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published in “教会牧养和治理”

内聚型教会与外展型教会

转自教会杂志 夏忠坚 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徒11:18) 从教会的发展向度来看,教会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内聚型教会,另一种是外展型教会。 内聚型教会以教导、敬拜、团契为优先事工,或者说比较重视聚会、重视教会活动,比较以会堂为中心。内聚型教会又可分成两种:一种是装备期的内聚型教会,另一种是老化期的内聚型教会。 装备期的内聚型教会可以用耶稣的事工来说明,耶稣用三年期间教训人、宣讲福音、医病赶鬼、训练门徒。这三年的事工型态,是一种内聚的型态,耶稣要众人来跟随祂、来参加聚会、来接受装备、来操练布道及服务,并从其中拣选十二个门徒经常与祂在一起。但是耶稣要门徒来跟随、来聚会,是为了要装备操练他们,更是为了要差遣他们(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以使福音及教会得以向外扩展。因此这种内聚型应该称之为装备期的内聚型。换句话说,所谓装备期的内聚型教会,就是教会的事工主轴虽然是以敬拜、教育、团契为主,但是其功能导向是要使信徒得到装备,而能向外扩展,以达成宣教及服务的目标。 老化期的内聚型教会可以用老底嘉教会来说明。老底嘉看起来很富足,一样都不缺(敬拜、成人主日学、各级团契、布道会….都有模有样),但基督耶稣却责备他们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老底嘉教会看起来样样都不错,但就是教会门常关着,没有什么未信者能进得来,甚至连主耶稣要进来也得叩门叩半天。 外展型教会则以宣教及服务为优先事工,或者说比较重视“散会”、重视教会每一个成员的日常生活,比较以小区、社会、人群、普世为中心。外展型教会又可分成两种:一种是幼稚期的外展型教会,另一种是成熟期的外展型教会。 幼稚期的外展型教会可以哥林多教会来说明。哥林多教会口才、知识都全备,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也努力的传扬福音。但是他们对真理却含混不清,常常加上私意;在教会中分门结党;在信仰上失去见证。这样的教会虽然努力的宣教服务,但所建造的只不过是草木禾秸。…

第七章 论长老制教会与其它宗派及世界的关系

第七章 论长老制教会与其它宗派及世界的关系 第一节 论罗马天主教 292.问:基督教会是否会一直保持纯正呢? 答:并非如此。即便从使徒时代起,教会便受到无数荒谬绝伦异端与迷信的极大搅扰;罗马主教伪称自己是使徒彼得的继承人,逐渐使其他所有教会臣服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最终显明他们就是那早已预言的敌基督 。 (参见帖后2:3-7。) 293.问:基督教会何时摆脱罗马之轭辖制的呢?…

第四章 论教会审议会

第四章 论教会审议会 第一节 教会审议会总论 149.问:教会审议会指的是什么意思呢? 答:教会审议会就是指按照教会宪章,那些拥有执行律法,伸张正义的合法权柄者的聚集。总的来说,目的就在于管理与众教会属灵福分有关的各项事宜。这些教会都处于他们的照管之下 。 150.问:为实施教会权威,基督教会中的治理者以一种规范的有组织的会议形式聚集,这合乎律法吗? 答:这不仅是合法的,也是必要的。…

英文著者托马斯·史密斯原版序

英文著者托马斯·史密斯原版序 长期以来,众多有识之士一直认为需要有这样一部力作。因为缺乏关于敬拜与教会治理方面的教导,长老制教会已经受到了巨大的损害。为那些将自己及其子女交托给教会的会众提供此类教训和引导,乃是教会责无旁贷的责任。长老制教会的成员及其子女之所以归属长老制教会,往往并不是因为相信教会的原则和信念,而是仅仅出于对地点和人员的考虑。基于前者的归属才是坚定的,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基于后者而参加教会,一旦出现困难,这种对教会的归属就变得非常脆弱。当然,其他教会也是殷勤教导,把各自特别注重的教义传递给年轻人。如果能够本着爱心与基督徒的手足之情去做,对我们所盼望的基督徒的合一来说,必定会发挥促进性的作用,绝不会成为绊脚石。 本书是在数位教会领袖的敦促之下动笔的,作者不敢奢望能完全满足以上需要。但仍愿以此为抛砖引玉之举,为满足教会在这方面的迫切需要做一次尝试,并非完全之作。作者本人曾竭尽所能,以获取众多贤达的指点;在此,对那些曾不吝赐教的弟兄及贤达之士谨表谢意。唯有借助这些帮助,本书方得更加准确;同时,通过划分章节、设立标题等方法,作者相信诸位读者能够更加清晰、容易地掌握本书的内容。作者谨此特别向撒母耳·米勒牧师(Samuel Miller,教理学博士) 表示感谢,感谢他首先将本书的筹备工作交给作者,感谢他细致的修订工作,同时感谢他在此期间所提出的宝贵意见。 作者力图使本书内容尽可能全面、丰富;因此,广泛涉猎了他人的有关著述。特别是参考了麦克劳德博士(Dr. McLeod) 的《教会治理问答》、撒母耳·帕默牧师(Rev. Samuel…

