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圣山文摘

省察内在的动机(钟马田)

约翰写出他著名的属灵生命测验,他说:“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言,不行真理了。”有些人就是这样作,说:“我是个基督徒,与神相交,相信主耶稣基督”,然而他们活在罪里,约翰说,那是说谎的,违反律法,不顺从神和祂的诫命。不管人怎样多次说自己相信主耶稣基督;但是,他的生活习惯却经常充满罪恶,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基督徒。显然,只有自我省察才可以发觉这一点。我们要看看自己,从诫命的角度,从属灵教训的角度,也从登山宝训的角度去察验自己,而且要诚实地作。至于我们的事工,哪怕是“传道、赶鬼,或行许多异能”,我们要问问自己的动机是什么,诚实地问问自己:“我为什么这样作,背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因为人若不了解自己是可能完全错误的话,他在这件事上就只不过是一个初学者罢了。人可能以正统的方法传基督的福音,提及主的圣名,在信条方面也正确,也热心传神的话语;然而,他不过是为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荣耀,和自我的满足而作这一切的事情。唯一的防范方法,就是测验和鉴察自己。对,是一件很不快和痛苦的事,但是人必须如此行,这是唯一的安全方法。人要正面面对自己,问:“我为什么这样做?我心内的是什么?我希望得着的是什么?”人若不如此行,就是自我欺哄了。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自己的活动而生活。我们要很清楚这一点,若人为了自己的活动而生活,可以说是基督徒生命的最大危机。我曾经接到一位女士的来信,她很活跃,在基督徒中工作四十年之久。后来,她患了重病,有六个月的时间不可以步出屋外。她很诚实,告诉我这是一个很严重和考验人的管教。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也认识有同样经验的其他人,甚至是我自己,也有亲身的经历。我曾经看见一些在神的圣工上从不言倦的人突然病倒了,就会感到手足无措。为什么?因为他们一直为了自己的活动而生活。你可以很忙碌地传道和事奉,却完全没有滋养自己的灵命,忘掉了自己的属灵生命和自我的得着。当你停下来,或因疾病,或由于环境的问题而停下来的时候,就会骤然感到生命是空虚的,感到手足无措。 当然,这事情不限于基督徒的生命。很多时候,你会听闻某些商界人士或专业人士,在生命里极之成功,身体也十分健康,当他们要退休了,却会在短短六个月的时间里,突然去世,这是令人十分费解的。为什么会这样的呢?真正的原因,就是:一直维系着他们的东西,刺激他们生活和生命的东西,突然消失了,因此,他们自己也崩溃了。也想想今日有很多人,是全然活在娱乐和消遣上的,当他们突然没有了娱乐,就会不知所措,变得苦闷和无助了。他们活在自己的活动和快乐之上。同样的事情,也可以发生于基督徒的生命里,故此,我们要稍停下来,休息一下,察验自己,问问:“我为了什么而活?”这实在是很好的一回事。假如你常常参加的聚会,突然不容许你参与,你会怎样?如果你的健康突然恶化,不能阅读,不能与别人在一块儿,或要自己孤单一人,你会怎样?你会作什么?你必须向自己发问这些问题,因为人若单单为了自己的活动和劳碌而生活,就已经掉进了一个大危机了。 (选自《活像基督——登山宝训释义》P515-516,梁慕玲、陈翠屏译,种籽出版社 Read More

永生神是你避难所(麦克谦)

