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文化基督化”

白彤东:文明的边缘——对华夏文明历史地位与人类文明进程的反思

[b] [/b] [color=rgb(0, 0, 0)][font=瀹嬩綋, Tahoma][size=14px][align=left]   内容提要:人类文明进展的前提是足够多的“闲人”之间的充分交流。在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发展出农业,能支持城市这一文明发展的标志和载体之后,下一步的跃进需要文字、青铜、(被驯化的)马、轮子/车子这四大发明。它们由人类文明的早期中心和摇篮的两河流域和埃及文明率先发展,文明世界边缘的中国后来居上,但这一世界之外的美洲文明等在遭遇欧洲文明之前,就一直没有走上这一台阶。中国所处的文明边缘、相对隔绝却又一枝独秀的地位,也使得华夏文明得以长期连续,使得中国长期成为文明的输出者。它也许没有环地中海文明那么丰富,但是也有其独特的方面和领先的地方。在与环地中海文明深入交流的今天,我们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从更广的视野下考察不同文明的得失,在开放的条件下进行不流血的激烈竞争,这才能使中国乃至人类的文明继续发展下去。[/align] [align=left]   关…

陈玉强 |“势”本义及其在中古时期的审美演化

2017-11-05 22:49 摘要 古无“势”字,以“埶”代之,本义并非许慎《说文解字》所说的种植,其甲骨文字形表明它的含义是祈祷禾苗长势旺盛,其中包含着主体的祈愿力以及客体的生长力。以往关于“势”源于“藝”,以及“势”从“臬”取义之说,均未识其本。“势”本义所包含的主客体交融之力的属性,在其进入文艺美学领域时有所留存。“势”在中古时期的审美生成与演化,整体上存在从汉代“即形言势”到六朝“尽形得势”的发展趋势。书论对形上或形外之“势”的阐发,画论对“情势”“容势”的探讨,是主体精神力突显的表征,受玄学之影响;文论对“体势”的论述,侧重于展现客体之力,更多地受儒家思想的影响。 关键词 “势” 本义 中古 审美…

李泽厚:由巫到礼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由巫到礼》,这是个很难讲的题目,因为牵涉到上古史,材料不够,我自己研究得很不够,学术界好像也研究得不够。这是个非常重要,却被忽略掉的问题:所以的确值得讲一讲。特别是这个问题与中国整个文化、中国整个哲学的特征,很有关系,这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哲学有什么特征呢?当然有很多了。例如,比较其他文化来说,在中国文化里,人的地位就很高。天地人三才,人可以跟天地并列,可以“参天地、赞化育”。人能够参与天的运作。我记得20世纪80年代一个反传统的学者说,中国文化的最大的缺点、最大的问题,就是人的地位太高了,所以必须把基督教引进来,人必须在上帝面前悔罪,认识自己有原罪,不要把自己的地位估计得那么高。《圣经》里没说人能够参与上帝的工作,上帝说要有光就有光嘛,人能起什么作用呢?    尽管我不同意这位学者的看法,但我认为他抓住了这一个要害。中国《诗经》里面有骂天、埋怨天的话,说天不可相信。包括今天老百姓常说的“老天瞎了眼”,直接就骂天,也没感到什么特别。中国没有创造主这个概念,没有上帝造人的观念,认为人就是父母生的,所以骂骂天也没有什么,但不能骂父母。人的地位这么高,这一现象,很多学者都指出过,问题是它怎么来的?    还有,中国为什么到现在,历史这么悠久,始终没有形成那种绝对的、全知全能、主宰一切、远远超乎一般世俗生活经验之上的一种神,像犹太教的神,基督教的神,伊斯兰教的神。中国老百姓相信的关公、妈祖、观音菩萨,都是跟世俗生活联系在一起的,而且他们本来就是人,由人而神,人神同质。关公本来是关云长,是个人,妈祖也是,对不对?这是怎么回事?中国始终没有形成那种开天辟地的绝对神、至上神。犹太教在宋代就传入中国了,现在开封附近还能找到犹太人后裔,但犹太教没有了。   …

