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圣山网论坛”

葛晓音:山水有清音——王维的山水田园诗

   王维的诗歌今存四百多首,题材和内容丰富多样,其中最突出的是山水田园诗。由于他能透彻理解诗、画、音乐等几种艺术之间的同异,比一般诗人更深入地探索诗歌表现的特殊规律,因此他的山水田园诗兼有绘画、音乐之美,被后人称为“诗中有画”、“百啭流萤,宫商迭奏”(《史鉴类编》),体现了盛唐诗形象鲜明、情韵深长的典范风貌。    王维的年辈比孟浩然稍晚,当他在诗坛成名时,推崇建安风骨、融合齐梁词彩,已经成为一代诗人的共识。他在《别綦毋潜》中所道出的“盛得江左风,弥工建安体”这两句诗,代表了盛唐文人对诗歌革新共同的自觉要求和艺术原则。如果说孟浩然以比兴寄托和壮逸之气充实了南方山水诗的骨力,那么王维就是在充分吸取南方山水诗表现艺术的基础上,开辟了北方山水田园诗的新境界,以雄浑壮丽与清新自认相结合的风格,实现了汉魏风骨与齐梁词彩相交融的艺术理想。    王维一生主要的活动范围如济州、淇上、嵩山、凉州、京洛、终南、辋川等,都在北方。他虽曾因知南选到过襄阳,但可以考定作于南方的山水诗仅三、四首。其余涉及南方山水的诗篇,都是送行之作、想象之词。因此他的诗歌最引人注目的变化,就是突破了盛唐以前北方山水诗局限于京洛别业的传统,从各个角度展现了北方山川郊邑多种多样的自然美。    王维年轻时受开元前期诗坛思潮的影响,也很喜爱江左的文风。在《同崔傅答贤弟》这首诗里,他充分表露了对晋人风流的向往:   …

将主权完全降服于主(司布真)