​我们的救主本为神,信徒因此所得的安慰和喜乐是何等大。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完美无缺;祂所行出来的任何事都不会失败。因此,子所作的一切事也都无限完美,祂没有,也不可能在祂行的事上失败。 祂代替罪人承担神的忿怒。祂从万古以来就定意要这样行,因为在世界还未造成以先,祂就告诉我们:“我喜悦住在世人之间”(箴八31);为了这个目的,祂取了我们的样式,“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赛五十三3)。从马槽中的摇篮,到十字架,神忿怒的乌云始终笼罩着祂,特别是在祂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时,乌云最黑暗。然而祂快乐地承受了这一切。“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路十二50)神把不掺一点杂质的忿怒的苦杯给了祂,祂却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十八11)我们可以肯定,既然祂是神的儿子,祂已经忍受了罪人所该忍受的一切刑罚。如果祂是天使,祂也许还会留下一些工作无法完成;但既然祂是神,祂所作的工就是完全的。祂自己说:“成了”(约十九30),既然祂是不可能说谎的神,我们就可以肯定所有的苦难都已承受完了——祂和祂的身体都永远不可能再受苦了。 同时,祂还代替罪人顺从律法。人不仅违背了神的律法,而且没有能力遵守它。主耶稣来作一个完全的救主,祂不仅承受了被破坏的律法的咒诅,而且要替罪人遵行律法。在祂的一生中,祂视遵行神的旨意为自己的食物。因为祂是神的儿子,我们可以肯定祂已作了罪人所应该作的一切。祂的义就是神的义,这样每一个罪人,只要披上那义袍,就比从未犯过罪的人、天使更加公义,是与神一样的公义。“有神称他们为义的人,谁能定他的罪呢?”(罗八34) 漫不经心的罪人啊!这是我们一直向你们宣讲的救主,这是你们一直践踏的神圣救赎主。若是一个国王离开他的王位,来敲你的门,求你接受一块黄金,你会觉得受宠若惊。但是,这是比那更伟大的事:万王之王离开祂的宝座,公义的神替不义的人死,现在来敲你的门。漫不经心的罪人哪,你还能拒绝吗? 觉醒的、焦虑的灵魂!这是我们呈现给你的救主——这就是我们的避难所——跟随你的磐石。你为你的灵魂焦虑,那为什么你不在这里藏身呢?你以为对祂的宝血和义是否足够遮盖你疑虑重重,就能荣耀祂了吗?你认为把神当作一个骗子,拒绝相信祂关于爱子的记载,就能荣耀祂了吗?不要再怀疑祂了。再过一天,也许就太晚了。要像被永恒的地狱追逐的人那样朝着在他们前面的避难所狂奔,要奋力进天国:“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路十三24)。 你们那些已经到救主那里寻求避难的人,“以色列啊,你是有福的。谁像你,这蒙耶和华所拯救的百姓呢?”永生的神是你的避难所,你还用惧怕谁呢?记住,紧抓住祂。在犯罪和试探的时候,撒但总是试图将你拉出这个避难所。牠总是想办法使你怀疑基督是神,祂的工是否完全,罪人可否在祂里面藏身,倒退者是否能向祂寻求避难。但不要丧胆。紧抓住基督,永生神就是你的避难所。在死亡来临的时刻,你也许要穿过黑暗的幽谷,你也许会失去所有的确信,你也许感到所有的恩典都离开了你,哭诉:“这些事都归到我身上了”(创四十二36)。但你还是要像一个绝望的罪人,向着救主神飞奔。把那些你是否相信之类的问题抛在一边,说:我现在相信了,夜晚因此会变成光明,你将死去,但永生神是你的避难所。你在这个世界闭上的眼睛,将在另一个没有怀疑、没有惧怕、没有死亡的世界睁开。 (选自《忠心的侍奉》第七十五篇,基督教改革宗出版社 Read More

虔守圣餐(马丁•路德)

