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教会历史”

在華新教傳教士對中共的觀察與應對(1927-1936)

── 以The Chinese Recorder為中心 ⊙ 楊衛華   從1927年國共分手到1936年中共政策轉變的十年中,隨著中共轉入鄉村及其在中國的實踐展開,傳教士與中共在鄉村頻繁相遇,他們成為了此期與中共接觸較多的外國人。同時他們也感受到了中共的挑戰和壓力,作為一種流行的主義,共產主義是一種基督教的競爭力量,以及人們藉以反對基督教的思想資源;而作為一種組織力量的中共,不僅對基督教毫無好感,而且以實際行動破毀著基督教事工,對傳教士的政策尤為嚴厲。這激起了傳教士對中共的正視,並迫使他們去應對這種挑戰,中共逐漸成為了傳教士話語中的關鍵字。因而,在傳教士的主流刊物The Chinese Recorder…

英国复兴领袖传:记载18世纪大复兴的名著

18 世纪英国大复兴中的布道家列传,精彩描述怀特菲尔德、卫斯理等人生平及事奉。 18 世纪的基督教世界有过一场伟大的属灵复兴,而在那场运动中产生的如怀特菲尔德、约翰·卫斯理等领袖人物已经成为教会历史上的中流砥柱。目前国内对这场宗教复兴运动的介绍资料非常的少并且零碎,不成系统,而且由于年代的久远和宗派的偏见,往往使后人无法一睹当时信仰复兴的真貌。 《英国复兴领袖传》以人物传记体的形式来介绍那个复兴时代的面貌,书中除了记载 怀特菲尔德、卫斯理这两位世人熟知的复兴领袖,还介绍了罗曼、罗兰斯、格里姆肖、贝里齐、维恩、托普雷迪、赫维、沃克、弗莱彻这九位对于当时信仰复兴作出功勋成就的著名牧师,许多人的名字对于我们来说是第一次听见。这十一位巨人彼此呼应配搭,共同组成了一支复兴的军队,正如书中在谈到他们时说:“怀特腓尔德和卫斯理是属灵大军中的骑兵,在全国各处上下巡游。格理姆肖是一位步兵,他的总部在豪渥斯,从来不曾远离本部。与此同时,罗曼是一位重炮兵司令,在一座大都市的中心位置身居要塞,很少在城墙以外活动。然而这四个人都是上帝手中成就大事的大能工具;没有一个人是无足轻重的,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战线上大大效忠。” 在本书中,我们可以全面地了解那个复兴的年代,从繁华的伦敦都市到偏远的边陲小镇,从劳苦担重担的矿工到没有盼望也没有上帝的农民,几乎每一个地点,每一批人群都被宗教复兴的浪潮所卷动。我们因此也看到,十八世纪的英格兰,原来国力衰微,政治、经济腐败,信仰、道德都处在极大的黑暗当中,而通过这一场伟大的信仰复兴运动,整个国家都被震撼,从而改变了这个民族的历史进程,使英国在十九世纪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本书在记述这些复兴领袖时,不仅简要介绍了他们的生平和传道事迹,也着重地从一个比较公允的角度对他们侍奉的风格,生活的方式,以及卓越的品格和缺点都作出了评价,由于作者引用了大量第一手的传主资料、讲道稿,使我们能够除去历史和宗派的迷雾,对他们有了更加客观和全面的认识。 本书的作者是英国著名的主教…

