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灵修生活”

《游子吟》(里程)

前言 近年来,一批又一批中国学生、学者赴美求学、深造,有机会接触基督教。他们聪慧、勤奋,富于进取。不少人开始翻阅《圣经》,步入教堂。然而,“神六日内创造天地万物”,“童女生子”,“死人复活”… 象一盆盆冷水劈头盖脑浇来。他们或满心疑狐,或面露轻讽。唯物主义、科学至上和世俗骄傲横卧在神与人之间。他们虽仍偶尔参加教会一些活动,寻求的心门却渐渐关闭了。 我理解他们的挣扎,因为我曾经历过。同时,我坚信基督教信仰与科学、理性没有根本冲突。1992年起,我在教会开办慕道班,按《圣经》的观点,从科学和理性的角度探讨基督教的基本信仰,并到其他教会参与布道事工,使不少人得到帮助。为和更多人分享,在众教会的弟兄姊妹的多次敦促下,才将大纲、资料整理出来,成为此书。书中的信息首先不是为了劝说别人,而是为要说服自己。 神借着大自然和《圣经》这两本书向人类启示他自己。神创造大自然,科学家研究大自然,《圣经》和科学决不会彼此相悖。基督教信仰是植根于耶稣复活这一历史事实的客观真理,经得起质疑和推敲。有幸来到神面前的诚实人,都会相信耶稣,因为他是又真又活的神。我不企望借着这本小册子,把一个人几十年形成的无神思想体系一下子扭转过来。拆除藩篱,使人能够谦卑地走近神、亲自面对神,是本书的主要目的。 两年多的写作过程并非坦途,但常得到神奇妙的引领。感谢各教会的弟兄姊妹用恒切的祷告托住我,感谢我的家人的全力支持。这本书从策划到付印,始终得到《海外校园》杂志社苏文峰牧师、苏郑期英师母和同工们的直接帮助。没有他们的鼓励、参与和忍耐,本书现在是无法和读者见面的。 旅美逾十载,仍梦思萦绕着故土。人生近半百,始回到天父怀抱。我以双重游子的身份,将此书献给神,献给海外学人和国内同胞。愿更多灵魂被拯救,盼望祖国繁荣昌盛。愿神使用这本书,得到祂当得的荣耀。 里 程…

荣福直观

转自百度百科 在希腊精神灵魂的哲学背景下,荣福直观beatific vision 就是指那完全被净化但仍保有理性的灵魂,直接面见三位一体的天主。在这种思想中,人的终极高峰就是灵魂可以进入那绝对存有者的灿烂光辉中,这是荣福直观的狭义面。广义而言,荣福直观即是那些达到圆满成全境界的人,直接与三位一体的天主相遇。在非基督宗教的概念中则很少提到荣福直观,而多强调与他们所信的神在一起生活。 旧约曾提到在此世直接地看到天主,如雅各伯「我面对面见了神」(创卅二31)以及「我见了你的面」(创卅三10);梅瑟和七十位长老「看见了以色列的天主」(出廿四10~11;户十二8;申卅四10),但这里所指看见天主的说法仅是表示对天主临在的特别体验,充满了恩宠,所以并非真的见了天主,尤其圣经中也说过「我的面容你绝不能看见,因为人看见,就不能活了」(出卅三20;民六22~23;十三22;依六5)。在这些思想中,以色列的信仰中的天主观,愈来愈被净化,也更具深度化,超越化,人也愈发现不能在生前面见天主。 中文名荣福直观外文名beatific vision 目录 1…

何为人意志的自由?(司布真)