​假如你相信,上帝是和你同在,并为你以他的一切丰富和宝血为孤注,仿佛他已经对你说跟在我后面,不要恐惧或迟疑,不怕什么要来害你,不怕魔鬼、死亡、罪恶、地狱和万物企图害你,我要行在你前面,做你的首领,你的盾牌;你要信靠我,完全倚赖我——凡有这种信心的,就不能被魔鬼、地狱、罪恶或死亡所伤害;假如上帝为他争战,你能把他怎么样呢? 凡有这种信仰的人,才配到圣坛前领受圣餐,作为一种将上帝的应许和恩惠担保给他的印证或记号。这种信仰,不是我们大家都有的;但愿十分之一的基督徒有了这种信仰!你们看,这样丰富和无数的财宝,是由上帝的恩惠所赋与我们的,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着的,只有那曾经在肉体方面或精神方面受过痛苦的,才能得着:肉体方面,是指受人的逼迫;精神方面,是指良心上的绝望,即魔鬼从内外两方面要使你的内心软弱、胆怯、丧气,叫你不知道到底与上帝的关系怎样,并要指摘你的罪恶。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上帝只愿意住在这样战兢恐惧的人心里(《以赛亚书》六十六:2)。因为凡内心不感觉斗争的人,就不为他的罪恶所困扰,也不天天与罪恶奋斗,也不希望有保护者站在他的面前,这种人就没有领受这粮食的准备。这粮食是要饥渴的人领受,因为它乐于进入那饥饿的、常与罪恶交战,并渴望解除罪恶的人。 凡没有作这样准备的人,暂时就不要领圣餐,因为这粮并不是为着那内心饱足的人,它对这样的人是有害的。所以,如果我们内心想到并感到这种痛苦和恐惧,我们就会带着谦卑和恭敬的心来领受,而不会不存恐惧和谦卑之心胡乱来领受。我们不是常常配领圣餐;今天我有恩典,我就配领圣餐,也许明天不行,甚至在半年以内,我既没有愿望,也不配领一次圣餐。 所以最配领受圣餐的人,就是那些常被死亡和魔鬼所困扰的人。他们领圣餐,最为相宜,好使他们信心坚强,不怕任何灾害,因为上帝现在与他们同在,谁也不能把他们从他夺去;让死亡、魔鬼和罪恶来吧,这些东西都不能加害于他们。 基督准备设立圣餐,就是这样做的。他对门徒说,他要离开他们,如是他就使他们忧伤战栗(《马太福音》廿六:2)。当他说,你们当中有一个将要卖我,他又使他们悲痛(《马太福音》廿六:21)。你们想想,这岂不刺痛他们的心吗?诚然他们听了这话非常恐惧,坐在那里好像都是卖上帝的贼。基督只在使他们战栗恐惧忧伤以后,才设立圣餐为安慰,再抚慰了他们。因为这饼是忧愁之人的安慰,患病者的医治,垂死者的生命,饥饿者的食粮,和一切贫穷者的财宝。 (选自《马丁•路德文选》P116-118,马丁•路德著作翻译小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Read More

福音之美(约翰·派博)

​当连一点义都没有的罪人,站在一位完全自给自足又圣洁的神面前时,有什么命令会比听到:“盼望我的慈爱”更好呢?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每个人都像是受困于刮着大风的格陵兰冰山上的人,我们的情况非常危险,甚至我们可能要屏着气息,否则就会失衡掉进海里。结果神来到你面前,对你说:“我会拯救你,并在风暴中保护你。但是有一个条件。”我们的心一沉,因为认为我们满足不了神的条件。你的脸紧贴着冰山,你的手指紧扣着结冰的岩石,你感觉自己即将死亡。你知道,即使是开口说话,都可能使你掉进海中。你知道,你没有能力为神做任何事。 然后,祂提出福音的命令:“我的要求是,你要把盼望放在我身上。”现在我要问,难道这不是好消息吗?当一切都抓不住的时候,有什么事比把盼望放在神身上更容易呢?而这就是祂所要求的一切;这就是福音。 但这不只是一个对罪人的好消息而已,当神单单对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时,其实这也正是神的荣耀,为什么呢?因为当你把盼望放在祂身上时,正显示出祂是刚强的,你是软弱的;祂是富有的,你是贫穷的;祂是充充足足的,你则是两手空空的。当你把盼望放在祂身上时,显出你才是有需要的那一位,而不是神需要你(参诗五十10-15;七十一4-6、14);你是病人,祂是医生;你是森林中那干渴的鹿,祂是那涌流不止的泉源;你是那迷失的羊,祂则是那位好牧人。 福音之美,就美在这里,从这一个简单的要求中(就是“把盼望放在神身上吧”),我们听到了好消息,而神也得到了荣耀。这就是为什么神以那些“盼望祂慈爱的人”为乐——因为当人单纯地把盼望放在神身上时,祂的恩典就得到了荣耀,而我们罪人则得到了拯救。这就是福音所提出以神为中心的命令——不但是承认神是祂情感的中心,同时也是以神为我们情感的中心。 (选自《神喜欢》,王之玮译,改革宗出版社 Read More

真知识的成果(钟马田)

