音作为诱因。这一事例仅仅证明:福音兴旺可以(而不是必然)与经济繁荣并行。温州的见证对当前的中国福音运动具有普遍的启示:如果财富与福音不矛盾的话,福音就可以进入主流社会。由于中国教会长期居于社会的边缘地带,以致教会形成了极具片面性的传统,以为福音只能在贫穷、无知、低下的状态中传播。但却没有看到只能存身于贫穷、无知、低下中的“上帝”已经不是无限的上帝了。上帝可以存身于贫穷、无知和低下中,也能够显现在富足、知识和权势里面。不能进入富足、知识和权势的上帝,不是超越了富足、知识和权势,而是被富足、知识和权势限制了。温州教会正是中国教会进入主流社会的先导。 生命需要积累。温州教会的长期持续兴旺,建立了国内不多见的整个地区的丰厚灵命资源。温州之行最震撼的场面是大学生同工培训营。每天清晨,天还未亮,在凄雾弥漫的山间营地上,二百五十名年轻人在一同祷告(营会最后一个早晨,笔者特地从大堂回宿舍看了一下,除一位有特殊原因的男生,所有的学生都在大堂祷告)。在世界各地的营地行走,还没见过与会者如此齐整地在早晨五点钟起床一同祷告。这不是营地在搞什么特别的奋兴,也不是年轻人热血奔涌时的冲动表现,这是一种灵里的传统自然地流过新一代的生命。在温州,笔者见过传道人睡觉前俯伏在床上祷告,注意到前来作客的传道和同工先祷告再谈话,听说了温州祷告山上自1989年6月5日以来从没有一天间断过的祷告之流。温州教会的兴旺绝不是偶然,那已经印在生命深处的祷告传统是教会兴旺的真正渊源。祷告是通向生命之源的管道,而神就是通过祷告的生命在世间作工。 生命也必须具有有形的表现形式。温州的家庭教会有市议会、区、大点;点的纵向结构也有崇拜、探访、神学培训、文字事工、本地福音、外地福音、特殊人群事工(笔者在温州第一次有机会专门向聋哑人讲道)等面上的搭配。在市一级有这样相对完整的整体教会结构的地区,在国内恐怕是绝无仅有。相对成型的教会结构是温州教会在目前的优势之一。 在温州,主流社会对教会的承认(至少是包容)极为明显。在营地所在的山区,每一个村子都有家庭教会建造的优美教堂。在城区,几乎所有的家庭教会都拥有自己的堂会(房子或单元)。不少家庭教会拥有的教堂内部装修的精美程度可以令许多美国教会自愧不如。一些堂会坐落在大街的门上,公然贴着有“基督”“拯救”等字句的对联。教会聚会使用的音响设备将诗歌和祷告的声音充满整个小区。在温州的第二场首映式在城区一个八百个座位的教堂(家庭教会自己拥有的)举行,许多行人听到放映的声响,就走进来站在教堂的后面观看。在此前的圣诞节期间,有些区已经组织过数千人的街头福音布道或者上千人剧场里面的音乐布道会。这些都象征主流文化对教会的接纳。进入主流文化,便可以使用主流文化里面的资源。借用主流社会中的商业组织和财政力量,无疑是温州教会的另一个优势。 温州教会现有的优势使其成为目前全国福音运动的中心之一。但是,这些所谓优势仅仅具有暂时的意义。不过是因为中国的福音运动刚刚开始从农村转向城市,温州教会先行一步所积累起来的那一点点资源才显为优势。这一点点所谓的优势距离成熟的教会还有很大的距离。 区点式的教会结构难以触及人们生命的深层。传道人仅凭“派单”在各点巡回讲道,只能间断地在主日与会众接触。生命的建造绝不可能仅仅是理念的教导,而是生命的传递。而生命的传递必定以日常生活里面的持续连接为前提(看看耶稣与门徒的关系就可以知道)。只有建立亲密的关系,教导才有可能触及生命的深层,而亲密的信赖关系只能在日常生活的持续接触中建立。区点式的教会结构基本以维系主日崇拜为目的。若着眼点仅仅在主日,日常生活便遗留在教会生活的涵盖之外,基督徒就成为了主日的基督徒。温州商人中间有很高比例的基督徒,但温州商业作风却在全国为人垢言,这正是教会生活与日常生活脱节的一个证明。火红的教会发展却未能造就相应的文化更新,这种火红必定掩盖着虚的成份。…