赵天恩忆王明道

赵天恩忆王明道 一代属灵伟人王明道先生於1991年7月28日蒙主宠召。对於王先生的离去,我们虽然感到不舍,然而为着这位主所爱的仆人能够在经过几十年风雨的煎熬后,安息於主怀,我们是感到欣慰的。而更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王明道先生虽然离去,但他对中国教会的影响和贡献是不朽的。特别是他那颗在逼-迫中仍对主忠诚、对主火热的心,更加成为信徒苦难中的激励。若要处理他一生的贡献,实在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作整理和评估。现就个人的认识,略述王明道先生对中国教会的贡献。 一、开拓本色地方教会的先驱者 他本来是在公理会一伦敦会所建立的华北教会受浸,这教会是长老会背景的,用撒水礼的方式受浸。但在他信仰的经历中,他开始强调洗礼是表明信徒的身份,也因为洗礼问题与校方产生歧见,他甚至愿意放弃教职,离开原本任教的学校,而请别人在冬天的河里为他施洗。这件事迹在《五十年来》一书中有记载。 这件事充分表现王先生对信仰的认真,及他那种择善而固执的性格。只要是他从圣灵的亮光中所领受,是他认为正确的事,他是愿意付上一切代价去做的。那时候很多教会的人,甚至家里的母亲和姐姐也不谅解他。毕竟他放弃工作只是为了一个信念,这对於其它人来说是不可理解,也是愚拙的。 以后三年之久的时间他没有工作,只是在家里照顾母亲;因为他父亲是在义和团乱事时自杀而死的,所以家里的生活费非常有限。在这情况下,他没有再念神学或大学;他原本计划再念大学,而他任教的学校也已替他安排好出国留学。但就因他忠于他所信的,就毅然放弃那为他预备好的锦绣前程,留在家中不住的祷告;这样就等于神亲自训练他,他所得到的是读经祷告寻求神的神学教育。1924年后,他开始出来事奉,接受不同教会的邀请去讲道。1936年他在北京建立“基督徒会堂”,这会堂不属于任何宗派,是一个独立的礼拜堂;这会堂也不像倪柝声所建立教会的模式,而是在华北地区代表一种以城市地区独立聚会的模式。 二、游-行布道者、奋兴家 王明道先生是三、四十年代游-行布道者、游-行奋兴家,当他出来传道之始,神就大大的使用他,赐予他讲道的恩赐。他除了在北京附近的教会领会外,也到过华北、华东、华南,甚至东北地区领会。1935年,王先生到东北地区讲道,那年我家父信主;他影响很多青年人归主,为教会带来复兴。 在三十年代初至四十年代,中国教会所面对的危机,就是受西方教会影响的大宗派所带来的“新派”,王明道称此为“不信派”。王明道一生都认为你如果忠于神、忠于圣经,你就不要跟这些不信圣经、不信基督的挂名基督徒有任何接触或联系。他是要从他们当中分出来,所以他被称为一个“分别主义者”(Separatist)。是为了主的荣耀,为了保守圣洁而分别出来。…

洪予健牧師分享:「馬禮遜不平凡的一生告訴我們什麽」

加拿大中國福音會供稿 / 基督新報記者 2007年04月02日08時50分 (PST) http://www.gospelherald.com/files/min/min_20070331_Yu_Jian_preaches_at_Seminarf.jpg 3月10日加拿大中國福音會與温哥華短宣訓練中心合辦的「馬禮遜入華二百年 - 華宣的挑戰」研討會上,温哥華浸信會信友堂的洪予健牧師與大家思想「馬禮遜不平凡的一生告訴我們什麽」。…

楊愛程博士: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國紥根

楊愛程博士: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國紥根 加拿大中國福音會供稿 / 基督新報記者 2007年04月02日09時23分 (PST) http://www.gospelherald.com/files/min/min_20070401_Victor_preaches_at_Seminar_Mar_07.jpg 楊愛程博士就「過去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國紥根」分享心得。呂漢良弟兄傳譯。 温哥華《真理報》的總編輯楊愛程博士在3月10日舉行的「馬禮遜入華二百年…

李寰]牧師:馬禮遜和其後的宣教士給我們留下什麽呢?