​真知识的成果是什么?首先,我们会在主里有喜乐。我的朋友啊,当我们认识主的时候,我们不单是信靠他,我们也在他里面喜乐。“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4:4)。教会里面最喜乐的人,一定是那些认识恩典的教义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因自称为有知识而自高自大,他们因为认识上帝,且领会他的大爱,就一定充满喜乐。 同样,他们会为了上帝的名大发热心,因而对失丧的灵魂充满怜悯。世上最伟大的布道家,正是持守恩典的教义的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对上帝有最清楚的认识。你晓得这个事实吗?在1790年间掀起的伟大的福音运动的初期,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加尔文派的。我不喜欢这种在圣经里找不到的称呼,但这却是简单的历史事实。今天海外流行一种概念,认为那些高举恩典信条的人都不作工,也不相信福音工作的重要性。为什么在海外会有这种概念呢?为什么人们会有这种概念?其中有点道理吗?如果有的话,那意思就是:我们自以为有的知识,根本不是知识。我们有的只是无用的理论上的知识,不是认识上帝的知识。人若认识上帝,他就一定要比别人更为上帝的名发热心,更看重上帝的荣耀,他会渴望全地的人都来亲近他,他也一定是个最活跃的传道者。他必然会是如此,因为他真正认识上帝,他也热爱那些失丧的灵魂。我们晓得,在18世纪期间,没有比怀特菲尔德更火热、更不辞劳苦地服侍上帝的人。 有真知识的人,必定热爱失丧的灵魂,也为上帝的荣耀大发热心。这一点不必再加以证明,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多希望我们真的认识他!就为了这个原因,上帝的儿子要从天上来到地上,要叫世人认识父上帝的荣耀。上帝的儿子甚至来到地上受死,也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们也该认识他们——圣父上帝、圣子上帝、圣灵上帝。假如我们能够这样认识的话,就能照着我们那有限的容器,活出我们的主的生命,也就能像他一样忍耐。“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赛42:3)。虚妄的知识常为我们带来偏见、傲慢,也不能容忍别人,求上帝怜悯我们。“你们应当有这样的意念,这也是基督耶稣的意念” (腓2:5,新译本)。耶稣是何等谦卑!让我们能表明自己是认识上帝的,不光是藉着我们对上帝的爱,也是藉着我们对邻舍的爱,尤其是对那些失丧的、软弱无知的、退后灰心的、在灵里作婴孩的、初信的和那些学习迟缓的。愿我们能对他们满有忍耐,正如上帝对我们满有忍耐一样。 (选自《清教徒的脚踪》,梁素雅、王国显等,华夏出版社。) Read More

当殷勤度日(麦克谦)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既盼望这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彼得后书三14 大多数人漫不经心,好像没有救主再来,火中的天国,或地在火中销化这样的事。这个城市的居民就像所多玛人,在罪中高枕无忧。他们没有足够的粮食,倒有足够的懒散。大多数信徒满不在乎,根本不盼望新郎的到来。因此,你要殷勤。要让他们的懒散激发你的殷勤。时刻小心,以免你沾染上众人的漫不经心和懒散。它们都是传染病。 你需要全力以赴。义人不仅仅得救(彼前四18)。你四面受敌——你的旧心,世界的引诱,魔鬼的网罗……全是你的敌人。很少人不经过危险的跌落,而到达天国的。如果你在阿尔卑斯山旅行,在岩石和悬崖间,你深知自己要全力以赴,以免跌落,摔断骨头。你的天路历程也该如此。 时间短暂:“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么?”(太二十六40) 如果你还没有到基督这里,时间就非常紧迫了。你就像一个长途旅行者,前面还有漫长的旅途,却睡到午后。他必须以双倍的速度赶路,你也是这样。即使你在基督里,时间也很短暂。你就像站在岗位上的哨兵,执勤的时间很短。不要打磕睡,要保持清醒。“你们要儆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太二十五13)。 如果基督发现你没有祂,那时你再殷勤也迟了。 当新郎来到时,愚拙的童女跑去买油,但已经太迟了。你们许多人也是等到太迟时才努力。当你在地狱里抬起双眼,或当耶稣来时,你要哭叫:“主啊!主啊!”但那时所有的努力都已太迟。船已离岸,你跑又有什么用呢?现在你殷勤,还有目的可寻。还有地方,门还是敞开的。“你们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 (选自《忠心的事奉》第九十篇,基督教改革宗出版社 Read…

悔改之恩(汤姆·华森)