“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二十二17下)。这节经文和圣经多处经文都说到,人是有意志的生命,也清楚地表明人得救不是被迫的。人并不是违背自己的意志来领受基督的救恩。任何痛恨蒙赦免的人,都不能领受神的宽恕。若有人说:“我不想要在主里的喜乐”,他就得不到在主里的喜乐。不要以为任何人都应有天使在背后推他进天国的大门。人必须自愿到那里,否则就根本不会到那里去。请注意,我们并不是违背自己的意志而得救,也不是因意志被挪去而得救,因神不会把一个有智慧的自由人变成一台机器。祂并非拔除人所拥有的意志,使人从罪的奴仆转变为神的子民。我们在恩典之下是自由的,如同过去在罪中一样。不同的是,我们在罪中是罪的奴仆,圣子释放我们得自由时,我们就真自由了。在此之前,我们从未有真正的自由。厄斯金(John Erskine)谈到自己的悔改时说到,他“全然甘愿违背他原来的意志”而奔向基督,他是说违背自己旧的意志,违背他在基督来到之前的意志;一旦基督来到,他全然甘愿地奔向基督,希望蒙拯救——这不是冷淡、无意识的表达——反倒是欢欣雀跃的、极其感动地来接受基督,恩典没有丝毫的强迫。我们的坚持与教导并没有忽略人的意志,况且人也不是违背他们自己的意志而得救的,而是圣灵的工作;是因着神的旨意改变了人的意志,使人在神的大能之下,心甘情愿地去做自己喜悦的事。圣灵的工作与人原来的自然律、本性是一致的。无知的人粗野地谈论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好像人心只不过是一块肉,而圣灵只是机械似地翻转它罢了。 弟兄们,你我的心在各样事上是怎样被改变的呢?为什么总是透过说服的方式呢?朋友把我们从前不知道的真理告诉我们,恳求我们在新的光照下认识它,以致我们可以说:“现在我明白了”,从此我们的心被改变并且转而接受这件事情了。然而,没有人的心是因道德劝说本身而改变,直到人察觉圣灵在人心中的动工,是间接地透过对人心神圣的劝服。我并不是说人是因道德的劝诫而得救,或认为这是第一因,但这是普遍可见的方法。至于隐秘中的工作,谁能测透圣灵的方法呢?“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8)但我们知道,圣灵向人的灵魂启示真理,因此能用与先前不同的亮光来看事情,以致刚硬的颈项能甘心乐意的俯伏,不但愿意背负过去所轻视的轭,而且是欢喜快乐地背负。但请留意,人的意志并未因此消逝,而是按其该有的方式来运作,人并非像机器人般行动,他不是像一块被抛光的大理石或是一块被刨平的木头,而是人心在神的圣灵里行事,与心灵的律法一致。因此,按着神的旨意,人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人的意志蒙福且甘心乐意地降服于神。 (选自《上帝主权的恩典》,赵昕怡译,改革宗出版有限公司 Read More

喂养我的小羊(司布真)

