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文化基督化”

李竞恒:耶儒之间——以儒学背景信仰基督教的蒋中正

  一、   基督教的分支聂斯脱利派(Nestorianism)在唐代传入中国,被称为“景教”。其碑文之“印持十字”、“三一妙身”、“室女诞圣”等关于十字架、三位一体、圣婴诞生诸基督教义理的话语,可被视为最初汉语思想与基督教的融合。在景教碑文中,除了主张崇拜“天尊(上帝)”之外,还要求信徒“事圣上(皇帝)”、“孝父母” ,还呈现出与汉语思想传统儒学义理融合的趋势。由于聂斯脱利派关于基督位格的二元性理解,一直被正统教会视为异端 。因此,真正意义上正统教会进入中国,并与儒学发生融合,则是蒙元之时。元朝西域人阔里吉思,信仰天主教,同时又信奉儒学,参与“兴建庙学”,还从宋末儒士吴鄹处问《易》 。根据笔者所见资料,这是第一位既信奉基督教又尊信儒学的士人。不过,第一位耶儒之间的士人却非汉人,而是来自西域的蒙元色目人。   汉族儒士大批接受基督教信仰,则是众所周知的明代晚期,与耶稣会士之传教关系紧密。在这些儒士看来,儒学与基督教信仰,是并行不悖的。例如,李之藻在受洗之后,真心相信儒家经书中的“天”和“上帝”与天主教的“天主”本来为一,二者之间并行不悖,相互补足 。但士人的纳妾习俗及明代灭亡后自杀殉国等价值观,又与基督教伦理发生了矛盾。随着清初的“礼仪之争”导致1720年基督教在华被禁止,直到鸦片战争后,基督教信仰的合法化,中国儒士才又开始跻身“耶儒之间”的张力之中。例如,思想比较西化的王韬在1854年8月26日受洗加入基督新教,他的《蘅华馆日记》中有参与教会活动如“听圣书”、“受主餐”的记载,但他却又指出,作为历史人物的孔子对“道”的解释最臻完善 。王韬属于青年时期即在上海与西方人紧密交往,并有游离海外的经历。可即使如此,他作为一名基督徒,仍然将孔子之道视为“完善”。这种将儒学价值观置于基督教信念之上的判断,显示了“耶儒之间”的确存在着还远未成熟的内在距离。   降至民国,亦有基督徒文人认为基督教的人格是“忠”、“诚”、“仁”、“义”等儒学人格价值。针对这种“与儒家文化站在一起”的信证趣味,有现代学者进行了批评,并认为现代汉语神学的精神质素,不能以迎合儒学的口味为准绳…

颜新恩:异文化经验: 新教神学形成中的欠缺因素

世代Kosmos 如何对待异文化 lt;1 gt;, 是基督新教的一大难题,无论在神学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莫衷一是。或是过于崇尚文化而忽略了圣道的超越本质,或是过于疏离而使福音无法在文化中扎根。 宗教改革以降,“分化”成为了世界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德裔美国人蒂利希(Paul Tillich)可能是比较早地深刻意识到宗教与世界之间“断裂”危机的现代西方神学家。他指出了建立两者“关联”的迫切性。其代表性思想,便是“文化神学”(Theology of Culture)。随即,这一思想引发了各种进路的解读,时至今日仍不乏其人。…