加拿大中國福音會供稿 / 基督新報記者 2007年04月02日09時16分 (PST) http://www.gospelherald.com/files/min/min_20070401_Edwin_preaches_at_Seminar.jpg 馬禮遜和其後的宣教士留給我們什麼?李牧師認為最主要是他們對神的忠貞,願意付代價和對人的真愛。他們堅毅不拔的足跡,佈滿神州大地。(圖:加拿大中國福音會) 由加拿大中國福音會與温哥華短宣訓練中心聯合主辦,遠東廣播和信道會迦南堂聯合協辦的「馬禮遜入華二百年 -…

张义南:神的冒险家张荣亮

若死人总不复活,因何为他们受洗呢?我们又因何时刻冒险呢?(圣经。哥林多前书15:29) 当我听到张荣亮被判刑七年半,心里极不平静,悲愤难抑。在街上,我强忍着,还是眼泪盈眶,心里默默念叨:亮哥啊,在黎明前,您不要倒下!几年前的一天,我和张荣亮通手机,当时,几个地方的同工因聚会被抓,纷纷告急。他对我说,环境太紧张,压力太大,身体承受不住,几乎面临崩溃。我安慰他,黎明前的黑暗是暂时的,在黎明前,你不要倒下啊! 圣经上说:“因为那不怜悯人的,也要受无怜悯的审判,怜悯原是向审判夸胜。”(雅2:13)。荣亮兄被判如此之重的刑罚,是海内外弟兄姊妹始料未及的。 1997年,我去方城研究教会历史,在乡村简陋的房舍里采访了张荣亮,几年来,又不断补充采访,与他的家人、同工接触畅谈,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我认为,在三十多年的河南家庭教会历程中,张荣亮是最具研究价值的传道人之一,他是神所兴起的冒险家,尽管他有一些瑕疵垢病,有不少传言误解,但他身上有上帝的恩膏,肩负为主传福音的大使命的托付。中国教会史上大有名望的传道人都有过犯,因此,我们不能苛求张荣亮不犯错误,只要他深度悔改,他仍是上帝的忠心仆人。多年来,他一直被中共公安部门通缉,顺从神而不顺从人,在中国广传福音,海外多家福音机构邀他出国讲见证,交通神学和差传工作,可是公安局拒绝给他办护照。于是他用假护照出境,参加美国芝加哥的华人福音大会,见证主耶稣并他钉十字架,他去中东耶路撒冷朝圣,参加在香港召开的合一聚会等等。 廖亦武是异见作家,向公安当局八次申请护照未果,今年年初,美国国会邀请我参加早餐祷告会,我三番五次去公安局申办护照,几十名公安人员轮班围我家的们前窗后,不办护照还监控我,许多家庭教会传道人被当局拒绝办理护照,我们的出国权被非法剥夺了。 僧人出国,穆斯林朝谨,都给办护照。试问,张荣亮办假护照违法,剥夺我们在法律面前平等的出国权,是不是也违法?为此,我要呼吁: 给我护照,还我出国权! 反对暗箱操作!反对黑名单!反对宗教歧视! 以基督徒的历史观而言,清朝末年,西方宣教士包括戴德生在内,都违犯清朝政府的法规,深入内地传福音,引人归主。孙中山等人为实现共和,多次偷越国境,去海外联系志士仁人,宣传共和国的理想,在民国时期,一些共产党员偷越中苏边境,去苏联参加共产国际召开的会议,历史学家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呢?…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徐永海 一年前,也就是在2005年8月16日,袁相忱牧师蒙主天召,因病离世,享年92岁。19日在北京八宝山进行了“主仆袁相忱安息主怀感恩会”。那一天有2000多弟兄姊妹参加,还有1000多弟兄姊妹被拦阻在会场外边,另外还有不少的弟兄姊妹被各种名义拦阻在家里不能参加。 这天的中午,我的妻子李姗娜下班,计划参加下午的感恩会,可是警察已经等在单位的门口,不许我妻子参加下午的感恩会。还有一些弟兄姊妹也是如此,没有能参加这个感恩会。这个感恩会我也没有参加,因为维护弟兄姊妹的宗教信仰权益,我被判刑还在牢里。 袁相忱牧师生于1914年6月6日,17岁慕道,18岁悔改归主,19岁受洗,20岁上神学。1940年到1945年,他在河北山东农村传道。1946年后在北京白塔寺附近的阜成门160号开设福音堂。