大陆邪教西部乡村“邪教”调查

大陆邪教西部乡村“邪教”调查 [ ] — 谌彦辉 贫穷、落后和缺少归属感,使中国西部农村成为地下宗教孳生的肥沃土壤。 二英和闰娃(化名)的家安在陕西榆林市南部的一个深山沟中挖出的三孔破窑洞里。窑洞门顶上还有斑驳褪色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大字标语。二英和闰娃夫妇不赞美毛主席、不去庙里烧香很多年了,每天早晚,他们都跪在炕上,头顶着白毛巾,虔诚地对着墙壁上的红“十”字架顶礼膜拜。没有繁文缛节,也没有手捧《圣经》。他们口中念念有词,寄托于“神”,并希望得到“神”的恩赐。 他们是“三赎基督”(门徒会)的信徒。 “神能使人复活,能医病赶鬼。”闰娃说,信了教,不吃药,不打针,祷告就能治病,无病能保平安。入了会,种地不用化肥,不施农药也有好收成,六畜兴旺,缸中的粮食会自动增加,一天吃二两粮就够。…

温州亿万富翁亲述“跑路”史 反思基督徒温商信仰与信用

所有人都太有钱了!所有人都疯了,所有人都在参与。当时如果你没有参与,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才是疯的。”他讲述的故事揭开了2011年温州老板跑路潮那座庞大冰山的一角。而在那庞大的冰山中,远不乏基督徒商人和家庭的参与,让人不由得陷入沉思,有着基督教信仰传统的温商,他们的信用因何开始动摇? 去年温州多家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出现企业倒闭,老板跑路,老高失踪等坏账现象,由此爆发了中国式的“次贷危机”。这次跑路潮如同一个试练场,基督徒温商的信仰在这个试练场上得到彻底的考验,他们当中有的顺利通过,有的却被人称为“给基督徒抹黑”。 4月至11月,温州已发生80多家企业老板“跑路”事件,仅9月到11月就高达25起。“重灾区”龙湾区8月发生了20多起“跑路”事件。这些事件背后的共同原因就是无力偿还高利贷。 而唐晓勇就是当时跑路潮中的一朵浪,从身价数亿到负债3亿多,他亲自讲述其中经历让人不得不感到瞠目结舌。 他从6万元发家,扶摇直上,3年多的时间里面成为了亿万富翁,而这一切基本归功于借贷和房地产,“我大量地购买房产,全部一次性付清房款,再拿到银行抵押,用套现的钱买更多的房产。比如说,一套房产我1000万元买过来,就去找银行贷1200万或1500万元,再通过别人做担保,一般是互保,把钱放大,去买更多的房子,变更多的钱,想再做实业发展。” 他们的长辈做实业做了十几年,做得非常好,但到了他手里,实业就不做了,放在那里。实业成为了幌子,他们以实业去贷款,参股一些借贷公司,炒房地产。结果就是,温州的实业变成空心化,“因为这个钱好赚,躺着睡觉都在赚钱。” 据央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发布《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约1100亿元,借贷利率也处于阶段性高位,年综合利率水平为24.4%,并且,温州大约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活动。 通常情况下,老百姓将闲置的资金转入担保公司,抽取高额利息,再由担保公司从事民间放贷业务,俗称“高利贷”。由于各大银行信贷条件高,“贷款难”让许多中小企业叫苦连天,因此不得不借助民间借贷缓解资金压力。高利贷的利息基本上维持在5分(含)以上,许多中小企业的生产、销售的实际利润所得不够所付利息。 温州多家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出现企业倒闭,老板跑路,老高失踪等坏账的现象。跑路潮中不乏基督徒的身影,有的基督徒温商在利益的诱惑面前轰然倒塌,也有的人却靠着信仰坚守自己的底线,最后在潮中屹立不倒。…