位格与关系:从三一教义看中国上古文化*——中国文化更新的神学思考纲要之二

许志伟 (I)三位—体教义之历史源头与实际意义 由第二世纪至第四世纪末,基督教会在关于神的本质的教义上,有着颇大争持,为的是要调协犹太教传统中的神是独一的神,而在人类历史又以三个“位格”(person)圣父、圣子、圣灵出现的信念。 早期教会反思这三而一的神,在方法上有两个主要进路。第一,是从形而上的角度去探求神的奥秘;换言之,是尝试去了解神本身生命的本质。从这进路,神学家对神的属性有多种的描述,如全能、全知、全善、无痛感性(impassibility)等。其弱点是将神变为一抽象的理念,使之完全与世界人类历史抽离,甚至无关。这进路其实饱受古希腊以“实体”(substance)为本体(ontology)的形而上思维架构影响,把神的存在看成是一种固定的“实体”,这样继而把其他神圣的属性附加其上,看上去自然相当合理。 这种从形而上、“实体”角度去了解神的方法(theologia),在新约初期更呈复杂,因为使徒与福音书强调神是耶稣的父,耶稣是神的儿子,是太初之“道”(logos)而“道”又与神同在,“道”又是神。 耶稣升天后,圣灵降临,这灵既是神的灵,又是耶稣的灵。换言之,新约时代的人如何在那抽象、理性、形而上的基础上理解那以三个不同“身分”出现的独一神?父、子、灵这个“三”在神的“实体”上来说是什么一回事?他们在神本身的生命内又是什么一种关系?这种从神的生命本质及父、子、灵三位格内在关系去了解三一神的进路,在神学上称为“内在三一”(immanent trinity)。但从神的形而上本质去了解神,甚至发展到引进那“内在三一”父、子、灵三位格来进行阐释,却仍然未摆脱以“实体”为本体的形而上架构去理解神。神仍然是一个抽象的理念或一个抽离于世界的“实体”,只不过在逻辑上来说,三一神比较独一神来得复杂些而已。 然而,早在第二世纪开始,就已经有神学家对这种抽象、形而上的认识神的进路表示怀疑与不满。怀疑,是因为活在时空的人之所谓认识神,应该不能脱离一个历史经历的层面,故人是否真的可以单凭理性对神有一个“独立”的洞见,实在是一个疑问;不满,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种进路漠视了神在人类历史的自我启示。他们强调既然神的奥秘是在他救赎历史的奥秘中自我揭露,认识神也只能在神的救赎历史中去认识(economy of…

基督宗教与中华文化的关系

何光沪   梵二会议要求普世教会“跟上时代”、开放革新,同各大宗教对话,适应各个地方的文化,以利和平共处,以利世界和平。由于从孔汉思到斯威德勒、从潘尼卡到保罗 #8226;尼特等一大批天主教神学家、哲学家,以及新教和整个基督宗教的理论家和活动家的大力推动,从20世纪后期至今,宗教对话运动逐渐兴起。现在,文明对话与文化和谐,成了各大宗教的主流和历史进步的方向。   这一切,同中华文化主张的“和而不同”、“和为贵”,同我们正在追求的“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当然是一致的。    一   一个时期以来,以“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为代表的不少言论,反映出部分学者在基督宗教与中华文化的关系方面有某些误解。这种误解当然会在这一重要问题上对社会产生实际影响,并引起某些不必要的纠纷。    关于基督宗教与中华文化的关系这一重大问题,从宗教学角度作一些澄清,也许会有利于二者关系更加健康、和谐地发展,有利于发挥基督宗教对中国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的积极作用。…

多元信仰社会中独一无二的基督

保罗·巴尼特 近年许多国家对宗教的态度日渐转变。以前正式挂名为”基督教”国家的英国、加拿大和澳洲,现在不但奉行”多元文化”,甚至宗教也多元化。他们敬拜神的庙宇和房子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回教徒和印度教徒不再是住在偏远地区、需要我们派遗宣教士去他们那里的人,现在他们都在这里,和我们一起。 与此同时,在以前殖民地的社会例如加拿大和澳洲,愈来愈多人支持本土人的一个观点,就是他们体认到过去所碰到的邪恶罪行,是由那些(有人断言)帝国殖民主义者的宗教–基督教所策动的。本土的宗教和精神上的东西愈来愈被人欣赏接纳。简言之,基督教曾有过一枝独秀的势头已不复存在,这在在显示出其势头一如大江东去,永不回头。移居我们海岸的新移民,和他们的宗教一样可以得享各种平等的权利。这新的民政部意味着: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是平等的,耶稣只是”其中一条道路,其中一个真理,和其中一个生命”,而”除此以外,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的说法已不再被人接受。 很明显,基督徒和其他宗教信徒的关系是重要的。人类普遍认为,礼貌和礼节是所有的群体都应该有的。回教徒曾饱受十字军屈辱的记忆历久常新。印度教徒则紧记着”基督徒”在殖民地区的家长主义。不过,现在各群体的地位已差不多平等。基督徒现在要纡尊降贵,从一个平等的地位,向不同信仰的市民,以爱和关怀的行动来见证主耶稣。可是,以基督徒的态度去看待他们的宗教是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该否企图以”我们的才是真理,他们的是错误”去说服他们呢?我们该否向不同信仰的人传福音呢?我们该否在神学上迎合他们呢? 一、 神学上的适应 近年来不同的神学回应,针对着日见兴盛和有影响力的宗教而发出。(1) 1.包容主义 自梵蒂冈第二次会议后,有一撮罗马天主教的神学家教人说:非基督教的其他宗教中那些虔诚的信徒,其实是真正敬拜基督的,即使连他们自己也没留意到。接纳(Karl…