袁相忱牧师的教会不受外国差会的供应,是一个自立的教会。 1949年后,袁相忱牧师和王明道以及北京其他一些教会的带领人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组织。1958年4月19日袁相忱牧师被捕,后以反革命罪名被判无期徒刑,直至1979年12月21日获得假释。在牢里,袁相忱牧师遭受了各种苦难,例如他曾经在半年的时间里被关在一个长、宽、高都是1米多一点的“鸡窝”里,监狱称为“小号、一米号”,出来后很多时期不会走路。袁相忱弟兄后来回忆说:“当时是抱着为主殉道的心”。面对这些,袁相忱弟兄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而是信心更加坚定。 1979年12月21日袁相忱牧师出狱后,很快一些弟兄姊妹就定期来到袁相忱牧师家里,大家在袁相忱牧师的带领下一起学习《圣经》。1989年10月袁相忱牧师获得了公民权,他家的家庭聚会也逐渐由“地下聚会”发展到了“家庭聚会”,又逐渐发展到了“家庭教会”。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是北京最早的几个家庭教会之一,而且也是其中人数最多的,是最拥有普世情怀的家庭教会。 在1990年,我开始参加袁相忱牧师的聚会。那时聚会如同地下工作,聚会前分开来,聚会后分开走,聚会中不能大声唱赞美诗。那时聚会已不在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里,而是搬到他的大女儿家中,位于广渠门外。原因是受到有关部门的压力,聚会不得不搬家。后来又受到压力,又不得不搬回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里。那时大家称自己的教会是“地下聚会”。 袁相忱牧师的聚会搬回位于白塔寺自己的家中后,仍是时常受到有关部门的压力,并且有时受到每天24小时地监视,但是袁相忱牧师没有再把聚会搬到其他地方去,而是在自己的家中坚持了下来。如在1996年时,有关人员就曾在聚会时宣布不许聚会了,但是弟兄姊妹仍是坚持定期来聚会,袁相忱牧师也仍是坚持带领聚会。聚会终于坚持下来了,我们的聚会已经不是在“地下”了,大家对自己教会的称谓上也逐渐由“地下聚会”变成了“家庭聚会”。 袁相忱牧师家很小,只有一间房子,不到20平方米,加上盖的小厨房也大不到哪里去。来这里聚会的兄姊妹很多,袁相忱牧师就把家中的床和其他家具去掉,全部摆上椅子,这个房子只用于聚会,聚会可以容纳100来人了。但是还是太小,由于人太多,很多弟兄姊妹来了进不了房间。一些弟兄姊妹就在袁相忱牧师的带领下在他们的自己家里或其他弟兄姊妹家里进行聚会。在1990年时,我们一些年轻的弟兄姊妹就已经在袁相忱牧师的带领下,先后在刘凤钢家、武人刚家、勾庆惠家聚会了。中国的家庭教会就是这样由1个变2个,2个变4个,4个变8个……,而越来越多,飞速地发展起来的。…

传统家庭教会的某些有争议的传统

snowball 王明道如何看待 芥菜种和面酵的比喻(在这一点上,倪柝声等人与他是一致的) 节选自《耶稣的预言成就证明他是基督神的儿子》 耶稣所说的预言记在福音书上的很多,大致可分为以下的几类: …… 一类是论到教会日后的景况。这一类的预言,都集聚在马太福音第十三章里面。主耶稣预言将来世界上什么地方有属他的真信徒,那里也必有属魔鬼的假信徒搀杂(麦子与稗子的比喻)。他又告诉我们将来教会必定改变了她的原性,不贫穷而富足;不卑微而尊高;不被世界厌弃,反得世界欢迎;不受逼迫,反起来迫逼人;不从世界里出来,反尽力入到世界里去,与世界行了淫乱。教会既然改变了她的原性,就很容易大大发展兴盛,于是魔鬼和恶人都丛集在她里面(芥菜种的比喻)。他又告诉我们,将来教会要引进错误的道理,败坏的学说,好像腐败的面酵。这些败坏的东西,既放在那纯洁可作灵食的圣道里面,不久便都被败坏了(面酵的比喻)。 我们来看看另一种解释: 《耶稣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