熊月之:近代中国读书人的命理世界

   命理文化(包括占候、占卜、堪舆、相术、测字等)是个世界性话题,在中国也源远流长。命理活动一般被纳入民间亚文化范畴,活动主体是下层社会,贩夫走卒。读书人一般自称或被认为与命理活动无关,或者很少真的相信。受儒家学说熏陶的士大夫,会自觉祭祖、祭孔,但对民间的神、鬼、灵、物崇拜等多取否定态度。“间有一二贤者有所发明,亦秘莫如深,既恐泄天地之秘,复恐讥为旁门左道,始终不肯公开研究成立一有系统说明之书籍。”①不过,在事实层面上,士大夫对占卜、堪舆、相术、测字之类,多介于信与不信之间,绝对相信的不多,绝对排斥的也很少。    鸦片战争以后,西学东渐,特别是天文、地理、生物等近代各门科学,对传统的命理文化形成很大冲击,但命理活动仍有广阔的世界。近代读书人公开出版的文集中,对占卜、八卦、相术之类表示相信的不是很多,但是,在他们未刊的日记、书信中,留有他们从事这类活动的记录或痕迹很多。    无论是对于近代以前的传统士大夫,还是近代以后接受过近代科学洗礼的新式读书人,命理文化都是个灰色地带,很多人介于信与不信之间,或者说,公开信的不多,私下信的不少。浩浩汤汤的科学主义潮流,并未能将命理文化冲荡一空,这是为什么?这是本文所要着力讨论的问题。    本文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考察:一是传统读书人的命理兴趣,二是新式读书人的命理兴趣,三是命理活动在近代的演变,四是命理兴趣长盛不衰的原因。   …

何云波:围棋与中国思想传统

   围棋是竞技,是游戏,是艺术,是形下之器,又被赋予了形而上的“道”的意义,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中国文化传统,一切知识都要在“道”的面前检验其存在的合法性,以此证明自我价值。立象比德,技进乎道。当然,这“道”,既是儒家的仁德之“道”,道家的自然之“道”,也是中国文化的和谐之“道”。在某种意义上,围棋成了中国思想与文化的一个标本、一种象征。    立象比德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写过一首题为《围棋》的诗,说围棋“如同摆布星宿的游戏”“那是一种比最古老的文字还要古老的发明/棋盘就好像宇宙的图形/黑白交错的变幻/足以耗尽千秋生命”。    博尔赫斯没有来过中国,也不会下围棋,却不影响他关于中国、关于围棋的奇思妙想。文字被看作是人类文明的标志,然而在文字产生之前,人类却是以另一种方式展开与天地宇宙的对话。棋盘就是宇宙,黑白子如同阴阳两爻,可以演绎出大千世界的无穷变化。中国古人就把围棋称作“星阵”,宋代《棋经十三篇》谓“夫万物之数,从一而起。局之路,三百六十有一。一者,生数之主,据其极而运四方也。……白黑相半,以法阴阳”。围棋大师吴清源认为,围棋的起源应与八卦占卜有关。在文字产生之前,人们就是在棋盘上用白子和黑子来推测阴阳的变化。   …

冉云飞:2022年春联十二副及其说明

信主后,我的牧师王怡弟兄就说你要多写对联、诗歌,要多多用汉语进行福音表达与写作,因为这是你的专业。我一句话就回绝了:写不来,因为圣经不熟。的确如此,不熟悉圣经,只写些市面上流行的,何苦来凑数呢?何况那常常是敞开的坟墓。 主内弟兄姐妹写的对联,有三点值得注意。天主教人士写的对联,太迁就与高看中国文化,强调善功、道德自嗨成份重;三自教会人士写的对联,政教关系紊乱:两个元首,一塌糊涂;家庭教会人士所写一般教义清晰,但缺乏基本对联训练,平仄词性常有问题。我意上面三点均需克服,才使对联这种形式为福音所用,不留下被不信者攻击的破口。写福音对联的原则是,福音归正、教义清晰是第一位的,不能因形式而害内容。在不害内容的情况下,尽量将形式运用得恰切正确,二者能达致协调乃为最佳。 那么有人问,你今年写的这十二副对联,有没有问题?我不能说完美,但基本遵守对联写作规则。若是要求更严,那可疵议的地方则是,第九联下联之“谦卑心”是“三平调”,但我想了办法,却不能解决,因为要保持圣经之原意,请各位多提意见与批评。另外,我写对联多是宽对,并不失对,但间有失替。不过失替的事情,在对联写作界也有不少争议,并非定于一尊。这就像对联界耆宿余德泉先生强调马蹄韵,但另一老将奉腾蛟就出来唱反调一样。 我写《圣经声律启蒙》里曾有一句:“喜读箴言三千句,共看雅各十二支”,十二在圣经里意谓着什么,我想不用饶舌,诸位都明白。今年奉献给各位的十二联,你们可以从横批看出,从“中华归主”到“新天新地”,呈现出一个逐步递进的过程,这便是福音广传的过程中,已然未然之面貌。中间还夹杂着一联关乎今年:“肥牛毋如吃素菜,猛虎其奈有灵粮”(横批:何为主食),以中国文化观之,去年为牛年,今年为虎年,无论牛年虎年,还是什么年,都是神掌管。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罗14:5)。吃素菜彼此相爱,当然胜过吃肥牛;吼叫的狮子想吞吃你,但你有神的话与全副军装,牠其奈你何。 今年我将教一门《声律启蒙20讲》的课,可以教大家一起来学习如何写对联,以及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化与福音之间的关系:张力与更新。欢迎各位有兴趣了解者点 https://mp.weixin.qq.com/s/K27xwvGFZi16oNMFbrsw1g 。 2022年1月20日于成都…