舍禾:中国式宣教:异象、现实与未来之思

刊于《大使命》双月刊,第九十五期,2011年12月 随着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经济地位和影响力的提升,教会似乎也随之扬眉吐气,许多“激荡人心”的想法在无形中成为大多数教会的共识,比如:21世纪是中国教会的世纪,中国将成为宣教的大本营等。福音出中国固然是最大的梦想,但中国教会要想加入宣教的行列,还将要面对漫长的旷野之旅。不过,希望总会在前头。 本文中的“中国教会”特指中国家庭教会。 一、概念之思:中国的宣教不等于宣教的中国 这是两个常被人混淆的概念。“中国的宣教”顾名思义就是中国教会所做的宣教工作,“宣教的中国”则是指中国教会已经成为宣教的教会,中国是福音的输出国,类似于200多年前的欧洲,及当今的美国和韩国等。 二、异象之思:赞美诗歌中的中国式宣教 中国教会是有宣教意愿的教会,这从所唱的诗歌中可见一斑。 1、诗歌《宣教的中国》中的春蚕精神 林和成弟兄来自台湾,他凭借《宣教的中国》在大陆教会一举成名。诗歌说:“有一种爱像那夏虫永长鸣,春蚕吐丝吐不尽……我带着使命向前走,要唤醒沉睡的中国,纵然流血的时候,我也永远不回头。我带着异象向前走,要看到宣教的中国,将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

后现代消费主义的意义和危害及基督教的回应

迈克尔·耶瑟普 在新的一千年,我们发现了一个不同的、后现代的世界:急剧改变着自我、国家和全球的边界。2后现代世界是一个突现的、偶然的和流动性的世界,它最终塑造了我们的消费方式和原因,改造了我们对真理的渴望以及谈论真理的新形式。后现代主义也塑造、改造、刻画了消费主义。例如,在美国,购物中心远远多于公立高中;每8分钟就有一家新的特许经销店开张;每个月都有170多亿个商品在市场上流通;网上购物已成为数十亿美元的行业;各种打折超市在城郊星罗棋布;游船每年载客量高达500多万人次,等等。另外,美国父母花在购物上的时间远远多于亲子时间,美国人的购物时间是西欧人的三到四倍。实际上,美国人的消费量是40年前的两倍;消费信贷更是高得惊人,在1999年已经攀升到1.4兆美元 。3本文检验了后现代主义和消费主义的基本信条,说明了后现代消费主义是如何影响真理观的,同时也对这种挑战提供了一种充满希望的、来自福音立场的响应。 在这篇文章中,迈克尔·耶瑟普(Michael Jessup)勾勒了后现代主义和消费主义的基本特征,证明它们对真理具有双重影响:一方面具有深远的意义,另一方面又带来了巨大的危害。祛魅、复魅和向内破裂瓦解了作为客观实在的真理,并且透彻地影响着个体、家庭和社会。真理被取而代之,现在四处猖獗的是:个人主义自我满足、不满,无意义感日积月累,爱被摧毁,家庭的地位越来越虚弱。这篇文章从基督教立场出发为我们提供了充满希望的响应。它在响应后现代消费主义的同时,认为后现代消费主义既给福音主义带来了指望,也带来了诸多危险。 后现代主义的来临 后现代主义指一种涉及范围广泛的集合体,包括各种理论趋向、各种社会和文化的批评以及各种政治倾向,它们置于各种不同的规则和取向之中。一般说来,在高度异质的后现代主义社会思想家们中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提供一种普遍认同的概括是极其困难的。一方面,后现代社会理论富有洞见,另一方面,它们常常没有系统,纷繁复杂,胡言乱语,甚至自相矛盾。4可以用五个普遍性断言来刻划后现代主义 。5首先,后现代主义意味着现代性的衰退,以及一种新的世界观的出场。后现代思想家们常常拒绝世界观、元叙事、传统价值、意识形态,批评科学以及人类进步的必然性。后现代主义宣称一种单一世界观的终结;它还向总体性宣战,抵制任何单一的解释,庆贺特殊性的意义。6对许多后现代主义者(例如,德里达,福科,利奥塔,罗蒂7 )来说,这一正在呈现的社会世界既令人振奋又充满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