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基督教教育”

西方最经典的21种教育思想

教育的核心问题是,培养什么样的人? 这21种教育思想涵盖了教育目标的历程:从成人,到国家的人,有用的人,完整的人,自由的人,一直到美好的人。美好又从哪里来呢?教育家们认为,有四种途径: 一、从自然教育中来,卢梭是典型; 二、从人的本性来,唤起本性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比如蒙台梭利,当然也有神学色彩的教育思想认为本性来自上帝; 三、从后天训练的知识中来,洛克的“白板说”是典型; 四、从自由中来,罗素认为自由是教育的最终目的。 此文能帮你,看到教育思想史上这幅波澜壮阔的图景。 01 苏格拉底…

基督徒在家教育的目的和教学内容

barnaba 2010-01-28 基督给教会两个主要的命令: 一是大使命:太28:19-20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 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二是大诫命:太22:37-39 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 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

基督徒在家教育探访笔记

在家教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这件事因为一直被放在祷告中,所以一路上才会不断地遇见同路人,他们的经历不断地鼓励着我们,感谢神! 下面是一位姊妹采访了几个在家教育家庭后写下的分享。很详细的记录了几个家庭按照真理实践在家教育的点点滴滴,每个家庭都有不同年龄的孩子,他们在家学习的内容也各有侧重…… 我在这其中很受益,很受鼓励,愿姊妹的文字鼓励更多有志于此的弟兄姐妹们! ——谷中小百合 ————————————————————————————————————————————————— 文:Irislee 前言 一直以来对于在家教育都很有好感,当然,过去也仅限于道听途说,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最近接触到一些在家教育的基督徒家庭,进入他们的家庭,有了一些现场的体会,对于很多过去困惑的或误解的问题都有逐渐明了的认识,故陆续写下这些的看见与体会,这仅是个开始,盼望未来能够更多去了解在家教育。 在家教育家庭探访之一…

郭春雨:写给基督徒父母——谈谈在家教育子女(修订版)

原创 2017-12-11 临河之福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吧。我是你们的弟兄郭春雨,东北某家庭教会牧师。 我的女儿今年18岁了,大家叫她Sunny就好了。她预计明年秋季就要读大学了。她除了是牧师的孩子,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没有读过一天的公立学校。 我们最初之所以选择在家教育,其实还不是说我和妻子有什么远见卓识,而是上帝赐下了一个特别的机会而已,所以说起来还真的只有感恩,没有什么好自夸的。那时候应该是在2006年,Sunny六岁的时候,我们与一对新加坡夫妻Victor和May过从甚密,常常在服事上同心合力,彼此配搭。他们夫妇曾经给我们夫妇做婚姻辅导。当时我们已经结婚八九年了,结婚的时候我们都不是基督徒,是结婚六年之后我先信主的,后来一家都信主了。 有一天,Victor夫妇跟我们提起想要把他们的两个女儿从学校中带出来在家教育,问我们要不要让Sunny跟他们家里的两个小姐姐一起结伴学习。我当时就感觉这个事十分美好,就欣然同意了。在那以后,Sunny和两个小姐姐一起学习了大概三年多。两个小姐姐的母语是双语:英语和汉语,而且都非常棒。Sunny学得很快。那时候她们学的材料叫做Abeka。Victor和May夫妇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我的孩子,而且还想方设法帮助我们解决教材的费用,真是又出力,又出钱。他们真的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及时雨。后来到了2009年,教会开始筹办学校,为了支持学校的教育事工,我们就忍痛把Sunny从在家教育改成去教会学校读书。当时我想,既然教会已经开了学校,如果教会的传道人都不送孩子到学校,其他家长就更难把孩子送到教会学校了。在教会学校里面学习的是另一套英文基督教教育课程。到了2015年,Sunny该读十年级了,而教会学校只开到初中,所以我们就把Sunny带回到自己家里,继续在家教育。现在她在读十二年级,明年夏天即将高中毕业。Sunny在2017年11月第一次参加托福考试,取得了109分的优异成绩(满分120分)。她的英语能力远远超过很多英语专业的大学生,这也是多亏了她接受了Victor和May一家各方面的帮助,其中当然包括在语言方面的引导和熏陶。另外,她在语言方面的成绩也离不开这些年所学的基督教教育英文课程。 Sunny比较聪明,不过肯定不是天才,她也不多才多艺,没有参加过任何课外班。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基督教教育,她有更多机会认识神,服事神,我就非常感恩。她现在除了自己的功课以外,每天的空闲时间会比外面的高中生多不少(最近准备SAT稍微忙一些,不过只是忙四个月而已,到了三月份考完SAT也就没什么太需要忙的了。不过即使这个阶段再忙,也没有耽误任何一次主日聚会和小组聚会。)她参与教会的音乐事奉、主日接待、安排餐食、连续多年暑期去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参与支教、每周维护临河之福公众号、每周给一个初中学生做家教(初稿写的是给小学生做家教,后来经过核实,已经是七年级学生),还参加过诗班、给主内书店做过义工、担任过教会小学的英文助教,等等。从七岁以来,Sunny每年至少通读一遍圣经,今年是通读两遍,并且在其中一个英语通读圣经群负责每天的签到统计,而且还参加教会的属灵书籍阅读群。你看她的生活是不是很充实呢? 那么作为“过来人”,我想稍微谈一谈基督教教育这个话题。最近这些年,很多家长意识到了基督教教育的重要性,因为这毕竟是圣经明显的命令。圣经要我们做父母的把信仰传承给下一代。这不是现代教会的发明,而是从旧约到新约贯穿始终的命令。我们自己不教育自己的子女,反而把教化灵魂的事情委托给外邦人,这实在是讲不通的。…