日子满足,我尼布甲尼撒举目望天,我的聪明复归于我,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神。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但四34-35) 与祂联合将是睿智的选择!在研读这段经文时,我屈身降伏于这崇高全能者的面前,我灵深处感到: “哦!多么渴想能完全地与这位无限大能、荣耀和圣洁的神联合,我怎敢与祂为敌呢?”我深深地认为,倘若我之前尚未降伏于祂,那么现在我必须降伏在祂面前。倘若我们中间有任何人还没有按祂的旨意行的,放弃你那毫无盼望的悖逆吧!祂邀请你就前来,祂也许早已发出命令要你进前去。在祂绝对至高的主权下,祂已指派基督耶稣做为众人的救赎主。靠着信心来接受这位救主吧! 对那些已经顺服祂、与祂联合的人,这信息是多么令人鼓舞啊!若神在我们这一边,谁能反对我们呢?“万军之耶和华与我们同在,雅各的神是我们的避难所!”(诗四十六7)我们应与那在地震中仍然欢喜的妇人有相同的心思:当房屋倒塌、高塔摇晃,众人都惊恐万分时,她却仍然微笑以对。人们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我乐见我的神能摇动这个世界,虽然以前我早就相信祂能,但现在我却亲眼看见。”你当以信靠一位无所不能的神而欢喜快乐!祂既能、也要成就祂的旨意。我心里认为,即便神没有能力、或者是一切都出于她自己,这姊妹仍会将能力归给神;至于我,即便我能夺去神的能力,我还是乐于把它交在神的手中。“伟大的神,祢的掌权至高无上,因无人能像祢。”“耶和华作王!愿地快乐!愿众海岛欢喜!”(诗九十七1) 这样的想法对所有众圣仆而言,是多么令人感到喜乐啊!你和我都名列在神的这一边,并且归属于基督,尽管反对我们的势力看似极其强大,但这无敌的君王不久终将他们击溃。天主教教义、偶像崇拜、不信者都看似强大,他们像是窑匠刚烧好的陶罐,孩童误以为他们坚若磐石,一旦主耶稣以祂的铁杖重击它们,你将看到它们瓦碎纷飞。神在不久的将来便要如此行。祂将会带着祂的铁杖,举起祂那大能可畏的膀臂而来,那时就要看到这真理如在耶稣里一般,也将必得胜有余。 然而,这个真理如何帮助身处痛苦的你呢?若神确实行做万事,祂掌管万事的发生,甚至人邪恶、残酷的作为也仍在祂的掌管之下,你铁定能顺服。你将满怀感恩地亲吻那击打你的手!若你的丈夫回天家去,那是神把他取去了;若你顿失产业,那是神所许可的;若你遭遇抢贼,你会说:喔!少思想第二因(second cause),多思想这事出于那伟大的第一因(first cause)。你拿棍子打狗,狗会去反咬棍子,但狗若是够聪明的话,它会看到拿棍子的是你。不要看那造成你痛苦的第二因,反倒要看到那伟大的第一因;这全然是出于你的父神、那至善的神。你究竟渴慕什么成就在这地上呢?是你所愿的或是神的旨意呢?若你是有智慧的,你会说:“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太二十六39下),并接受神如此的护理。 既然神如此安排,你就带着感恩赞美来接受祂的安排吧!唯有当我们说出:“祂纵然杀我,我还要信靠祂。”才是真实的献祭给神。当我们从祂的手中领受好处时,我们赞美祂,外邦人和税吏也会如此行。但若我们从祂那里得祸,却仍然赞美祂,这就是恩典、是圣灵的工作了。倘若我们仍能在那重击我们的神面前屈身敬拜,因着被祂沉重的手臂压碎而荣耀祂,我们便因此感到心满意足,这才是真实的信心。主啊!求祢赐我们够用的恩典,即便遭受极至痛楚的绝境,我仍是你的忠仆,永不失去对祢的忠诚。哦!把所有的心思降伏于神吧!有人弃绝这神圣至高主权的教义,恐怕是因着他们那悖逆和骄傲的灵。但对那顺服神的人来说,对神再多地呼求、再怎样绝对地顺服于祂的权柄,都不至于太过分。只有家中悖逆的孩子,才会希望父亲受制于规条。哦!不!我们的父神必定行事公正无误,就让祂按着祂的旨意行吧!…

属灵争战的密钥 (钟马田)

1、按上帝话语而行 如果你不想被撒但的任何诡计所骗,就按着上帝的法令行事吧。按着法令而行的人,行得最安全……最有尊严……也最甘甜。人若丢弃圣言,上帝也会丢弃他,于是撒但就牵着他们,高兴地领他们走进网罗。人若以为自己很好,用不着被圣言所管辖,他就会变得很糟,不配归属于上帝;如果上帝不要、也不愿要他们,撒但就会用伎俩击倒他们。按着法令而行的人,面对试探时就会得以保全。“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3:10)。 2、小心勿使圣灵烦恼和担忧 主耶稣基督的灵最有能力发现撒但陷害我们的网罗;只有圣灵才能指出撒但一切的伎俩,发现他一切的手段,并使人能够逃离撒但为宝贵灵魂所挖的陷阱。只有祂能救你远离撒但深不可测的诡计,如果你让这美好、有福的灵悲哀,又能向谁求助呢?人是软弱的造物,若非主的灵赐给人本领和能力,就无从觉察撒但的网罗,也无从躲避。因此,不管你让谁担忧,切切不可让圣灵担忧……主的灵是你的策士,是你的安慰者、支持者、坚固者。有圣灵帮助的人,撒但才无法战胜。“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4:4)。 3、努力获取更多属天智慧 博学的人有许多,智慧的人却不多。人们常拥有大量的知识,可智慧很少,无法提升这些知识。没有智慧的知识就好像马力大却眼瞎,常常会把骑手摔下来,骨头撞在墙上。能够看明、避免和逃离撒但网罗的是最智慧的基督徒,而不是最博学的基督徒。 灵魂啊!你需要许多的属天智慧,去看明撒但把诱饵和网罗布在哪里,是如何布设的。你需要智慧去发现应对撒但诡计的正确药方,需要智慧去适时地、内在地、有效地将药方应用于自己心里,好避免恶者为你宝贵的灵魂所铺设的网罗。 4、立即抵挡撒但敌对灵魂的第一个动向 抵挡是安全的,辩论是危险的。夏娃辩论了,结果从乐园中堕落(创3章);约伯抵挡了,身处粪堆之中但得胜了。若把玩撒但的诱饵,很快就会上撒但的钩。得胜的应许是以抵挡为前提,而非辩论:“你们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4:7)。灵魂啊,你抵挡比辩论更好,虽然两样你都不太擅长;你若抵挡,试探就会变少,站立得稳的力量会变得比现在要强。…