信心和悔改是圣徒在今生不可或缺的两大恩典,他们会凭这双翅膀飞向天堂。信心和悔改维持人的属灵生命,犹如热能和地上的雾气维持自然界的生命一样。我要讨论其中的一个恩典,就是悔改。 教父屈梭多模认为,自己在阿卡狄奥斯(Arcadius,BC.378-408,东罗马帝国皇帝)面前最应该传讲的资讯,便是悔改。奥古斯丁(Augustine)会在临睡之前抄录悔罪诗篇,并经常读到泪流满面。悔改,永远不会过时;它正如工匠的工具,战士的武器,随时都要派上用场。我认为现今这时代所亟需的,就是悔改,而不是那些徒生争议及辩论的事。 悔改有除污、清洗的效果,不要惧怕这一服药方。正如屈梭多模所说:要击打你的灵魂,要击打它,才能救它脱离死亡。若我们对罪有更深的痛悔、能为其泪流满面,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这样,我们便可清楚地看见上帝的灵在悔改的水泉中运行,水虽被搅动,却是愈搅动愈清澈纯净。悔改的泪水能使罪干涸,能平息上帝的怒火,使敬虔得以滋长,使怜悯的窗户得开。在我们信主之初,若心灵的痛悔愈多,日后的懊悔就愈少。 信徒啊!你只为俗事而不为罪哀痛吗?属世的眼泪只是洒在地上,惟有敬虔的泪水将被保存在瓶子里(参诗五十六8)。千万别以为敬虔的泪水是多余的。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说,他生在世上就是为要悔改,别无其他目的。罪若不被淹没,灵魂就要被焚烧。千万不要说悔改难如登天,只要是美善之事,就值得竭力追求;一个淘金挖矿的人不会因汗流浃背而歇手。穿越困难进入天堂,胜过舒舒服服地下地狱。那些被定罪沉沦的人,上帝岂不是早已对他们传讲悔改蒙怜悯的信息,他们当时怎么回应呢?如今,即使他们的叹息呻吟上达天厅,泪水奔流泛滥,却已经是太迟了;他们的眼泪只能为自己的愚昧而流,再也得不到怜悯了。喔!朋友们,趁我们还在坟墓的这一边,就当赶快与上帝和好!明天说不定就是生命的尽头,我们今天就应当悔改!我们应该效法古代圣徒,鞭策灵魂,钉死贪欲,披上麻衣,期盼能穿上白袍。彼得受过泪水的洗礼,敬虔的宝拉(Paula,古教父耶柔米笔下的人物)像天堂中的小鸟,却为罪在尘埃中自卑痛悔。 除了我们个人的败坏之外,全地的悲惨也叫我们黯然泪下。先时的达官显贵,夫复何在?那曾在诸省中为王后的(哀一1),那蒙上帝之恩,使列国的禾捆围着我们的禾捆下拜的(创卅七7),如今,他们的尊荣岂不都如鸟飞去么(何九11)?我们无法预知前面还有什么严酷的遭遇,但乌云浓雾既已升起,恐怕惊天的轰雷即将临头,这一切岂不唤醒我们谦卑悔改的灵?天风已从四面八方吹来,我们岂可仍在桅杆上酣睡呢?哦!愿我们眼中的瞳人泪流不止(哀二18)! (选自《悔改真义》P7-9,蒋黄心湄译,改革宗出版社 Read More

专心祈祷(司布真)

“但我专心祈祷”——诗109:4 撒谎的嘴唇不断地破坏大卫的名声,但他不为自己辩护,他把案件呈上最高法庭,请那位伟大的君王为他伸冤。祷告是回答恶毒言语最安全的方法。诗人不用冷淡的态度祷告,他全心投在这件事上——整个心灵、每一分精力和心思都投入其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速速来到施恩宝座前。黑影本身并没有能力,因为它不是实体;照样一个人的祷告,若不尽心尽意,在痛苦和热切的渴望中呼求,也将归于无效,因为它缺乏推动的力量。如一位圣徒所云:“迫切的祷告就像一尊安在天堂门口的大炮,能把天堂的门轰开。”我们常犯的毛病是容易分心,祷告时任心思漫游,因此很难达到理想的目标。我们祷告时很难集中思想,这是多么大的罪啊!这使我们受亏损,也使我们的神受辱。想想看,如果一个人在王前一面祈求,一面却玩弄着羽毛或追打苍蝇,这种三心二意的态度,能使他得着什么呢? 坚持和忍耐,是本段经文所要表达的态度。大卫不只一次呼喊,然后就沉默不语。他情辞迫切的呼求,若不看见祝福就不止息。祷告不是碰运气而已,而是每天当作的事;它是习惯,也是工作。艺术家怎样全心全力绘画,诗人怎样追求完美的创作,我们也当怎样专心祷告。要浸透在祷告中,使它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份,要不住的祷告。主啊,求你教我们怎样祷告,使我们在祷告中得胜。 (选自《静夜亮光》,刘逾翰译,群言出版社 Read More