青年会国民教育的时代特色与当代启示

顾骏 前言:救亡图存浪潮中的青年会现象 基督教青年会于上个世纪之交进入中国,其第一站就是天津。无论对基督教青年会在中国的一百多年,作功过是非的何种评价,站在这个世纪之交看过去,中国青年与基督教青年会之间显然存在一种“选择—顺 应”的关系,即中国青年选择了青年会,青年会顺应了中国青年的需要。 中国青年是在救亡图存的大背景下同青年会遭遇的。西方列强依仗坚船利炮来到中国,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冲击,直观地说,是政治意义上亡国,深层次上看,则是文化意义上的灭族。历史上,古老国度曾经遭受多次异族征服,但作为“文明中央”的文化自信从来没有动摇。但鸦片战争失败,特别是国人对这一失败的总结,让整个民族第一次意识到文化上的劣势。惊醒过来的仁人志士,半是清醒,半是迷茫地向着全世界,首先是西方国家,寻求自救、自强、自胜、自生之道。数千年古老文化紧闭的大门迅猛开启,这才有了基督教青年会的进入。毫无疑问,在这种进入背后可以找到列强的外力,但不可否认,这也是当时中国青年的一种选择,中国文化的一种选择。挟西方军事政治优势而进入中国的基督教,不是一股统一的力量,而是各个教派的自行其是。一百多年下来,能够完整地存在下来,并在中国青年的现实生活中保留一点实质性存在和影响的,惟有青年会。这足以说明,西方基督教文化的进入并不是一个单向过程,一个中国方面纯粹被动的过程,而是中国文化和中国青年一个不乏主动性的选择结果。反过来,基督教青年会之所以能在中国存在一百多年,不仅因为青年会有此愿望,更在于青年会顺应了中国青年的选择,对中国社会的需要作出了回应。今天,我们站在救亡图存的始发点上看基督教青年会,既要看到青年会自身需要,更要看到当年及其后一百多年中,中国社会对青年会的功能性要求。以现实主义的观点,客观公正而又不失民族自信地看待青年会这一世纪现象,才能正确评价曾经在这个平台上为民族救亡图存大业作出贡献的贤哲,并对新世纪中青年会的发展前景,提出有依据的展望。 一、青年会的国民教育及其背后的顺应策略 中国青年与基督教青年会的相交,有着多个层面和维度,在具体内容上,也林林总总,丰富多彩。从今天的角度看过去,特别值得讨论的是当年青年会开展的国民教育,作为一个窗口,它既可以反映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也可以反映青年会顺应当时中国青年的策略。 青年会之所以能顺应中国青年的需要而被选择,同青年会自身特性有内在联系。青年会的会训“非以役人,乃役于人”,不仅是一种理念、态度,也是一项生长策略。青年会具有基督教的背景,但主要是通过生活化的服务而为世俗社会所接受。服务是青年会的工作方式,也是青年会的生存之道,在中国青年寻找救亡图存道路的过程中,青年会以面向现实的服务,而不是强加于人的传教布道,为中国青年所认可。其中,国民教育是青年会提供的一个重要服务项目,该项目典型地体现了青年会的顺应策略及其成功。 青年会开展的国民教育同时满足了青年会自身发展和中国青年的发展这两种需要,并且很好地平衡了两种需要的关系。国民教育顾名思义,就是着眼于个人与社会、国家与国民之间的世俗关系,旨在通过教育,塑造一种现代国民需要具备的人格与相应的国家—国民关系,为现代国家的形成创造个体条件。青年会提出的国民教育,文化色彩明显超过宗教色彩。青年会宣称自己唯一的使命和目的,就是辅助中国青年获得修养品性,研究学问,锻炼体魄的机会,做建造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人翁。①青年会提倡德智体群四育,并以此作为“人格救国”的途径。“以德智体群四育来造就全国青年的人格…..即以有人格的人才,督促社会的进步,为建立新国家的基础。”②基督教青年会立足国民教育开展活动,得到了当时中国社会改革主流的欢迎,孙中山先生就将青年会评价为“造成好国家的好团体”。③服务于中国社会和中国青年的青年会,在短期内被中国各界所接纳,实现了自我发展的目标。…