中国城市家庭教会面临的挑战:牧者身体灵性普遍透支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进程的加快,许多新的城市家庭教会如雨后春笋般萌芽破土、茁壮成长。但随着教会的发展,也面临着众多的挑战。据本站同工在与教会牧者交流过程中观察到,牧者身体、灵性普遍透支严重便是挑战之一,当引起众教会和信徒的关注,正视并回应挑战。 看现实,当代的中国属灵上可以说是来到很大饥荒的时代,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神兴起了大批的年轻基督徒,特别在大学和职场中,越来越多的人也认识到灵魂干渴,慢慢的都想要寻求信仰。然而这批人几乎没有什么信仰基础,认识信仰都要从零开始,所以在城市新兴教会,牧养的需要实际需求非常之大。 要牧养这么多羊群,而且信仰几乎都是存在很多盲点的会众,许多切实的工作需要传道来做,而牧养的工作有被称之为世界最细的活儿。然而现实中,教会只有极少的全职侍奉的人,北京有一间固定聚会600多人的教会只有四个全职的人,可想而知传道人得多忙碌。 另外一方面,教会不仅仅传道人总比例较低,而受过装备的传道人更是奇缺。笔者曾采访一一位北京神学生,他曾这样告白说:“教会很多热心侍奉的人都是刚信主的,有热心。这并不是不好,但是侍奉缺乏生命,经验也不足,不能够传递很深的真理。我期待神能够兴起更多拥有很好装备的人来做主工。 在教会,我们不难看到牧师传道人们每天接好几十个电话,个人谈话,辅导,讲道,探访,常常是忙的喘不过气来,礼拜结束要找牧师谈话也许得排好长的队。北京百合园的吕光牧师跟笔者交流时就告白说:“真的是太忙了,回国两年,自己从来没有假日。” 有的教会又设有分堂,或者被邀请别的地方讲道,特别农村教会也缺乏牧者,城市教会的牧师可能常常被邀请出去讲道,所以牧师传道人出了忙于自己教会还需要往外跑。北京三一教会的何牧师,每天的生活几乎没有空闲,上周日笔者参加教会主日礼拜,才得知牧师凌晨才到北京,然而9点就要讲道。 要文推荐 这些繁忙的工作不仅仅使传道人身体透支,灵性也严重透支。忙碌的生活,会导致跟神单独亲密的时间减少。吕光牧师也这样分享过说:牧师太忙了,减少了跟神亲近的时间,这个问题也是需要非常重视的。曾有一篇文章这样的写到:牧师们累的时候他们该跟谁诉说。 现在中国教会对于如何解决传道人自身问题的体系还未健全,许多牧者常常是只出不入,传道人自身肉体灵性的健康着实需要代祷和帮助。…

北京福音宣教教会牧者:新兴城市教会正在时代的试练台上

大概从2000年起,中国城市新兴教会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起来,比起乡村教会,城市教会更具备这个时代的特征,如开放性、多样性等。上帝兴起一大批城市教会的牧者,有这个时代要赋予他们的使命——探索中国教会的牧养模式。近日北京福音宣教教会的张永生牧师总结说中国的城市教会正处在试炼台的位置。 “没有老师”是城市教会的一大盲点 对于这个时代的城市教会来说,张牧师坦诚提出有一大盲点就是,上一代前辈为我们留下的是持守信仰的宝贵精神,但没有留下牧养教会的经验,所以需要这一代牧者们去探索适合中国教会的牧养、发展模式。 “现在的教会在规模和内容上已经超出了“家庭”式教会,可以说是城市教会,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教会的一个试练台吧。”张牧师说到。 “这一代城市教会的牧者一定要清醒,我们在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你怎样走,会影响下一代的人。而且这一代城市教会的带领人都在40岁左右,上面没有老师,这是是很大的一个盲点。没有老师,学生会很危险。我想这是这一代牧者一个最大的盲区。”张牧师坦言到。 牧者当持守谦卑和诚实 怎么弥补这个缺陷?这是城市教会要面对的一大课题。不仅如此,张牧师还提到城市教会的牧者能坚定在主的引领中走下去的重要前提,就是要更加信靠主,千万不能只靠自己。 所以,这一代牧者最重要的条件是,要具备谦卑和诚实。 要文推荐…