胜过拦阻,专心祷告(马太·亨利)

如果你有这么多事要向神说,那到底是什么拦阻你,使你没办法向神祷告,无法天天向祂说话呢?你有这么多任务要带到祂面前,祂怎么可能不听你的祷告呢? (1)距离不能拦阻你向神祷告。若你有事要跟朋友说,但他离你好远,你无法联络到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如何把信送到他手中,那你跟这位朋友就无从往来了。但距离不会阻挡你跟神说话,虽然神确实在天上,我们在地上,但是,当神的百姓在凡事上求告祂时,祂就亲近他们,不论他们身在何处,祂都听他们的声音。大卫说:“我从深处向祢求告!”(诗一三〇1)“我要从地极求告祢”(诗六一2)。不但如此,约拿说:“我从阴间的深处呼求,祢就俯听我的声音。”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通往天上的道路。感谢祂,祂用自己的宝血为我们圣化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通入至圣所,祂安排了一条天地间的通路。 (2)恐惧不能阻挡你向神说话的决心。也许你有事要找一位大人物谈,但他居高位,或他对下属极严厉苛刻,所以你不敢跟他说话,也没人为你引见,为你说句好话,因此你宁可打消自己的念头。但你们若跟神说话,就不会遇到这种令人丧气的事。你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祂的施恩宝座前,你们在那里有说话的自由,可以倾心吐意。神以极大的怜悯来对待谦卑的恳求者,甚至祂的威严也必不使他们害怕。若你们害怕,那就违反了神的心意。祂要你们鼓励自己,因为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你们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借此得以进入神儿女荣耀的自由当中;不只如此,我们在父那里还有一位中保。儿女在父那里还需要中保吗?但借这两件不更改的事,显明神决不说谎,好叫我们大得勉励,因我们不但可以倚靠父的关系,还有一位中保的关心和代求;这位中保是神家的大祭司,我们奉祂的名可以笃信不疑地来到神面前。 (3)不要因为祂知道你的事、你想说的话,就让你不祷告;你有事要找这样一位朋友,但你认为不用为此事费心,因为这位朋友已经知道你想说的话。祂知道你要什么、渴望什么,因此就没必要跟祂说话了。没错,你的心愿都在神面前,祂知道你的需要和负担,但祂要你告诉祂这些事。祂应许要救助你,但一定要用“你祈求”的方式,来成就祂的应许;祂要以色列家为这事向祂求问,祂要给他们成就(结三六37)。虽然我们无法借着祷告给祂任何信息,但我们一定要借着祷告归荣耀给祂。没错,我们所说的话,没有一句能对祂造成丝毫影响,或驱使祂向我们施怜悯,但却能影响自己,帮助自己进到适合领受怜悯的心境。要得到祂恩惠的条件很容易、也很合理:“你们祈求,就给你们。”为了教导祷告的必要性,使我们领受恩惠,基督问了瞎子一个奇怪的问题:“要我为你们做什么?”基督知道这些瞎子要什么,但摸金杖头的人,必须愿意说出自己所求所要的是什么。 (4)不要让其他事拦阻我们向神祷告。我们也许有事要找一位朋友,但因为没空,就算了。我们认为有其他更迫切的事要做。但在与神交通这件事上,我们不能这么说,因为它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其他事与其相较,都必屈居下位。成为举世的大人物或缔造事业高峰,对我们的福祉来说都不是必要的;但绝对必要的是:与神和好,得到祂的恩惠,并保守自己在祂的爱中。因此,世上没有任何事能成为我们不服事神的借口。相反地,世界上越重要的事,我们就越需要借着祷告,求神在这些事上赐福,让神在这些事上与我们同行。我们越是密切地祷告,越是在祷告中亲近神,我们的一切事务就会越发兴旺。 此刻我当劝服你们,要让神常常听到你们的祷告;让祂听你们的声音吧,即使只是呼吸的声音也好(哀三56),那也是一种生命的迹象;就算是极软弱、说不出来的叹息也行(罗八26);向祂说吧,纵使用破碎的语言,像希西家一样:“我像燕子呢喃,像白鹤鸣叫”(赛三八14)。向祂说吧,祂随时都听得到你们的声音。你们也要听祂向你们所说的话,留意祂对你每一项祷告的回应,就像你们回复商务书信时,会把原本的来信摆在面前一样。神的话是你们渴求的指引,是你们在祷告中所期待的基础。如果你们对神的话充耳不闻,就不能期待神会慈爱地聆听你们的祷告。 你们知道自己可以时常跟神说话,也因此更想认识神,留心不做任何触怒神的事,且加增对主耶稣的关注,唯有借着祂,你们才能坦然无惧来到神面前。请随时保持祷告的声音,使所有的言语都是清洁的言语,好使自己配得求告耶和华的名(番三9)。在每次的祷告中,要记得自己是在向神说话,你们灵里要显出敬畏神的心。愿我们在神面前不冒失开口,也不心急发言,但要仔细衡量每个字,因为神在天上,我们在地下(传五2)。若不是因为神已邀请、鼓励我们祷告,那么,我们这充满罪恶的虫向荣耀之主说话,乃是一种不可赦免的冒犯(创十八27)。我们要打从心底向神说话,因为我们乃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和灵命来向神祷告的。 (选自《祷告的方法》,P223-226,陈主欣译,改革宗出版社 Read…