基督教教育的十大原则 Justin Taylor

我们听到“基督教教育”,经常首先想到的,就是努力按圣经原则运作的教育。也许我们会想到基督教私立学校,或在家教育,或主日学。我们会想到课桌、作业、任务和老师。这些是基督教教育的重要形式,但这些制度形式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例如你是否曾经想过,耶稣的大使命(太28:18–20)是基督教教育的宪章?正因为耶稣已经被赐予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祂就能命令跟从祂的人“去,使万民作门徒”。耶稣告诉我们,我们是通过两件事做到这一点: (1)在人为罪悔改和信靠祂之后,我们奉三位一体上帝的名给他们施洗,然后(2),我们教导他们遵守凡祂吩咐我们的。我们可以带着信心如此行,因为基督要亲自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基督教教育与上帝及祂的启示一样宏大。它超越教养儿女、教师和课堂上的教导,充满基督徒人生的每一方面。它不仅涉及到在我们研究“属灵”问题时戴上以福音为中心的眼镜,还是我们靠着上帝的圣灵,在显在耶稣基督面上上帝荣耀的光照耀下,努力解释一切现实时,被大能上帝的亲自同在所充满。 如果我们要既在言也在行方面践行一种真正的基督教教育,就至少要用十条根基性的预设前提和原则,塑造我们进行基督教教育的进路。1. 真正的基督教教育与爱和造就的教导有关,是扎根在上帝满有恩慈的启示之上,以基督的工作为中保媒介,靠着圣灵的工作进行应用,努力尊荣和荣耀三位一体的上帝。2. 基督教教育始于上帝的实在。父、子、圣灵上帝——三个位格,一位上帝——创造和维系万有(创1:1–2;西1:16;来1:3)。万有存在,得着他们的生命(徒17:28),是本于、倚靠、归于那一位真正的上帝。上帝的名在基督里得到荣耀,这是上帝为宇宙设立的目标(西3:17; 林前10:31; 赛43:7; 48:11)。3.…