喂养小羊的动力是为主人他自己,而不是为自己。如果彼得真的是罗马第一位的教皇,真的像他的继任人一样,而的确他绝不是这样的,那么肯定主这样对他说就是很恰当的了,“喂养你的羊。哦彼得,在地上基督的教皇,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不,不,不。彼得要喂养他们,但他们不是他的,他们依然还是属基督的。弟兄姊妹,你们要为耶稣所做的工作绝不是为你们自己的。你教导的班级不是你的孩子,而是基督的。保罗所给的鼓励是,“牧养神的教会,”彼得自己在他的书信中写道,“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让这些小羊长大,荣耀要归给主人,而不是归给仆人,所有花费的时间,付出的劳动,投入的精力,其中的每一点一滴都要归回到对他的赞美,这些羔羊是他的。尽管这是一份舍己的工作,它也是甜美,尊贵的。我们可以做这份工作,认识到它是事奉最崇高的形式之一。耶稣说,“我的小羊;我的羊。”想着他们,要惊奇耶稣要把他们交托给我们。可怜的彼得!肯定早饭开始的时候,他感觉很尴尬。我让自己设身处地,当我记起我发誓,咒诅不认他,我知道我真不想望过桌子那边去看耶稣。我们的主带领彼得去讲他的爱,这爱是受到如此严重质疑的。希望可以让他觉得自在起来。像一位高明的医生,他把柳叶刀放在焦虑正在发浓的地方;他问道,“你爱我吗?”这并不是因为耶稣不知道彼得的爱,而是为了让彼得可以确知,作出新的承认,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主要用几分钟对一个犯错的人进行温柔的质问,为了在他和彼得之间以后不再有任何的隔阂。当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你可能几乎会以为主会回答说,“啊,彼得,我也爱你”;但他没有这么说,然而他确实说了这样的话。也许彼得看不出他的意思,但我们可以看得出,因为我们的思想不像彼得在那个值得回忆的早晨时的思想那样混乱。耶稣实际上说,“我爱你,所以我把用我的血买赎回来的交托给你。全世界我最宝贝的就是我的羊群;西门,看,我对你有如此的信心,我如此全然相信你的诚实,你是真心爱我,我要立你作我的羊的牧人。他们是我在世上的一切,我为他们付出了一切,甚至连我的生命也献上了;现在,约翰的儿子西门,为我照顾他们。”哦,这话是“善意说出”的。是基督宽宏的心在说,“可怜的彼得,立刻过来分享我最顾念的。”耶稣如此相信彼得的告白,以致他不是用言语,而是用行为告诉他这件事情。他三次说道,“喂养我的小羊;喂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以此来表明他是多么爱他。当主耶稣极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要给他做很多的事情,或者要他为很多的事情受苦。 我们许多人曾经就像从火里抽出来的一根柴,因为我们曾经“因着恶行与他为敌”;现在我们在教会中,和他的朋友在一起,我们的救主把他最亲爱的托付给我们。我会想,当那位浪子回家,父亲接纳了他,在赶集的那一天来到的时候,他会不会派他的小儿子去市场卖麦子,把钱带回家呢。你们大多数人会说,“我很高兴这孩子回来了;同时,我会派他的哥哥去做生意,因为他总是坚守在我身边。”对我自己来说,主耶稣在我还是一个可怜的浪子的时候就接纳了我,不过几个星期他就把福音,这一切珍宝中最大的交托给了我;这是爱极大的表现。我知道没有什么可以超过这一点。给彼得的使命证明了分离是何等完全得到了愈合,罪是何等完全得到了赦免,因为耶稣接纳这位咒诅,发誓不认他的人,命令他去喂养他的小羊和大羊。哦,这有福的工作,不是为了你们自己,然而却又是为了你们自己!那服事自己的人要失丧自己;但那舍弃自己的人,却是真正使自己得到一切可能最大的益处。 一位好牧人最大的动力就是爱。我们要出于爱去喂养基督的小羊。 (选自《众弟子啊,你们当来》) Read More

上帝的伟大(约翰·牛顿)

