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爱如死之坚强”

倪柝声雅歌注释:第三章 升天的呼召(三6至五1)

第三章 升天的呼召(三6至五1) 新造(二6至四6) 前一段是说:「领祂入我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主在那里有很长的时候,表明这地方必是主能安息的。虽然她的拉住有不好的成分在内,但这个地方还是主所能去的。意思是一切都是出乎爱,一切都是出乎恩典。她在这里一次看见自己的虚空,她也看见一切都是出乎神的爱,一切都是出乎神的恩典。谁能知道我们在神的爱和恩典里所学的功课是多少呢?基督在神的爱和恩典中所教训我们学的功课,是无可限量的。所以这女子,当她安静一时,和主同住在她的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时,她必定是学会了,她必定看见了第二段叫要学的功课。神因?自己的爱要给她恩典,叫她有能力学会主在这里对她所要求的。我们知道,一个寻求主的人,像第二段这种的经历是不只一次的,也许是不只几次的,乃是多次的。神的灵并不重复的一直记载这种的经历。虽然重复的失败是不可免的,重复的对付也是不可免的;但是,一切都是发自神的爱,一切都要藉?神的恩典──不管是失败,或是受对付。在爱里总有计划,在恩典里总有扶助。叫以我们的眼睛就不必看类似的经历,只要看见她是住在神的爱中和住在神的恩典中,就够了。因为神的爱并非是死的,神的恩典乃是常常积极作工的。所以在底下一段,我们就立刻看见,她有了空前的进步。她的生命和生活,比在第一段里,是显而易见的升高了一层。三章六节至十一节,我们并不知道开口说这些话的是谁。不是女子说的,也不是良人说的,乃是第三者说的。在这里,圣灵是藉?一个旁观者的口,来显出祂自己对于这女子的观察,来显出这女子在经过前一段对付之后,并在她的母家从主所学习的,所多次学习的是甚么(三4这一段的时候,包含了她一段的历史,就是在母亲的家叫安安静静学习的经历)。 完全的联合(三6-11) 六节:「那」,是女性的。在此已经看见她渐渐的脱离旷野(流荡)的生活,而进入完全的安息。旷野是流荡的地方。她现在是从旷野上来,渐渐的上来,一步一步的脱离流荡的生活,来进入主的安息。在圣经中,旷野都是在南方靠近埃及的;迦南是在北边。所以这里用「上来」的字眼(从南方上来,离开了埃及)。在这里不是一下的事,是一步一步的进步,一步一步的脱离漂流的生活,和一切出乎世界的影响,而达到神所赐给信徒的产业。她在母亲的家里,已走了她旷野的路程(她在旷野的经历,都是在神的爱和神的恩典中度过的)。现在她要显出她属天的生活来。 她像甚么呢?「形状如烟柱。」「烟柱」,乃是火所发出的(珥二30)。「烟柱」,是指圣灵的能力说的(徒二3-5,圣灵降临是如此表显的)。堙,本来是易散的;但她在这里如烟柱,可见是摇不动的。她从旷野上来,而烟竟如柱,这是说她满了圣灵的能力。这是说在人虽是靠不住的,但是在此竟然成了柱子。「柱子」,是稳妥的,是安定的(启三12:在神的殿中作柱子,就是表明不出去了)。 「没药」,是指基督的受苦和基督的死说的。她如此熏自己,可见她在主观方面已经有了十字架的经历。这就是她有腓立比书三章十节的经验。 「熏」,先是吸收进来,然后把味道发出来。这是说,她先是在里面经历过,然后又发出来。一面是披戴?基督的香气,另一面又是发出基督的香气。 「乳香」,是注重在香气(没药指死,就乳香当然是指复活说的)。孔香,是指主的生活,更是特别指?主的那个祷告生活。就是基督的美德,就是神所看为馨香的。顶希奇的,主是先活而后死;我们是先有主的死,而后有主在地上那样的生活(先没药,后孔香)。…

倪柝声雅歌注释 第二章 脱离自己的呼召(二8至三5)