与基督联合的生命(柴培尔)

当我们忘记因与基督联合而得的特别地位时,就会失去抵挡罪恶的能力。 若是我们对自己与基督的关系没信心和把握,我们的光景就好比当我的孩子还小时,他们因为害怕而无法走过一座吊桥。那座吊桥的绳索和支柱都非常稳固,但是我的孩子没有把握能安全走过,所以就无法站着走一步;他们痛苦地在桥上挣扎爬行,而其他人则充满信心地走过他们身旁。这幅图画可以描绘出那些不确定自己在基督里有安稳地位之人的光景;他们在追求圣洁之路上爬行,无力抵挡困难与试探的风浪,也无法靠着与主联合而得的力量,充满信心和把握地往前事奉主。 这个吊桥的例子也描绘出,我们与基督联合所得着的圣洁的地位或身分(也就是我们在定义上或地位上的成圣),并不是神在我们生命里的最终目标,我们仍然要继续往圣洁的方向前行。虽然我很高兴知道,自己的属灵价值并不决定于我在律法上的表现,然而我还是希望在属灵生命上有长进。每一个真诚的基督徒都很欢喜自己已拥有地位上的成圣,但是我们仍旧盼望能在渐进式的圣洁上成长。然而,当我们按照神的心意以新的身分而活时,要如何在敬虔上进步呢?前面所提那位认为“‘毫无价值’以致‘全然无助’”的牧师指出了其中的重点——这也是保罗在加拉太书所申明的——确信我们与基督的联合,就是我们在生命中能胜过罪的主要关键。 (选自《成圣靠恩典》,P79,庞慧修、张晓薇译,更新传道会。 Read More

宝血之信(周毕克、马可·琼斯)