王怡:圣约与基督教教育之三:宗教改革之前的基督教教育

在旧约的《箴言》里,我们可以看到以色列的“皇家学校”,然后在以利亚时代,出现了“先知学校”。但对一般民众来说,所谓教育,就是“家庭教育”和以崇拜礼仪为中心的公共教育。直到以色列人被掳巴比伦后,以色列人中才出现了普通教育的学校。 因为在被掳的巴比伦,圣殿没有了,以崇拜礼仪为中心的公共教育没有了,祭司没有了,献祭止息了,他们面对一个身份的危机,或者说在信仰和文化上“被同化”的危机。这时,先知耶利米写信给在巴比伦城外犹豫的以色列人。这封信是神的百姓在异教和异邦文化中展开“基督教教育”的开始,是《申命记》6章的“教育大宪章”在被掳时代的应用和延续: 经上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对一切被掳去的,就是我使他们从耶路撒冷被掳到巴比伦的人,如此说:你们要盖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种田园,吃其中所产的,娶妻生儿女,为你们的儿子娶妻,使你们的女儿嫁人,生儿养女,在那里生养众多,不至减少。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不要被你们中间的先知和占卜的诱惑,也不要听信自己所作的梦,因为他们托我的名对你们说假领言,我并没有差遣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29章4到9节 这段经文的主旨,就是耶和华命令被掳的以色列人进入异教的城市,然后杂居在不相信上帝的人群中间,努力形成一个“新的信仰共同体”。这个新的信仰共同体,不但要抗拒在信仰和文化上的被“同化”(一是在知识上拒绝假先知和占卜,二是在生活中拒绝杂婚),而且在这种弱势和被殖民的状态下,神还应许他们要开枝散叶,继续增长。 有趣的是,有人恰恰以中国是一个无神论国家,以各种社会条件(特别是政治和法律上的)的危险或不适合,来质疑甚至反对基督教教育。但我告诉你们,“教会学校”恰恰是在巴比伦出现的,而不是在耶路撒冷出现的。为神的儿女提供普通教育的教会学校,恰恰是“被掳巴比伦”的必然和必需的结果。在新约的视野下看,就是“直到地极”的福音使命的必然和必需的结果。新约教会,在这一点上与被掳的犹太社区是类似的。那就是身体上的“杂居”,和信仰及生活上的“分别”,同时并存。 一、学校的出现:巴比伦的新信仰共同体 因此,在巴比伦出现了一个从此被称为“犹太人”的“新信仰共同体”。犹太人相信和遵循先知耶利米所传递的这一“生养众多、不至减少”的命令,从被掳巴比伦开始,在之后数百年的散居中,有四个因素或四个方面的复兴,形成了这一新的信仰共同体: 1、会堂;2学校;3、文献;4、律法 其中,学校成为了新的信仰共同体得以维系、铸造和传承的主要方式。逐渐地,每座城市中都建立了犹太会堂。而每一间犹太会堂都设立了学校。在《塔木德》中记载,直到第一世纪的迦玛列,建立了在天下各城巡回的“督学”制度。有一次,督学来到一座城市的犹太社区,说,请把你们社区的保护者叫来。大家就把警察和保安叫来了。督学说,不,不,城邦的保护者不是城邦的统治者和警察,而是我们犹太学校里的老师们。因为是他们延续了这个城邦,使这座城邦的记忆得以延续,使犹太社区的信仰、身份认知、历史文化得以延续。所以犹太社会的保护者是教师,而不再是祭司了。…

王怡:圣约与基督教教育之二: 旧约传统与基督教教育(下)

我再补充第一讲的内容,“旧约的传统与基督教教育”。一是对社会性的理解,二是对礼仪的理解。三是对婚姻的理解,四是对圣约共同体的理解。 关于礼仪,第一,整本圣经,都是透过眼睛看得见的仪式和形式,去象征、预表和呈现真理。在改革宗传统中,我们称之为“蒙恩的管道”。真正的教育者是圣灵,祂来教育你,是祂赋予了这些形式背后真实的、实质性的意义和内涵。你忘记了,或你并不真的相信,基督教教育乃是超自然的教育。 第二,人文主义虽然反宗教,但连人文主义也模仿了宗教。你从小就被浸泡在一整套反基督教的礼仪中,在一整套反基督教的议程跟日期里面奔跑。然后你信主了,你却继续保持一种个人主义的信仰,妄想在整个世界的反基督教的仪式系统中,活出敬虔的生活来。说白了,就是你想单干。你忘记了,或你并不真的相信,信仰就是在基督的身体中与祂联合。因此你不可能更深地被耶稣基督的福音所得着,把你的全副家当都拿出来,委身在一个基督徒的社群中,在这个世界之城中深深扎根。 去年底,我参加了一位长老会牧师的家庭崇拜,他的一个儿子过13岁生日。在犹太传统中,13岁并不算完全成年,但却是成年的一个标志。男孩子到13岁呢,就像我们的坚信礼,认信之后就可以领餐了。这意味着这些少年们,因信而正式进入一个基督徒的“公民社会”,成为社群的一员。而在犹太人中,男孩子到13岁,就被称为“律法之子”。他从此就有责任独自面对神的律法了。所以在这一天,会有一个成年仪式。他会进入会堂,当众诵读一段经文,譬如先知书。他被接纳为会堂的成员,然后他的父亲就在会堂里当众宣布:“从今天开始,我儿子的行为不再由我负责(这不是指日常生活中的责任),从今天开始,他要独立地为他在社群中的言行,在耶和华面前负责了”。这就是“律法之子”的意思。 在旧约时代,所有的儿童教育,都是围绕着这个时间点来进行的,即为了让他在13岁时,成为一个可以在上帝面前负责任的“律法之子”。 我们也有一个类似的、世俗国家的礼仪。即在法律上,10岁是一个开始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起点。10岁以下的儿童,即便故意杀人也无须负刑法上的责任,更遑论民事上的责任了。这个阶段,父母受责备,应该甚于儿女受责备。但是,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教育是否围绕着10岁这个时间点,来培养儿童具有一个初步的民事行为能力呢?不,不。那只是法律上的一个虚构点。反正一个孩子到了10岁,就假定他具有初步民事行为能力了。然后到18岁(或16岁)时,他们就被视为具有完全的行为能力,可以签署任何民事合同。在中国,再到20岁或22岁(我们的这个年限在全世界都是最高的),他们就可以做出结婚的决定了。 在犹太人的律法中,13岁成为“律法之子”后,便有了签约的能力。这意味着教育的社会化功能的初步完成,即受教育者有能力、也有责任进入圣约共同体的生活了。要是我的儿子10岁,你跟他签合同,要我儿子答应给你钱,后来你来找我,我一定就说,你傻呀,你跟我儿子签约,根本不算数!但我儿子13岁(在我国至少是16岁)了,你跟他签约后,再来找我,我就要替他偿还债务了。 但这只是法律上的、世俗化的和虚拟的刻度,我们的教育并不是以这个刻度为中心的。譬如20岁是姐妹们的法定结婚年龄,可我们的教育是不是、能不能让她在这个年龄具备可以结婚的成熟的信仰、自由、尊严和能力呢?一个可以决定和承受人生最重要的盟约关系的人,到底应该对人生、世界、上帝和自己,具备那些知识呢?她或他是否已建立起合符圣经的、也能够洞悉人心和这个世界的信仰观、价值观、婚姻观和主所喜悦的一切呢? 不是的,至少我30岁的时候,还不知道该怎么谈恋爱,怎么爱我的妻子。我们的教育,是让人懂科技,但不懂爱情。懂赚钱,却不懂生命。了解身体,却不了解灵魂。换句话说,我们的教育其实相当缺乏社会性。这就是为什么没读过书的人常常白头偕老,而受过教育的人的婚姻反而常常崩溃的原因。…