倪柝声雅歌注释 第二章 脱离自己的呼召(二8至三5) 脱离自己的呼召(二8-15) 这里没有说到她的罪恶或者失败。这里是属灵的路程所必须径历的阶段。她有缺点,这是给我们看见她该到而未到的地方。 复活的能力(二8-9) 八节;她欢喜听见良人的声音,她欢喜同在的喜乐;但是她没有听从良人的话语,她还没有实在的顺服。 九节:「羚羊」,达秘本和美国本的脚注,都是「羚羊」(单数的小羚羊);但英国本和美国本的正文,都是「母鹿」(单数的)。「小鹿」,达秘、英、美三种本子,都作「小牡鹿」(单数的)。 主比作鹿,唯一显明的地方,就是诗篇二十二篇────早晨的鹿。圣经学者都共同承认,这是指?复活的基督在七日的第一日的早晨。早晨,是另外一天的起头;复活,是新的一天的起头,是属灵生命的新的起点,是新的一天。 八至九节,都是说到复活的活泼。山和岭在圣经中,都是指艰难和拦阻说的。「祂蹿山越岭而来」,是说没有一件东西够高够大可以拦阻祂的。…

倪柝声雅歌注释:第一章 第一次的追求和满足(一2至二7)

第一章 第一次的追求和满足(一2至二7) 这一段是本书的枢纽。属灵经历的原则都在此。这一段是以后经历的一个画影。此后所学的,并非新的功课,不过一次过一次,学得更深而已。 本书属灵的经历,好像最平稳,最顺利的,都在这一段。头一次的奉献,头一次的启示,好像都是最平稳,最顺利的。但是,这一次的奉献,这一次的启示,不一定是牢牢可靠的,必须经过火。这一段是属灵的经历的一个画影,以后要一件一件的试验,使它成为实在。第一次的经历并不够深;第二次的经历才更进步,更牢靠。但是,当人有第二次的经历时,好像并不及第一次那么甜。弄来弄去,还是从前所经历过的。旗号还是爱。 这一段的经历,等于灵性水流所说的亮光道路,也等于灵命四层所说复兴层的那一层。这也是我们个人的经历所能证实的。 羡慕(一2-3) 二节:这里所追求的「亲嘴」,并不是父亲在我们的颈项上亲嘴。因为那个亲嘴,乃是表示赦免,一切属乎主的人,都已经得?了。这一本歌所注意的,乃是信徒与主中间爱的关系;所以赦免乃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因此就不提起这个。这一本歌并不是告诉我们,一个人如何从罪人的地位变成一个信徒;乃是告诉我们,一个信徒如何从饥渴的地位到了满足的地位。我们必须紧记这个,才能知道这一本歌为甚么是这样起头的。 这一个呼求,我们不知道是得了生命之后,过了多少时才有的。但是我们知道,这一个呼求,乃是一个得救的人,被圣灵所唤醒之后,对于主所发生追求的意念的情形。 因为牠是满了饥渴的心的缘故,她口里就不知不觉的说「显祂用口与我亲嘴」。牠并没有告诉人,这个「祂」是谁。但是,在牠的心目中,只有一个「祂」,就是牠所追求的「祂」。牠以往和主的关系,不过是普通的,她觉得非常的不满足。她现在盼望和主中间有更个人的来往。所以她羡慕祂的「亲嘴」,就是爱的个人的表示。没有一个人同时能和两个人亲嘴的,叫以这是个人的表示。并且不是亲祂的脸,像犹大所作的;不是亲祂的脚,像马利亚所作的;乃是「用口与我亲嘴」,这是个人爱的表示。现在普通的不能满足我的心了。我现在要得?个人的,要得?别人所未得?的。一切进步的起点,都是因为有了这一个要求在里面。灵性的造就,和饥渴的追求,是永远分不开的。一个信徒,如果在里面还没有被圣灵造出一个这样的真实,这一种不满意普通情形而追求个人的爱的心意,就永远不要想与主有亲密的经历。这一个追求,就是后来所有经历的根源。我们如果没有这样饥渴的心,就底下所有的记载,不过都是有诗意的歌,并非是所罗门的歌了。 为甚么我会有这一种的追求呢?乃是因为我得了异象。圣灵给我看见一个异象,乃是普通人所没有看见的。我得了启示,知道「你的爱情比酒更美」。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羡慕她口的亲嘴。…