借着信心,靠着基督的灵,基督的血被领受并被洒在信徒的良心上。在这一信心的行为中,才使得罪人心甘情愿,查诺克说: 按基督所献上的领受基督。因为中保不是一方的中保,而是双方的,就是双方必须达成一个共识。上帝的共识是通过祂的给予显明的,我们的共识是借着领受,这是一个赋予信心的称谓(约1:12);上帝的共识在于指定和接受救赎之功,和我们的共识在于领受这一救赎,这与“领受罪得赦免”是全然一体的(罗5:11)。 基督救赎之血具有无限的价值,所以没有罪能拦阻罪人通过信心领受上帝的怜悯。查诺克解释得十分巧妙:“当这血被用以抵挡罪时,众罪的本质和它们的黑暗就不被看重了。上帝只看罪人是怎样的,即他们是否悔改、相信。”他继续说,借基督之血因信称义,对所有罪都是足够的,即“全世界,所有时代,所有信徒的罪,从人类第一次犯罪,到地上犯下的最后一个罪”。 安布罗斯说,相信基督为罪人死对很多人而言很容易,因为他们对自己的邪恶和不配没有概念。但因自己的罪而谦卑下来的人会惊呼:“基督会为我受死、受苦、流血,这可能吗?……就是上帝的儿子成为人,活在人当中,并且是这样的一个死法,甚至为了像我这样的人死在十字架上,我无法相信;这简直深不可测,我越思想,就越为之惊奇。” 安布罗斯还警告说,在基督里的信心不仅仅是对祂受苦之史实的一种情感反应。任何人受苦的故事都会激起人天生的同情心,但这不是在基督里的信心。安布罗斯说,信心期待着“基督在祂受苦中的意义、意图和构思”,也就是“救赎我们脱离死亡和地狱的奴役”,并“释放我们脱离罪……摧毁它、杀灭它、钉死它”。 查诺克精准地解释了信心在称义中的角色: 这信心不是我们的义,也从来没有如此称呼过,而是我们借着信心的方法得到义。使徒的说法是因着信心,或借着信心:《罗马书》3章22、25节说“信祂血的功效”(直译),这信心触及祂的血,拥抱祂的血,喝祂抚慰的血并为之恳求。虽然信心是灵魂的眼和手,仰望和触碰在应许中献上的整个基督,但在为了从罪咎中得到释放的这一信心的动作中,它抓住了作为祭物的基督,靠祂付上了代价,并相信祂的血是为灵魂所洒的血,坚持祂的血在上帝那里有充足的价值……(因此)我们因信称义,而不是信心使我们称义。功效在于基督的血,而我们靠着信心领受它(罗5:1)。 查诺克在强调人因信领受基督之血的充足性时指出: 我们读到的第一件被这血洗净的罪,在它流下之后,人在日光之下所犯的最罪大恶极的事,就是谋杀上帝的儿子(徒2:36,38)。所以,假如一个人能把天地都扯碎,杀掉所有的人,毁灭天使,即那些最顶级的受造物,他也比不上像那些钉死上帝儿子的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上帝儿子的位格无限地高于整个受造界。于是,上帝在此实际验证了基督宝血那不可估量的价值及不可穷尽的美德。使徒说得很对:“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效法基督的舍己(柏拉夫)