王霄:怪异的“法门寺”是今日中国的缩影

  最近去陕西做文化考察,法门寺是一个必去的地方。但是计划内的2小时游览,却在1个小时结束了,让在外等候的陕西朋友都有点吃惊。在回答他们的询问时,同行的老领导、政府官员和企业家都说:观感很差。   观感只是表面上的直感,虽然强烈,但是作为个例,似乎还难以和中国的基本面貌产生联系。只是回来后看了网上的相关评论,我才想,这个所谓的“法门寺”,大概可以算做是今日中国的一个缩影。   特点之一:名实不符,利字当头   人们一直是把法门寺当作佛教圣地之一来看待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里发现了佛指舍利,并因此关注它千年古刹、名刹的历史地位和丰富的文化蕴含。但是,现在的“法门寺”,其实与佛教只有着脆弱并且可笑的联系:它是一个全新的、只有数年历史的赝品景观,由一个所谓的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由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宝鸡法门旅游开发建设公司、陕西延长石油公司、金堆城钼业集团、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和陕西文化产业投资公司等多家企业组成,注册资本为11亿元)投资兴建,而原来的老法门寺只是龟缩于景区一隅,游人不多。这个新“法门寺”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弘扬佛教文化,而是为了赚钱。   我过去一直觉得陕西人忠厚爽直,有所谓“关西大汉”的古人之风,这次看了法门寺,才觉得正如张艺谋一样,部分陕西人实在是狡狯其内,利欲熏心,毫无文化和骨气可言。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其极,就连法门寺也不放过。百度百科介绍:“目前,国内的佛教名山虽然都有商业开发的内容,包括像少林寺、普陀山等,不过建设开发和运营主要是以佛教团体为主导。而在法门寺景区,法门寺古寺只是获得部分门票分成,经营和管理由曲江文投来运作。”更为恶劣的是,为了打着法门寺的旗号赚钱,连古董新修都不行了,居然想起了重建一个全新的、宏大的、现代化的法门寺,壮观则壮观矣,但与原貌的、真实的法门寺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大多数游人本为瞻仰真景、感受文化而来,却被这现代化的赝品伤透了游趣。   虽然,改开以来,国内也有一些依托原来宗教元素建成的、几乎是全新的佛教景区,如海南三亚南山海上观音。但那是依地理地形地貌而造景,以南海联系观音,符合佛教名旨,构思合理。再加上独特的气候和常绿的植被,也构造了许多园林风景,使得人文景观与地理位置、自然风貌、园林造景浑然一体,堪称佳作,自建成以来,影响很大,未见物议。但法门寺所在地为黄土高原之平原,既无山之雄奇,又无水之瑰美,也无植被之丰茂,因此这一个占地极广、规制极大、由水泥构筑的景观,就显得极为突兀,毫无美感可言。主事者以为只要有了钱,就可以依托法门寺的文化影响力,通过再造一个景观,只要它够雄壮威武,就是一个产金蛋的母鸡,但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全然没有文化、挂羊头卖狗肉、同时没有经济头脑的愚蠢产物。   特点之二:为了赚钱,机关算尽   “法门寺”为了赚钱可以说是机关算尽,手段五花八门:门票120元,商业化的吃、购、住及房屋出租,各种名目的捐助,以及打着佛教幌子的种种商业欺诈行为,无所不为。   以下的举例,均来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