王怡:圣约与基督教教育之一: 旧约传统与基督教教育(上)

当谈到教育,这真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题目。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中国教育十几年的受害者。我又和你们大多数人不同,我做过十几年大学教师,所以我又是中国教育的帮凶之一。在我的课堂上,我跟学生们讲,你们从小学到中学所学习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垃圾和谎言。我这门课的唯一目的,就是帮助你们打扫大便和垃圾。虽然这样,我仍怀着强烈的负罪感,就是我身在那个体制当中,自命清高,又无力自拔。这个罪恶感一直折磨着我,直到福音释放了我,主在十字架上对我说,你虽然毒害过那么多灵魂,但我愿意赦免你。 因此,在进入圣经带来的一个基督教教育的异象和福音的光照之前,让我们稍稍先有一些忧伤的心,先来回顾我们曾在黑暗中所接受的教育。我要给大家放一个短片,最近几十年一个有名的摇滚乐队,叫平克 #8226;弗洛伊德。有张著名的专辑,叫《迷墙》(The Wall),在1980年同步发行了音乐片,我在大概十二年前看到这个片子。它反思和抗议二战以来的西方社会,谈到国家、政治、家庭,最后也谈到教育。1989年,当柏林墙倒塌后,平克 #8226;弗洛伊德举行了一场摇滚史上最盛大的演唱会,来庆贺那面墙的垮塌。音乐片中有一段,谈到教育如何成为屠宰和隔绝的一部分。当年,我看到那一段的时候,非常绝望,极受震动,一个人在屋里嚎啕大哭。 所以,我要给大家放其中的这一段(放映)。是不是勾起大家一些伤心的回忆?事实上,它并不是在描述一个国家化的无神论教育,它讽刺的是英国最好的伊顿公学。同时,它也反映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西方社会对传统、宗教、教育和一切权威的反叛精神。 所以,好像大家都没有什么出路。我们固然是无神论的教育,也是一种填鸭式的教育,是要把我们培养成为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的教育。这是一种扼杀人性和良心自由的教育,也是一种没有自由和尊严的、非人化的教育。然而,在西方传统的的教育,是有信仰的,甚至也相当的强调权威和秩序。如童子军的教育口号,“爱上帝、爱家庭、爱国家”。但在六十年代的西方,他们又开始反叛了,要砸烂这样的教育,要寻求一种没有上帝、没有权威的自由。 几个月前,我们为了孩子去教会参加主日礼拜,在网上特别给他买了一套服装,结果,买的就是仿英国伊顿公学的校服。里面还有一份伊顿公学的资料,上面写着,“我们的价值观念就是:一切让学生做主。” 这就是平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