有一个十分难学会的功课:做一个基督徒是有代价的。那些认为做基督徒不需付代价的说法是不对的。耶稣对此态度十分鲜明,祂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加福音9:23,24)。教导基督徒怎样舍己的正是基督自己。祂教导他们:他们并不算什么,也完全不配神的眷顾和恩待,他们所配得的只是神对他们罪恶的忿怒,只配下地狱,离了祂,他们就不能做什么;他们也要意识到,当他们所享有的被夺去时,这对他们没有什么不公平,因为他们并没有什么权利从神那里享有任何祝福,他们没有做任何事使祂欠他们什么。基督还教导他们,他们是如此的卑鄙,以至他们很有可能糟踏祂所赐给他们的一切福乐,虽然祂也许会祝福他们,使他们能够妥善利用祂所赐的,但是一旦祂任由他们的话,他们肯定就会滥用它们。祂亦教导他们,即使他们死了,也没有谁会遭受损失,因为神能够毫不费力地兴起其他人来代替他们。舍己的含义包括这些事。我们应当尽力明白一件事,即我们是多么的无足轻重。只有真正相信这点,我们的每一次患难才显得微不足道,而每一次的祝福则显得超乎寻常。 请留意,从没有人像基督那样舍己。以赛亚写道:“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以赛亚书53:7)。在此,以赛亚是在预言,基督为祂子民所犯的罪会怎样舍命而忍受死亡。论到祂,保罗写道:“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7,8)。然而,祂却是人类历史上最知足的一个人。基督徒越是效法祂舍己的榜样,他们就越会知足。基督十分喜悦去行祂父的旨意;基督徒需要认识到,自私的人只在神赐给自己所想要的事物时才满足,而对舍己的人来说,不论神所赐的是什么,他们都知足。 (选自《基督徒的珍宝:知足》,张澄道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Read More

蒙神悦纳的顺服(宾克)

基督代替一切相信祂的人满足了神所有的要求,这固然是神圣的真理,但只是真理的一部分。主耶稣不仅代替一切信祂的人满足了神所有公义的要求,而且祂也保证他们必将亲自满足这些要求。基督保证了圣灵被赐下给所有被祂救赎的人,好成全祂已经在他们里面开始的善工。 得救的人得重生是救赎工作伟大又充满荣耀的奇迹。他们的转变发生是内在的。他们的悟性被照亮,他们的心思被改变,他们的意念被更新。他们成为“在基督里新造的人” (林后5:17)。神怎样描述这恩典的奇迹呢?“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来8:10)。” 重生后的心灵现在转向神的律法了,因为他得到了一个新的性情,一个回应律法要求的性情,所以他就恳切地渴望去履行律法。因此,苏醒的灵魂就能够说,“你说,你们当寻求我的面。那时我心向你说:耶和华啊!你的面我正要寻求(诗27:8)。” 基督完美地顺服了律法不仅使信祂的人能被称义,并且还因此使他们得到了他们成圣所必需的圣灵的恩典,也是唯有这样,才能把本属肉体的人改变,使他们能够活出蒙神悦纳的顺服。虽然基督为“罪人”(罗5:6)死,并且在他们仍是罪人的(罗4:5)时候使他们称义,但祂并不是要他们继续留在那种可憎的境地。相反,祂通过圣灵有效地教导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多2:12)。”就像石块不会没有重量,火不会没有热一样,称义与成圣也不能分割。 一个罪人在他良知的法庭上得到神真正的宽恕时,他体验到了奇异恩典,因此他的心灵被洁净,生命被修正,并且全人成圣。基督“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的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注意,不是漫不经心地)为善(多2:14)。”凡物质就必有其特性,有因就必有果,同样,得救的信心必带来对神真心的顺服,所以,经上才说“信服真道(罗16:26)”。 主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约14:21)。”无论在旧约,福音书和使徒书信中,都指出神并不承认任何不遵守祂的命令的人是爱祂的人。爱不仅仅是一种情绪或情感,它更是行为的原则。爱的表达不仅在于甜蜜的措辞,更在于作取悦于所爱的对象之事。“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约一5:3)。”哦,我的读者,如果你认为你爱神,但却既无深切的渴望又没有真正的努力去顺服祂,那你就是自欺。 但是,什么是顺服神呢?这远远不仅是机械地履行某些职责而已。我可能由基督徒双亲抚养长大,并且受他们影响而养成一些良好习惯,因此既没有用口亵渎神的名,也没有犯过偷窃的罪,但并不等于我就顺服了第三和第八条诫命。再者,顺服神远远不仅是与祂的子民的行为相同。如果我寄居在一个严守安息日的家庭,或出于对主人的尊重,或是认同在七天当中休息一天确是明智之举,因而也在那一天避免所有不必要的工作,但我这样做却根本不等于遵守了第四条诫命!顺服不仅仅是行为上服从于律法条文,而是在意志上降伏于另一位的权柄。因此,顺服神就是在心志上承认祂的主权:祂有命令的权利,我们有服从的责任。顺服是灵魂完全被基督神圣的轭所降服。 神所要求的顺服只能出于一颗爱祂的心。“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西3:23)”由害怕惩罚所产生的顺服是奴性的;为了从神获得恩惠而履行的顺服是自私和属肉体的;但属灵的、蒙悦纳的顺服是我们欢然献上的:这是我们心灵对于神所给予、我们并不配得的爱和看顾所自发的回应和感激。…

