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神学教育”

約翰·傅雷姆(John Frame)給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的30個提醒

约翰·傅瑞姆在回答“对那些面对要一生做神学工作的神学生和年轻神学家,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这个问题时,给了以下三十点的回答: 1. 要考虑神可能其实并没有呼召你做神学方面的工作。雅各书三章一节告诉我们,我们不要多人作师傅,作师傅的要受更重的审判。神给谁越多(圣经知识),对他们要求就越多。 2. 重视你与基督、你的家人和教会的关系,超过看重你的职业理想。用你的生命,你会比用你的神学影响更多人。即使你的观念正确,你生命的欠缺也会削弱你观念的影响力。 3. 要记住神学的基本工作,就是认识圣经,神的话语,把它应用在人的需要方面。任何别的事情——历史和语言学方面的专业知识,解经的敏锐精深,对当代文化的认识,哲学方面的成熟度,都必须顺服在这根本目标之下;如果不是这样,你有可能成为受人推崇的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哲学家、或文化批判家,但你将不会成为一位神学家。 4. 在进行神学工作(第三点讲的基本工作)时,你有义务要为你倡导的提出一个立场。这应当是显而易见的事,但大多数神学家今天对于怎样做到这一点却摸不着头脑。神学是一种论辩的学术操练,你需要对逻辑和劝导有足够认识,去构建合理、纯正和有说服力的论证。在神学方面,展现出对历史、文化或其他一些学科有认识,这还不够;引用你认同的人的话,反驳你不认同的人,这也不够。你确实需要为你要说的内容建立一个神学立场。…

约翰·弗雷姆:新型神学院提案

教会杂志2010年09月号(总第25期) 译/安娜 校/煦 一、概况 美国更正教发展初期,教牧人员的培养是由教会牧师进行的。若一个年轻人感到上帝呼召他去事奉,他会联系一位教会的牧师,接受他的训练,参与教区工作,甚至住到牧师家里。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最终认为这种体系不再适当,也许是因为能够并且愿意接受神学生的牧者紧缺;也许是因为随着会众文化水准的提高,需要教牧人员具有更正规的教育——用当时的话说就是需要“博学的事奉”。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神学训练机构化了,同时也学院化了。学院制度的使用几乎无可避免。在德国,神学教育在大学里进行,事实上在任何需要系统训练的领域中,大学教育是唯一得到普遍认可的模式。 1848年,戈丁纳·斯普林(Gardiner Spring)牧师写了一本书《讲台的力量》(The Power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