叶舒宪:“西游”的文化范式及其转换

   【内容提要】 《穆天子传》所讲叙的穆王西游故事,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巡狩、封禅,也不是寻常的旅游、探险,是西周帝王对华夏版图以西的西部所特有的神玉源头的一种朝圣之旅。这种西游范式,铸就了佛教传入中国以前华夏本土神话与宗教信念之中最重要的源头地区是充满美玉的西部神山。自佛教传入中国后,佛教发源的印度古国取代先秦神话的昆仑,成为建构新的西方想象的范型。《西游记》在此转换中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    【关 键 词】《穆天子传》/《西游记》/文化范式    一、《穆天子传》:昆仑玉乡朝圣史诗…

叶舒宪:玄玉时代——华夏文明的曙光

   从比较文明史视角看全球,世界五大文明古国均以农业立国,有四个文明始于面食加黄金崇拜,唯有华夏文明始于米食(北方小米南方大米)加玉石崇拜。从精神信仰方面探寻早期神圣化和神话化的圣物,在距今3600年前的中国全境之内,尚未生产过一件黄金器物。而代表我们国族精神最高价值的玉礼器生产,则始于10000年前的东北地区。历经数千年传播后,玉文化在距今约四千年之际已经覆盖到国土的大部分地区。对照之下,文明发生的中国道路的独特性命题得以彰显。这也为思想史的重构找到核心价值的源头。    在《玉石神话信仰与华夏精神》《玉石里的中国》等书中,我曾深入考察中国统一的三次历史浪潮及其叠加效应:玉文化先统一,甲骨文代表的汉字再统一,秦帝国的军事和行政再统一。中国统一的三大浪潮,以往学界没有认识到的,恰是在距今四千年之际发生的第一次统一。那是玉石神话信仰及相关观念获得跨地域的广泛认同和礼仪化表现。最能体现玉文化统一现象的文献话语,是《左传》所记大禹创建夏王朝时的万邦聚会情况:“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而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项目A类“中华文明探源的神话学研究”,于2013年以24部书的规模结项,为我国最大的文科攻坚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创建出一种比较神话学的研究范式。    夏商王朝以前的情况又如何呢?至此,根据文献的中华文明起源研究可暂告一段落,充分发挥和释放出土文物的叙事能量,将为中国道路独特性研究打开前所未有的认知世界。为什么玉文化传承一万年,而中原地区玉文化起源却仅有五千多年?中原文明起源期的神圣王权符号建构过程如何?玉礼器如何在青铜时代到来之前引领王宫经济的发生、城市的起源和跨地区的神圣物资交流?“玉成中国”理论三部曲之三《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新求证》(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就是上述问题意识催生的成果。    玄玉时代,指的是中原及西部玉文化发生的第一个时代,时间在距今5500年至距今4000年之间,共持续了1500年。玄玉一名,出自《山海经》《礼记》《楚辞》等古籍,并与黄帝传说密切相关。黄帝是否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目前的知识条件尚无法确认。黄帝叙事中的圣物“玄玉”,则得到中原文化五千年以上的考古实物证明,那就21世纪初在灵宝西坡仰韶文化大墓中出土的13件墨绿色蛇纹石玉钺群。还有比这更让研究者兴奋不已的信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