谁可以尽数这极多、极大的劳苦(So many and great labours)呢?这些劳苦都常在祂眼前,受祂的智慧调配,受祂的权能规范,并依赖祂的旨意,在祂护理和恩典的统治之下。我们若思想祂指头所造的天,并祂所陈设的月亮星宿;我们若能藉着天文学家和天文望远镜的帮助,来认识天体的数量、距离、大小和运转;我们越探索就越肯定,这些都不过是祂众多作为的一部分而已;而祂却一一叫出星宿的名字,以自己的权能托住它们,若不是藉着祂的大能,众星就立即落入混乱、或化为虚无。论到祂的智慧,祂是一切幸福之人的生命、喜乐和日头。在日光之下,无论宝座、统治、掌权的意涵为何,他们全都仰赖祂的权能,并服从祂的命令;就算天使也和人一样,离了祂就不能做什么。黑暗权势也照样伏在祂的统管之下;虽然圣经对这方面着墨不多,但已足以让我们相信,牠们为数极其众多,牠们的力量、狡诈和恶毒,会使我们战栗、以牠们为仇敌;我们也应该这样看待牠们,因为我们常忽视感官察觉不到的事物。但祂将牠们全都拴上锁链,使牠们只能在祂所允许的范围内行事;而无论祂允许牠们做什么事(尽管牠们的意思不仅如此),祂都使这些事有助于成就祂的目的。 然而,从近处来看,那些人类有限的理智所能明白的事,就足以让我们惊讶不已了。在这位可称颂、唯一的掌权者面前,地上万民不过像是天平上的微尘,水桶的一滴(参赛四十15);而且,若与祂众多的创造相比,一点都不值得祂的瞩目:但祂却统管、遍及、供应、保护和治理全地。凡祂所造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他们从祂得着粮食与保全。所有的眼目都仰望祂:凡他们所得的,都是祂所赐的;他们也照祂的话归回尘土。无论是地上蠕动的虫子,人烟罕至旷野中的花,或是海边的贝壳,它们身上都有祂智慧、能力和善良的痕迹。论到人,祂以不受拘束的权柄,掌理每个王国、家庭和个人。令我们惊讶的是,祂以智慧使用任何自由个体(其中大部分是祂的仇敌)来完成祂的旨意;不管他(牠)们多么不愿意,仍全都为祂效力。祂的宽容也同样令人惊奇。有许许多多的人(近乎全人类)都在各种罪恶之路上,消耗祂所提供的生命和力量,挥霍祂倾倒在他们身上的一切恩惠。祂的命令为人忽视,祂的名字遭人亵渎,祂的怜悯遭人鄙弃,祂的权能遭人违抗,但祂仍旧宽待人。在祂的统治中有很明显的一部份,就是要约束人性的败坏,并以各种方式来抑制它的影响;若没有祂的护理的管制,全地早就像地狱一般了。因为就算那最邪恶的人,他们所要行的恶也被祂缩限在千分之一内。全地虽伏在那恶者底下,却仍充满了主的良善。祂保守人与走兽;祂扶持林中少壮的狮子;空中的飞鸟虽没有仓房,祂却喂饱牠们;祂妆点野地里的昆虫和花朵,比王宫里一切更为华美。 祂在祂恩典国度中的治理更令人惊奇。祂与所造的万物同在,更以特别的方式与祂自己的子民同在。这一切都比祂铺张穹苍、立定地基,更能显出祂的能力;因为当他们还在悖逆、敌对祂的时候,祂就寻见他们,使他们作顺命的子民。打从祂向他们显明自己的爱开始,祂就扶持他们,掌理一切关乎他们的事。祂靠近并关心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彷彿世上就只有一个人一般。这位至高至上、永远长存的,连天使在祂面前都要掩面的主,竟然俯就那些遭人鄙视的人,与他们相交。祂不像人看人,祂乘着国王和沙皇所轻蔑的云朵,向住在土墙小屋中、卑微的人彰显自己。祂安慰困苦中的人,赐力量给软弱的人,照料患病的人,苏醒那昏昧的人,扶持跌倒的人;祂为他们的安排既切时、又有效;尽管他们受逼迫和试探,仇敌又强又多,仍然没有什么能叫他们与上帝的爱隔绝。 而“唯有”(solas)祂行这一切事。受造万物的一切才干、力量和本能,都是源自于祂的丰盛。所有的变迁、成功、失望——史册上令人难忘的每一件事,帝国的一切兴衰,人类生活中的所有曲折——都按着祂的计划发生。人若设巧计并结党想要成就自己的计谋,都是徒劳的;除非他们的计划有部份符合祂的旨意,否则就算他们倾全力、用尽才智,都会被最意想不到的环境给抵消、逆转。然而,祂所要完成的工作,当祂的时候到了,哪怕祂所用的管道在人的眼中是多么微不足道与软弱,最后都必定成功:因为万事都为祂效力,并且都在祂手中,如同泥土在窑匠的手中。我主,全能的上帝啊,祢的作为大哉!奇哉!圣徒的王啊,祢的道途义哉!诚哉! (选自《约翰牛顿书信选集》,郭熙安译,改革宗出版社。)…

