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十字架神学”

加尔文论十字架

加尔文论十字架,摘自加尔文《基督徒生活手册》第三章。 第三章 忍负十字架 背负十字架比舍己更难。 1、况且一个忠实的基督徒,应当把自己提高到基督对门徒所呼召的水平上,要“背起他的十字架”(参太十六24)。 凡为主所选召,并被纳在祂圣徒群中的人,当准备过一种艰苦卓绝、忍受无数愁苦的生活。这是天父的旨意,借此方法试验他们。上帝首先从祂的独生子基督开始,然后将这方法推广到祂所有的儿女身上。虽然基督是祂所最喜爱的儿子,也是祂所最喜悦的(参太三17,十七5),但我们知道,基督并未从父受到宽仁与放纵。所以可以说,当祂在世的时候,祂不仅常经忧患,而且祂的整个生活,就是一种继续不断的十字架生活。 2、使徒解说这对祂是必要的,使祂“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五8)。我们的元帅基 督,尚且因苦难顺服,为什么我们要避免苦难呢?何况祂的顺服是为我们的缘故,给我们立下了忍耐的榜样。所以使徒教训我们,凡属上帝的儿女,都当“效法祂的模样”(参罗八29)。当我们在不愉快和困难的环境中,想到我们要和基督忍受各种灾难,和祂一同受苦,这对我们实在是一大安慰。为了要脱离诸般罪恶而进入天国的荣耀,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参徒十四22)。 1、…

十字架是良药

十字架是良药 加尔文   除非我们发现自己的肉体是多么倾向于想甩掉神的轭,否则我们就无法明白顺服神是多么的必要。因我们的肉体与倔强的马相似,马若被放开几天,它们就任性到无法被驯服,它们也不再认得它们从前所顺服的主人。并且,神在以色列人身上所斥责的罪,同样也一直在我们身上,我们因渐渐肥胖,就踢那滋养我们的神(申32:15)。   其实,神的慈爱应该吸引我们珍惜和爱他的良善。然而,既然我们的心充满恶意,神的慷慨反而使我们的心败坏,所以,神就必须以某种管教勒住我们,免得我们至终完全放纵自己。因此,为了避免我们在富足中变得放荡,在人的尊荣下变得骄傲,在其他极大的祝福下(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上的)变得傲慢,神照祂自己的美意以十字架的苦难管理我们和勒住我们不受约束的肉体。他也用各种方式照各人的需要操练各人。因我们不都患同样的疾病,因此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同样艰难的治疗方式。   由此可见,神使用某种十字架试炼这人,而用另一种十字架试炼那人。我们天上的医生用比较温和的方式治疗一些人,而用较严厉的方式治疗另一些人。祂喜悦所有信徒都得医治,但祂试炼每一个选民,因祂知道我们都有疾病。

十字架使圣徒不靠自己

十字架使圣徒不靠自己 加尔文 “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 神。”—林后一9 信徒,因受神膀臂的扶持恒久忍耐——而且这忍耐完全在他们肉体的力量之外。圣徒在忍耐中经历到神照自己的应许供应他们所需要的帮助。这经验也刚强他们的盼望,因为若信徒在苦难中经历神的帮助之后,若不相信神在未来将会一样信实,这是极大的忘恩负义。十字架既因毁坏我们对自己力量毫无根据的自信,以及揭露我们所喜爱的假冒伪善,这十字架就帮助我们不再依靠自己的肉体。十字架藉使我们虚己,教导我们惟独依靠神,因此不致于丧胆或跌倒。我们每一次的胜利都使自己的盼望得以刚强,因神藉应验祂的应许使我们确信祂以后也会一样信实。而且神除去我们一切的自爱,好使我们更确信自己的无能为力,这对我们是极大的帮助。 (节选自 作者《基督教要义》,标题及经文为编者加。)

十字架的必需

十字架的必需 加尔文   “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彼前四1   如果我们仔细考查每一个人的野心、计划与追求,就会发觉他们的一切作为都是属于这世界的。人们愚笨的眼光只注视着金钱、权力,和名誉,不能高瞻远瞩,只知道寻求世界的幸福。   为对抗这种邪恶,上帝以苦难继续不断地使祂的儿女知道,现世生活是空虚的。为使他们不去追求暂时和无常的财富,祂有时以流亡、饥荒,有时以火灾,或其他方法,使他们穷困。为使人们不致过分沉浸于享乐的婚姻生活,祂或使他们因配偶不良而感痛苦,或使他们因子孙不肖而自觉卑下。祂亦以疾病与危难向他们指明一切肉体的幸福都是昙花之一现。当我们知道现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纷扰的,一切世俗的幸福都是过眼云烟、空虚,和含有许多灾难的时候,我们才真能够从十字架所加给我们的锻炼得到益处。   (节选自 作者《基督教要义》,标题及经文为编者加)