神始终掌权(司布真)

主是掌权者,而我们是服从者;主统管,我们服侍;主按祂的旨意行事,而无庸置疑地,祂的旨意成为我们永远的喜乐。请记得!神是宇宙真真实实的掌权者。我们决不要以为神只是极伟大的旁观者而已,却不会用祂伟大无限的能力来掌管诸事;绝不是这样的。即便是现在,神仍然掌权。因此,我们一面祷告说:“愿祢的国降临”(太六10上),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会祷告说:“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祢的,直到永远”(太六13下)。掌管宇宙的宝座上并非无人,神始终掌权,从不曾停歇。神是真真实实的大君王,并非徒有王权。政权担在祂的肩头上,统管的缰绳握在祂手中,甚至此刻祂仍向人说话:“你们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申三十二39)你可以清楚看见神已实现了祂的话(参路一51-52)。世事看似偶然飞舞旋风中的沙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全能掌权者时时刻刻统管万事,没有任何事被遗漏而随己意偶然发生,都在祂智慧的掌管中。愿一切荣耀都归给无所不在的、不可见的主! 神的国度一度显现给骄傲自恃的巴比伦王,这是一个永远长存的国,万国都要灭没,祂的王权要直到“万世万代”。大能君王才刚继位,转瞬就要交出王权,但神却无始无终地永远掌权,在祂没有世代交替。其他君王只能在国力强盛之时坚立,但倾刻间就被更大的强权所击溃。神至高掌权,没有任何权能大过于祂,反而都是由祂而来,因“神说了一次、两次,我都听见:就是能力都属乎神。”(诗六十二11)神必定永远掌权、不能被征服,历朝历代皆因后继无人而败亡,成为过往;但永生神不需要谁来继承,使祂名垂不朽。强大的帝国犹如不怕狂风暴雨、高耸入云的大树,却因内部早已朽坏而岌岌可危,终至摇晃而轰然崩塌。但至圣的神以全然公义、无误、无私、至善来统管万事;祂以至圣、至正、至忠、至真、至大的怜悯和永不止息的爱来安排照管万事。神国度中的一切都是最稳当的,因为祂的国全然正直;无所不知者的会中没有邪恶的酵,天上的审判席上没有丝毫的腐败,“神坐在祂的圣宝座上”(诗四十七8)。我们因祂的宝座是圣洁、永不挪移的而欢喜快乐。  亲爱的听众,让灵魂的眼睛再次看见,创世的头一天,神已经掌权;直到末日,神仍要掌权。无论何处都是神在掌管,即便在法老说出:“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出五2上)的时候,神依然掌权:同样地,当米利暗拿着手鼓高唱:“你们要歌颂耶和华,因祂大大战胜”(出十五21)时,神同样掌权;当文士、法利赛人、犹太人、罗马人将祂的独生子钉在十架上时,神仍然掌权;当天使天军在得胜中欢呼:“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诗二十四7)时,神一样掌权;无论灾难横扫全球或是太平盛世,神仍坐着为王,祂的宝座从未空缺,祂的权杖也从未搁置一旁,耶和华永远为王,也会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哦,可仰望如此宝座的快乐臣民啊!哦,有如此君王做你们的父的蒙福儿女啊!你们之所以是君尊的祭司,拥有稳固的尊荣地位和祭司的职分,是因为有这位永远得胜的君王稳坐在祂的宝座上。你不需要另寻一位领袖,因那至高的君王从未向高傲的仇敌投降。藉着祂的爱子行走在我们的金灯台之中,祂的右手托住我们的星辰。那保守以色列的,从不睡觉也不打盹。 (选自《上帝主权的恩典》,赵昕怡、林怡吟译,改革宗出版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