神因祂的救赎得荣耀(爱德华兹)

  “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但你们得在耶稣基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29-31)。    那些接到使徒保罗这封书信的基督徒,他们所居的地方,是以人的智慧极其著称的,正如保罗在本章二十二节上说:“希利尼人求智慧。”哥林多离雅典不远,这雅典是历代以来世界最著名的哲理与学术的中心。所以保罗在这里向他们提到,神如何以福音摧毁了他们的智慧,使之归于乌有。有学问的希腊人和他们的大哲学家,靠他们的一切智慧,都未曾认诚神,未能发现属神的事之真理。他们既竭尽精力,没有效果,神就乐意用他们当作愚拙的福音,来把祂自己启示出来。祂:“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徒保罗在本处经文中告诉他们。神为何如此:“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    今将这些话分析如下:    一、在施行救赎的事上,神的目的乃是要使人不能自夸,而只夸耀神:“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   …

圣灵的爱与安慰(约翰·欧文)

圣灵的一切安慰,在于圣灵让我们知道、向我们传递——父的爱和子的恩典;在各样事情中,没有什么他不能使之成为我们的安慰;就这样,我们靠着圣灵动工,确实在父的爱中与父交通,在子的恩典中与子交通。 1. 他向我们传递,让我们认识父的爱。我们配得称颂的救主已经告诉门徒,他们靠着保惠师必要得到安慰的根基,他在《约翰福音》16:27总结了这一切:“父自己爱你们。”这就是基督赐下保惠师,要我们知道的——神是父,他爱我们。具体来说,要明确地思想,父(三位一体的第一位格)爱我们。为此缘故,经上经常说圣灵从父而出,来寻求父所爱的,让信徒心里认识父的爱,让他们可以得安慰和建立。圣灵说服我们相信父永远和不变的爱,让我们满得安慰。确实,之前提到圣灵动工所有的果效都有这方面的倾向。关于这爱和这爱的超然卓越之处,你前面已经详细听过。这爱一切可羡慕的,都是由圣灵传递给我们。感受到父的爱,不仅能除去我们的重担,还让我们在各样光景中有喜乐——那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圣灵用来安慰我们心灵的,并不是加赠五谷、新酒和油,而是神脸上的光照在我们身上(诗4:6-7)。一个有圣灵的人可能会说:“世人恨我,但我的父爱我;人藐视我,看我是假冒为善,但我的父爱我,看我为儿女。我在世上贫穷,但我有丰富的基业,就是我父的爱。我在各样的事上都有缺乏,但我父的家里有足够的粮。我受自己私欲和罪的权势压制,在无人能看到我的隐秘处哀伤,但父看见我,他满有怜悯。感受到他的爱,这爱比生命更好,我在患难中就有喜乐,在苦难中就能夸口,就像得胜者那样得胜。虽然我终日被宰杀,我一切的忧愁却有可测的限度——我的试炼有一定的范围;但父的爱长阔高深,有谁能说明呢?”我可以让圣灵用父的爱安慰我们的方法显为满有荣耀,把得喜乐和安慰的所有其他原因和方法与它相比较,以此显明这些事情是虚空,父的爱是丰富——它们一无所是,而父的爱就是一切;表明之前已经说过的父的爱的特性,也能让我们看到这一点。 2. 还有,圣灵向我们传递,让我们认识基督的恩典——基督买赎的所有果子,他自己所有可爱之处,因为我们与他有份,就这样安慰我们。正如我从前详细论述的,基督的恩典可以归纳为两大部分:他位格的恩典,以及他职分和工作的恩典。圣灵通过这两样向我们施行安慰(约16:14)。圣灵荣耀基督,向信徒显明他的卓越和可爱,显明他“超乎万人之上”,也就是全然可爱,然后让他们看到基督的事,包括他的爱、恩典、他的死结出的所有果子、受苦、复活、代求;用这些支持他们的心灵。罪得赦免,得拯救脱离咒诅和将来的忿怒,称义和得儿子名分,这一切当中所有让人心旷神怡的和伴随它们而来数不尽的特权,让我们盼望那要赐给我们的荣耀,都可以归纳在这一点当中。 第三,圣灵安慰我们的所有作为,其动因和源头是我们接着要考虑的,这也是为同样目的;这要带领我们稍微更接近我在此指出的这交通。现在要看的是圣灵自己的大爱和无限屈尊俯就。他心甘情愿地从父而出,从父而来,作我们的保惠师。他知道我们的为人,我们会做什么,我们会如何待他——他知道我们会让他担忧,得罪他,消灭他的感动,玷污他的居所;他却来作我们的保惠师。不正确地思想圣灵这大爱,就削弱了我们顺服的所有动因。我们心里若常常思念这大爱,就必然会何等看重他对我们的全部作为和举动!确实,若不是出于爱和善意,一切皆无价值。圣经就是使用这方法提升我们的心,正确而恰当地看待我们靠耶稣基督得到的救赎。圣经告诉我们,他心甘情愿地救赎我们,出于自己的意思舍命;他这样做是出于爱。“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他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洗去罪恶”。圣经还提到他为我们做这一切时我们的状态和光景——我们是罪人,仇敌,是死的,与神隔绝;然后他爱我们,为我们死,用他的血洗净我们。我们岂不应当因此看重圣灵安慰我们的作为吗?他为此目的从父而出,他随己意分赐安慰,按他喜悦的做工。他对我们做这工作,而我们的情形如何?悖逆,邪恶,不知感恩,让他担忧、愁烦,触动他的怒气。然而,他以爱和温柔继续向我们行善。让我们凭信心思想圣灵的爱,这是我们今生与他一切交通的源头。 (选自《与三一神交通》,梁曙东译,经典传承出版社 Read More