十字架并不使我们特立独行

十字架并不使我们特立独行 加尔文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8-9   当信徒学习忍耐谦逊,尽力抑制忧伤情感的时候,他们在心理上的争战,正如保罗在这节经文中所描写的。由此,你们知道,所谓忍耐背负十字架,不是消除了对一切忧患的感觉,好像古代斯多噶派对一位伟大人物所作愚笨的叙述,说他消灭了一切人性,对一切荣辱都能无动于衷。   究竟他们从这一种“崇高的智慧”能得到什么益处呢?他们凭空幻想一种忍耐,是从来不曾见到的,在人间从来不曾存在的。他们所说的忍耐精神是那么完全,致使它完全脱离于人的生活。现在在基督徒当中也有新斯多噶派,他们不但以忧伤哭泣为罪过,甚至连孤单寂寞的感觉也都认为是罪过。 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大体上说是从怠懒的人来的。他们喜冥想,恶行动,除了作白日梦以外,别无贡献。   我们和这一类铁石心肠的哲学毫不相干,我们的主耶稣非但在言语上,亦在示范上谴责这种哲学。祂曾为自己和别人的患难悲哀哭泣,祂对门徒所教训的也没有两样。祂说:“你们将要痛哭、哀号,世人倒要喜乐”(约十六20)。祂曾明白承认哀恸的人是有福的,谁能把它改变为罪恶呢(参太五4)?   这是勿庸怀疑的。假如一切流泪都是在摒斥之列,那么,主本身曾流下血泪,我们又将如何评判呢(参路廿二44)?假如把每一恐惧都看作不信,那么,我们对祂所受的惊慌恐怖,又将作何解释呢?假如一切悲伤都是可厌的,那么,主耶稣承认祂的心“极其伤悲,几乎要死”,我们又怎能快乐呢? (摘自加尔文《基督徒生活手册》)

十字架令人悔改

十字架令人悔改 加尔文   我们最慈悲的天父,不但防止我们在未来跌倒,而且还要纠正我们过去的错失,时常保守我们行走在顺服的道路上。因此,每遭患难,我们都要立刻反省过去的生活。只须略加检讨,我们即可找出我们所犯的是应受这种谴责的过失。虽然如此,我们不当骤下断语,以为劝勉忍耐是因为我们应想起罪来。   圣经告诉我们的另一个原因,便是在忧患中“我们受……主惩治,免得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2)。所以我们虽处极大的试炼中,也当承认天父对我们的慈爱;因祂不断在增进我们的幸福。祂磨炼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毁灭我们,乃是要拯救我们,不叫我们和世人一同被定罪。这一思想使我们记起在圣经另一处的教训:“我儿,你不可轻看上帝的管教,也不可厌烦祂的责备,因为上帝所爱的,祂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箴三11-12)。   我们既然认识所接受的是父亲的管教,岂不应做顺命的儿女,而不应像那些悖逆绝望的人,顽固犯罪,执迷不悟?我们跌倒了,神不及时更正,召我们回转,便将丧失我们。所以使徒说:“你们若不受管教,便是私子,不是儿子了”(来十二8)。当祂以仁爱待我们,关怀我们得救时,若我们不能忍受神的磨炼,便是极端地邪恶。圣经对信徒与非信徒作一区分:后者为罪的奴隶,往往因受责备而愈加顽固刚愎。前者如出生高贵的孩童,将因悔改与更正而获益。   你们究竟属于何者?应该有所抉择。

十字架令人悔改

十字架令人悔改 加尔文   我们最慈悲的天父,不但防止我们在未来跌倒,而且还要纠正我们过去的错失,时常保守我们行走在顺服的道路上。因此,每遭患难,我们都要立刻反省过去的生活。只须略加检讨,我们即可找出我们所犯的是应受这种谴责的过失。虽然如此,我们不当骤下断语,以为劝勉忍耐是因为我们应想起罪来。   圣经告诉我们的另一个原因,便是在忧患中“我们受……主惩治,免得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2)。所以我们虽处极大的试炼中,也当承认天父对我们的慈爱;因祂不断在增进我们的幸福。祂磨炼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毁灭我们,乃是要拯救我们,不叫我们和世人一同被定罪。这一思想使我们记起在圣经另一处的教训:“我儿,你不可轻看上帝的管教,也不可厌烦祂的责备,因为上帝所爱的,祂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箴三11-12)。   我们既然认识所接受的是父亲的管教,岂不应做顺命的儿女,而不应像那些悖逆绝望的人,顽固犯罪,执迷不悟?我们跌倒了,神不及时更正,召我们回转,便将丧失我们。所以使徒说:“你们若不受管教,便是私子,不是儿子了”(来十二8)。当祂以仁爱待我们,关怀我们得救时,若我们不能忍受神的磨炼,便是极端地邪恶。圣经对信徒与非信徒作一区分:后者为罪的奴隶,往往因受责备而愈加顽固刚愎。前者如出生高贵的孩童,将因悔改与更正而获益。   你们究竟属于何者?应该有所抉择。