荣耀的复兴(巴刻)

荣耀的复兴(巴刻)-图1 复兴就是神使教会恢复生气活力。复兴就是恢复生命的工作。属灵生活就是与神相交,圣灵就是这种相交的设计师和代理人,他藉着把信徒带进与父和子一种新的相交质素来复兴教会——虽然与父和子相交是使徒的说法(约壹一3),但也许,我应该说藉着子与父相交。复兴是一件社会性、群体性的事情,感动和革新大大小小的社群。圣经上祈求复兴的祷告,不是恳求神复兴我,而是求神复兴我们。圣经关于复兴的预言,描写神不单只看顾及使一两个以色列人恢复活力,而是复兴整个以色列民族。在圣经及近期基督教历史的记载里,都记述了整个社群同受影响的复兴。无疑,复兴临到个别基督徒身上,但这不是一件孤立的、个人化的事情;神复兴他的教会,然后新生命从教会倾流,叫外间人悔改,令社会革新。 复兴是神将他的愤怒转离教会。因为神的子民无力抵挡仇敌,实际是神审判他们的罪的一个记号。在旧约里,人们呼求复兴是源于感觉到神的审判(参诗七九4-9,八〇12-14,八五4-7;哈三2),而复兴的来临,代表审判以后神安慰他的子民。在新约,基督劝告老底嘉信徒寻求从他的手而来的复兴,否则惩罚便会施加在他们身上(启三14-22)。 复兴是神鼓励他子民的心,眷顾他们(诗八〇14;耶二九10-14),来住在他们中间(亚二10-12),转向他们(亚一3、16),将他的灵浇灌他们(珥二28;徒二17-21),以激发他们的良心,指出他们的罪恶,并在他们的眼目前,显出他莫大的恩慈——在新约时代,是叫那位带来恩慈者,他的儿子,升为至高。在复兴时期,人深深感受到时刻在神眼目看顾中,属灵事物变得异常真实,神的真理变得异常有力量,刺痛人也使人得医治;罪恶变得无法容忍;悔改来得深刻;信心来得坚强而确实;属灵的领悟又快捷又敏锐;初信者在很短时间内就成熟成长。基督徒作见证时毫不畏惧,事奉他们的救主,不觉疲劳。他们认识到他们崭新的经验是预先浅尝天国的生命,在将来的天国里,基督要完全显露自己,他们将会日夜不停歌颂赞美他,遵行他的旨意。喜乐丰溢倾流(诗八五6;代下三〇26;尼八12、17;徒二46、47,八8),爱心的慷慨表现充分流露(徒四32)。 复兴是神展示他施恩的主权。复兴完全是一项恩典的作为,因为他临到本来只配接受审判的教会和基督徒;神带来复兴的方式正好表明他的恩典是复兴的决定性因素。人可能组织会议和发起运动去寻求神的祝福,但复兴的唯一策动者是神那位圣灵。一次又一次,复兴都来得很突然,经常藉着隐没无名的人的职事,在隐没不明的地方出现。肯定的说,复兴是应祷告而来的,没有人祈求也就没有人得着复兴;然而,祷告的应允是要显明神的主权是复兴的唯一源头,要显出所有赞美和荣耀必须单单归给他。 (选自《活在圣灵中》,霍玉莲译,宣道出版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