祷读(属灵阅读、圣言诵读、灵阅、圣言诵祷、默想式读经、圣言心祷)专题

什么是圣言诵读? https://www.gotquestions.org/img/volume.svg 回答 Lectio Divina是拉丁语,意为“神圣的阅读”,“精神阅读”或“圣洁的阅读”,是祷告和圣经阅读的一种方法,旨在促进与上帝交流,提供特殊精神的见解。圣言诵读的原则在220年左右被提出,后为天主教僧侣所用,尤其是在圣帕克缪,奥古斯汀,巴兹尔和本尼迪克的修道院,被封为清规戒律。 圣言诵读目前在天主教徒和诺斯替教非常受欢迎,新兴教会也逐渐将其视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教皇本笃十六世在2005年的一次讲话中说,“我特别想回忆并推荐圣言诵读的古老传统:在祷告的时候勤奋地读圣经文,能使祷告的人和上帝进行亲密对话,可以敞开心扉回应上帝。据说,圣言诵读也适用于其他信仰的人来诵读他们各自的经文,无论是《博伽梵歌》,《摩西五经》还是《古兰经》。非基督徒可对其进行适当修改,以适应世俗的传统。此外,圣言诵读的四项原则也适应荣格心理学原理的传感、思维、直觉和感觉。 开始圣言诵读时,人们要让自己放松,在舒适的情况下,放空世俗的思想和念头。一些圣言诵读的践行者发现,一开始时进行深呼吸可以集中精力,多次重复一个特定的短语或单词有助于放空心灵。他们遵循四个步骤: 诵读——轻轻地,慢慢地读几次《圣经》。文章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读的过程中细细品味每一个部分,听每个短语或单词的那种“平静的,微小的声音”。 默想——反思所读文本,思考如何将其应用于自己的生活。这被认为是一个非常个人的阅读圣经行为,非常个人的圣经应用。…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