杨绍唐雅歌书注释:第一讲 雅歌书开头的话

杨绍唐雅歌书注释:第一讲 雅歌书开头的话   兄弟这次在这里聚会,和各位研究雅歌书。上次和各位研究的是约翰壹书,其大题是与神相交。雅歌书也是论相交。约翰壹书论生命;雅歌书论长进。约翰壹书所提出的是大纲,雅歌书所论很详细。不止讲相交;而且讲相爱,教会与基督的相爱。   兄弟读这雅歌书,喜欢用鸟瞰式,看出信徒灵性长进的道路。最近读培灵会的讲道集,多论到认罪的问题。我一方面很受感动;一方面有点伤心。每次培灵会有很多人认罪悔改,但认罪之后多少人仍站立不前进,也不知前进的道路,那么罪仍要麻烦他。他一生就站在认罪悔改的地位。若能看见面前的道路而向前直跑,他可说没有时间犯从前的罪了。所以我们要忘记背后,努力向前,一直往上进。   生命的长进有一定的步骤,而且长进是很自然的。今天读马可四章说人撒种之后,晚上睡觉,种子的生长人也不知道。牠先发苗后成穗,最后结出果实,既然熟了,就用镰刀去收割。道在人心长进,也是按?这自然的步骤。很多人研究雅歌书,详细研究每字每句,即如述说凤仙花百合花的意思,一些都是零零碎碎的教训。但兄弟注意其中论长进的路线。这对于我们的灵程,很关重要啊。 本书大题是一章一节:   「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   所罗门代表主耶稣。主说:「南方女王来听所罗门的智慧言语,看哪,还里有比所罗门更大的」。大?代表基督是战胜之王;所罗门代表主基督是和平之君。他作这歌有属灵的教训。很多人以为这是论夫妻之爱,但这是讲不通的。看一章三节说:「你的名字如同香膏,众童女都爱你」。请问作妻的有谁愿意众童女都爱你的丈夫?若是一大些童女都爱你的丈夫,你心里怎样?所以这书不是说男女的爱情,乃是指基督与教会。当我被圣灵充满的时候,心里十分爱主,也很愿人人都爱主。所以「众童女都爱你」这句话在属灵方面就讲得通,人愈属灵就愈能看出书中的灵意。   这歌是歌中的雅歌。世上的歌不能和这歌比较。弗五章卅一、卅二节。是雅歌的钥节。…

倪柝声雅歌注释:第六章 肉体的叹息(八1-14)

倪柝声雅歌注释:第六章 肉体的叹息(八1-14) 盼望脱离肉体的叹息(八1-4) 当信徒里面与主联合越深,达到一个地步像这女子所达到的一样,他就越觉得他的外面的人,这个肉体的躯壳还是存在。内门心虽然一天新似一天,但是外体却是一天毁坏过一天。圣灵虽然叫这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但是这一个身体还是必死的。神的能力虽然在软弱里更显为完全,但是身体还照旧是一根刺。所以信徒愈进步,愈属灵,愈属天时,他就不能不觉得今天的完全伯然不能不受肉体的限制。就叫他觉得他虽然有了圣灵初结的果子,但是他也是免不了心里叹息,和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等候身体的得赎。当我们凭?肉体活?的时候,我们不觉得身体得赎的需要。乃是当我们与主的联合在实际上完全的时候,我们才觉得身体和里面是何等的不同。身体如何,虽然不是个拦阻,但是最少却是一个弱点。到此,才觉得身体的得赎,乃是一个不可少的恩典。 一节:「巴不得你像我兄弟,像吃我母亲奶的兄弟。」意即巴不得你和我站在比今天更亲密的地位,也就是巴下得你在身体上是像我的兄弟一样。巴不得你和我住神里面的关系,现在就能显现出来。这样,当我在人面前承认你的时候,在人面前表示爱你的时候,「谁也不轻看我。」因为今天还活在世界的缘故,我觉得软弱还与我同在,我觉得我还不能对待你,照?我心里叫对待你的一样。在当初的时候,我所追求的,乃是你和我亲嘴,乃是要得?你,乃是要你向我表示爱。现在,我却羡慕和你亲嘴,盼望向你表示爱,叫你心里得?满足。但是,在这里,有一个肉体的间隔。你还没有显出你的自己像我的兄弟一样,就叫我在这世上的时候,不能不觉得我没有按?我所该事奉的事奉你。 二节:如果真的那一天来到,好像我反而要引导你到天上的耶路撒冷去。我可以永远的在那里受?恩典的教训。我今天所结的一切果子,在那一天里酿成香酒,成为你永远的快乐。你所给我一切属灵的果子,没有一样是为?我自己的。到了那一天,所有今天的石榴,都要变成香酒,来满足你的心。在那里,我甚么都可以给你,我的甚么都是为?你的欢乐的。 三节:到了那一天,祂的左手必定在我头下,托起我的头,叫我看祂。祂的右手必将我抱住,叫我面对面在祂的怀里。这一天是我所羡慕的。我巴不得这一天赶快的来到。 四节:耶路撒冷众女儿阿!她现在是活在被提的盼望中,她是我手中的人。她目前的感觉,乃是正当的。你们不要惊动,不要伸出肉体的手来干涉,一直等判她醒在我的面前的时候。 被提之前(八5-14) 五节:本书两次说到女子从旷野上来。头一次的从旷野上来(三6),乃是指?她如何脱离漂流的生活说的。在那里,我们看见她已经起首与主有完全的联合,在主的死里,也在主的生命里,也在主所给她的一切恩惠里。从那个时候起,她是一直的前进,完全的离开了旷野的生活。虽然在后来的经历里,也有一二次停顿的地方;但是那些的停顿,我们虽不敢说是应该的,却敢说是可赦免的。漂流的主活,一次的过去就是永远的过去,那么主为甚么在这里又提起她从旷野上来呢?好像她还是在旷野里到现在才上文一样。…