基甸:打开天窗说亮话—读《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打开天窗说亮话—读《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基甸 江登兴《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https://www.churchchina.org/node/51 http://jidian.blogbus.com/logs/2006/11/3839515.html 网上批判中国基督教的文章,常有“我所见过的家庭教会”之类的“见证”,揭露一些中国教会(本文中的“中国教会”指国内的家庭教会)的阴暗面。这类文章中可能有误解、夸张、不实、甚至恶意造谣的,但是我想其中也有一些是教会以外的旁观者比较客观的经历和印象,不都是子虚乌有空穴来风。毋庸讳言,这些“见证”中显露的一些问题,足以令基督徒不安和难过。一些中国教会里面的败坏、混乱、污秽和黑暗的现状令人震惊,也让基督徒伤痛。这些阴暗面也造成一些本来对基督信仰颇有好感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深为忧虑和悲观。 但是我们很少看到中国教会“内部”有基督徒公开批评、反思这些教会里面的丑恶现象。海外的华人基督徒(我自己是其中一员)就更少有这方面的关注和思考。我们对国内教会和国内的基督徒既不太了解,也可能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爱讲“国内的弟兄姐妹是背着十架走窄路,海外的基督徒是坐着花轿上天堂”之类的话。我们了解得比较多的,是中国教会过去在苦难与逼迫中做出的美好感人的见证,是中国教会在艰难困苦中成长和复兴的奇迹。这些历史诚然见证了上帝的大能,也对我们是非常大的激励。但是对于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中的忧患和危机,我们缺乏了解,更缺乏反思。 昨天读到《教会》网刊第二期上江登兴兄的专文《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深受震动,甚至可以说是“醍醐灌顶”。登兴兄是我敬佩的基督徒知识分子,而且他长期在国内事奉,对中国教会有很深入地了解和关注。《教会》第二期上同时还刊登了另外两篇具有浓厚“本土”气息的文章,回顾、反思了和河南教会和皖北教会的兴衰历史。来自中国教会内部的言述,同样让人感慨和伤痛。其中讲述的教会走向荒凉的原因,也印证了登兴兄所看到的问题—即专制主义文化传统对于中国教会的影响和渗透。 登兴兄的这个分析道出了问题真正的症结所在。江文中的个案考察是触目惊心、也是发人深省的。登兴兄从教会治理和神学建造等方面提出的应对和解决之道,非常值得中国基督徒和中国教会听取。江文中提及的一些个案可能在教会内部仍有争议,但我相信登兴兄的目的是要借这些个案说明专制主义对中国教会的侵袭和危害,而不是特别针对某一个或某一些教派进行批评论断。从登兴兄批判性的文字里面,我能读到一个爱主、爱教会的弟兄一颗伤痛、悲悯、关爱而不失盼望的心。…

江登兴 :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江登兴 你们当从门经过经过,预备百姓的路;修筑修筑大道,捡去石头,为万民竖立大旗。 ——《以赛亚书》62:10 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 ——《加拉太书》5:1 前言 当代中国教会发展的分水岭 作者初信主时,曾经拜访已故著名学者李慎之先生,先生听说我是基督徒,对笔者的信仰赞同之余,也不无忧虑地对我说:“中国文化是个酱缸文化,任何东西到了中国都要小心变质,包括基督教。”我当时不以为然,相信基督教一定不会被中国文化异化。…