十字架并不使我们特立独行

十字架并不使我们特立独行 加尔文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8-9   当信徒学习忍耐谦逊,尽力抑制忧伤情感的时候,他们在心理上的争战,正如保罗在这节经文中所描写的。由此,你们知道,所谓忍耐背负十字架,不是消除了对一切忧患的感觉,好像古代斯多噶派对一位伟大人物所作愚笨的叙述,说他消灭了一切人性,对一切荣辱都能无动于衷。   究竟他们从这一种“崇高的智慧”能得到什么益处呢?他们凭空幻想一种忍耐,是从来不曾见到的,在人间从来不曾存在的。他们所说的忍耐精神是那么完全,致使它完全脱离于人的生活。现在在基督徒当中也有新斯多噶派,他们不但以忧伤哭泣为罪过,甚至连孤单寂寞的感觉也都认为是罪过。 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大体上说是从怠懒的人来的。他们喜冥想,恶行动,除了作白日梦以外,别无贡献。   我们和这一类铁石心肠的哲学毫不相干,我们的主耶稣非但在言语上,亦在示范上谴责这种哲学。祂曾为自己和别人的患难悲哀哭泣,祂对门徒所教训的也没有两样。祂说:“你们将要痛哭、哀号,世人倒要喜乐”(约十六20)。祂曾明白承认哀恸的人是有福的,谁能把它改变为罪恶呢(参太五4)?   这是勿庸怀疑的。假如一切流泪都是在摒斥之列,那么,主本身曾流下血泪,我们又将如何评判呢(参路廿二44)?假如把每一恐惧都看作不信,那么,我们对祂所受的惊慌恐怖,又将作何解释呢?假如一切悲伤都是可厌的,那么,主耶稣承认祂的心“极其伤悲,几乎要死”,我们又怎能快乐呢? (摘自加尔文《基督徒生活手册》)

十字架的必需

十字架的必需 加尔文   “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彼前四1   如果我们仔细考查每一个人的野心、计划与追求,就会发觉他们的一切作为都是属于这世界的。人们愚笨的眼光只注视着金钱、权力,和名誉,不能高瞻远瞩,只知道寻求世界的幸福。   为对抗这种邪恶,上帝以苦难继续不断地使祂的儿女知道,现世生活是空虚的。为使他们不去追求暂时和无常的财富,祂有时以流亡、饥荒,有时以火灾,或其他方法,使他们穷困。为使人们不致过分沉浸于享乐的婚姻生活,祂或使他们因配偶不良而感痛苦,或使他们因子孙不肖而自觉卑下。祂亦以疾病与危难向他们指明一切肉体的幸福都是昙花之一现。当我们知道现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纷扰的,一切世俗的幸福都是过眼云烟、空虚,和含有许多灾难的时候,我们才真能够从十字架所加给我们的锻炼得到益处。   (节选自 作者《基督教要义》,标题及经文为编者加)

十字架使圣徒不靠自己

十字架使圣徒不靠自己 加尔文 “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 神。”—林后一 信徒,因受神膀臂的扶持恒久忍耐——而且这忍耐完全在他们肉体的力量之外。圣徒在忍耐中经历到神照自己的应许供应他们所需要的帮助。这经验也刚强他们的盼望,因为若信徒在苦难中经历神的帮助之后,若不相信神在未来将会一样信实,这是极大的忘恩负义。十字架既因毁坏我们对自己力量毫无根据的自信,以及揭露我们所喜爱的假冒伪善,这十字架就帮助我们不再依靠自己的肉体。十字架藉使我们虚己,教导我们惟独依靠神,因此不致于丧胆或跌倒。我们每一次的胜利都使自己的盼望得以刚强,因神藉应验祂的应许使我们确信祂以后也会一样信实。而且神除去我们一切的自爱,好使我们更确信自己的无能为力,这对我们是极大的帮助。 (节选自 作者《基督教要义》,标题及经文为编者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