倪柝声雅歌注释:第五章 神的工作(七1-13)

倪柝声雅歌注释 第五章 神的工作(七1-13) 工人的装备(七1-9头一句) 追述(七1-51) 一节:现在圣灵又藉?第三者的口气来回答上面的问题。所以活像是第三者说的,其实却是表明圣灵的意思。祂所最先说到的,乃是她的脚步。 「王的女儿阿」。这一个是说到她的出身尊贵,她也是王家许多人中间的一个。「鞋子」,在圣经中的意思,明显的是「平安的福音」(弗六15)。现在所注重的,乃是工作的预备,所以先说到她的鞋子。传福音的工作,乃是不可少的。「美玉」可译作「珍宝」。「大腿」,是指站?的能力说的。所以在这里,意即她那站住的能力,完全是神给她的。如果我们的大腿要像珍宝一样,就我们的腿要像雅各布一样扭了大腿窝的筋(创卅二25)。工作的能力,永远是出乎神的(即「巧匠的手作成的」)。 二节:「肚脐」和「腹」(「腰」原文是「肚腹」),乃是指?她的里面说的。如果「酒」是指主耶稣的血,那么「一堆麦子」必定是指主耶稣的肉。我们真是吃了主的肉,喝了主的血的人。「调和的酒」,意即圣灵藉?主耶稣的血所给我们的生命。麦子的「周围有百合花」,意即我们是用信心接受这麦子的。 三节:「两乳」,在这里没有提起是在百合花中吃草的,所以它的意思就不是指?她自己如何在神面前长进说的,乃是指?她怎样有能力来喂养别人说的。这里的信心和爱心,就是我们鯈养别人的度量和能力。 四节:「颈项如象牙台」,和从前不一样。从前是大?的台。现在的意思乃是受过神的对付的,所以就像象牙一样。但是,这并非说凡事都是被动的,乃是她在为?神的时候坚固像一个台一样。不过这一个台乃是象牙,宁可自己受苦受死,叫神的旨意得?成功。…

倪柝声雅歌注释:第四章 复活后的十字架的呼召(五2至六13)

第四章 复活后的十字架的呼召(五2至六13) 复活后的十字架和女子的失败(五2至六3) 呼召(五2) 五章二节:「我身睡?,我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祂敲?;我的姊妹,我的爱友,我的鸽子,我的无污者,向我开起来,因为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发绺有了夜间的点滴。」(原文) 到了现在,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都已经完全停止了。她好像睡卧一般,没有活动,没有作为……

丁道尔雅歌注释第五章

  五 1.   他的答复就像她的请求一样喜乐与情愿,现在所享受之充分的亲密是他们俩渴望的顶点。这节经文的许多用词都有明显的性含义,是一连串复杂的「有表里二义的词语」。    RSV 与 JB 将开头四行的动词译成简单的现在时态「我进入」(参现中),说明进行中的动作,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