一个乡村的宗教现实

(2006第11期)一个乡村的宗教现实 虚空、渴慕的心灵与相对封闭的农村社会,迫使宗教信仰走入地下,大陆宗教中的邪教异端恐怕仍难断绝。让异端和所有正统的主流宗教进行良性、健康互动,大陆农村宗教信仰的生态才可逐步得以改变。 文/记者  刘志明  邓飞(发自河南 北京)   3月的凌楼村,麦田新绿。村子1700多人。村长张道生告诉《凤凰周刊》,在村中,目前10户人家有六七户信教。而在徐文库老家所在的徐营组,这种比例更高,除个别人家外,几乎家家户户在信教。   当地村民信奉着多种教会,其中主要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周末,村民们集中在散落各地的小教堂里或者信徒的家庭里聚会做礼拜、唱赞美诗、做祷告。一些信教年数较久的人对圣经做讲解,他们被称为“传道人”。   村民介绍说,在当地和徐家一样信教最早的是与徐营组一里之遥的邓玉村谢长凤家。   63岁的谢长凤从小就开始信仰基督教,他告诉记者,谢家信教是从他奶奶开始的,也是因为老人家有病,治不好,于是入了教会,全家人也都跟着入会。在谢信教之初,信众还非常少,“一千个人中间有一两个”,当时附近的东坪村有所教堂,并且设有长老与牧师,“文革”开始后,教堂被迫关闭,像徐文库一样,谢长凤的父亲谢振乾还因此遭遇牵连。   谢回忆说,父亲被人吊在树上打,双手的骨头都被绳子勒得显现出来。因为信教,谢振乾不但被划为“五类分子”,而且按40%的比例被扣七年工分。直到80年代初,宗教活动逐渐复苏,谢家又重新人教。   谢振乾今年84岁,双目失明,脑子混沌,但仍能唱赞美诗,老人育有七子,子又育孙,目前全家30多口人,全都人了教会。老人说,信教的人能够做到宽厚处世,幸福康乐。…

徐文库和他的宗教王国

徐文库和他的宗教王国 文/记者 刘志明 邓飞(发自河南北京)   这个教会不乏众多虔诚、坚定的基督信徒,但因为诸多原因,它的神秘让人无法看 清全部真相。 一个被家乡遗忘的教主   寻访徐文库是一个曲折的过程,这使徐更显神秘。   徐的户籍所在地是河南省镇平县城关镇菜市街6—13531号。2006年3月1日下午,…

一个地下教会和16宗命案

一个地下教会和16宗命案   接二连三的凶杀案让一个庞大的地下教会浮出水面,该教会首要人物的生或死和教产的存或亡成为备受瞩目的焦点。   2006年2月28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7名身着迷彩作战服的武警呈菱形阵势分布,紧握冲锋枪,枪口向上,守卫在法院大门。大批警察在约300米长的街道上设置车障,普通车辆不能通行。   一个被称为“三班仆人派”的地下教会涉嫌系列杀人案在这里进行一审审判。该教派首要人物徐文库和信徒被控作案16宗,涉嫌杀害另一个地下教会“东方闪电派”的信徒多达20人。徐和几名下属还被控涉嫌诈骗金额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一旦罪名成立,这些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最高可能被判处死刑。   这两个地下教会的传道资料显示,“三班仆人派”是徐拓展的一个地下教会,他们自称是基督教,坚守捍卫全本《圣经》真理。1999年和2000年,“三班仆人派”两度被公安部认定为邪教组织。   而另外一个被称为“东方闪电派”的地下教会,由河南省一名郑姓女子创设,她自称是耶稣在中国转世的女基督和“东方的闪电”。2001年,“东方闪电派”也被中国公安部定为“邪教组织”。   检方指控的16宗命案   案起2004年。黑龙江省宝清县朝阳乡的两名小学生在当地发现了一具女尸,当地警方确认死者是一个叫张翠萍的女子。警方经侦查发现,张曾是“三班仆人派”信徒,后改投“东方闪电派”,引起徐文库的愤怒。徐多次安排下属张敏和朱立新收集张的照片和家庭住址等信息,试图对张进行管教。   起诉书称,朱立新曾专程赶到宝清县,安排当地信徒贲某、马某等人在张家附近进行监视。2004年1月27日,徐文库和张敏、朱立新等人在黑龙江省伊春市获报张已回家,徐指示说:“你们管教管教她,如果不回来(指不回到“三班仆人派”)就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