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评估旧与新(钟马田)

王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历代志下十8

这段经文所记载的历史事实,是犹太人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标明了犹太人历史,甚至整个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这段经文提醒我们,大卫和所罗门建立的王国,因为罗波安采取的行动而分裂为二:北国和南国,或者说十个支派和两个支派,或以色列国与犹大国。此处不仅是了解列王纪和历代志的关键,并且也是了解众先知书的关键。我们在此处得到的答案,可以为众先知在他们作品中提到的各种灾难、咒诅、祸患,提供解释。

单从历史的观点看,这事件颇值得我们探究,它里面所含的功课和警戒,也足以供列国参考。但这并非我讨论的焦点,因为新约主要关切的不是列国,而是个人。福音无意拯救每一个国家,而是要拯救各国各邦中那些相信的人。圣经只是概括地关切到人类因拒绝采取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以至于列国丧失权力和国势,造成人命的大量损失。但圣经真正关注的,是人灵魂的沦丧。所以我们情愿从个人而非国家的角度来看这事件。即使这样,我们还可能面临一个危险,就是仅仅视它为人类的智慧或生命的哲学。这可能是我们查考旧约时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圣经充满了生命的智慧,我们很容易只把它当成一本智慧书。由于它的道德教训和对人类行为所提出的规范如此完美,无与伦比,我们很容易只看到这一点,就停留在此,而不再作进一步的探讨了。

旧约被称为最完美的智慧文学,可说当之无愧。但旧约的价值不限于此。旧约是神的启示,祂将祂自己、祂的旨意和祂的作为启示给我们明白。这不仅包括道德论述,而且还启示了属灵真理和永恒价值。换句话说,圣经不仅告诉我们该如何生活,如何发挥生命最大的价值,最重要的是,圣经将神启示出来,好使我们能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

因此我们从个人而非一般的观点来探讨这特殊事件时,不可只停留在某些概括的真理上,因为这些真理同样可以在世俗文学中找到。这一类的功课包括选择正确朋友的重要性,倾听长辈的意见,尊重他们的判断和智慧,放纵情欲的危险,以及 的道理。这些都有其价值,也很重要,但圣经不是装备我们面对人生,圣经的主要目的是预备我们面对永恒。

此处这个旧约故事也是一个比喻,教导我们一个至高的真理:我们的灵魂与神之间的关系。让我们来看这个故事。

故事本身很简单而直接。年轻的罗波安接续他父亲所罗门作王,开始面对人生。他自然有自己的看法和心愿。他最大的渴望是独揽大权,统治整个王国。为了统一全国,他迫切需要百姓的支持和效忠。对一个国王来说,有这种强烈的愿望也无可厚非。值得注意的是,他一开始就面临两种达此目的之方法。第一个方法是由那些听从耶罗波安的人和老年人提出来的,另一个方法则由一些少年人所提出。我盼望你们注意到,这两种方法其实殊途同归。差别不在结果,而在过程。老年人实际上说, 少年人也说同样的话。区别在双方达成目的之方式各有不同。

请注意这两种建议提出的先后次序。罗波安首先听老年人的意见,这并非偶然,也不是毫无意义的。他在拒绝了老年人的建议之后,才去征询年轻人的看法。我们都知道其结果。耶罗波安和跟随的人第三天来听王的回音,王却口出恶言,粗鲁地对待他们,并且威胁将加重他们所负的轭,比他父亲所罗门在世时还严苛。结果王国从此分裂为二,战祸连连,最终导致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这是故事的大要。

请容我不惮其烦地指出这事件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类似之处。我们进入人生的方式与罗波安一样。我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我们都有目标,都渴望轰轰烈烈地过一生。我们向人生发出呐喊。正如罗波安想要统一天下,我们也渴望把生命的潜能发挥到极致。当然每一个人表达的方式各异,但基本的观念是一样的。有人追求幸福、快乐。有人追求知识、真理和悟性。也有人直接谈到人生和生活。另外有人说得更确切,他们追求的是认识神、讨神喜悦。所以我们或多或少都珍惜着一些梦想,暗藏着一些野心。

或许有人会说,我这番话未免太高估人了,今天许多人对生命根本无所企求。我无意对此展开辩论,但我必须声明,如果我们证明(我们确实能够证明),那些对人生充满期盼的人,最终尚且难逃失败的命运,更何况那些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尝试的人呢?他们的绝望和无助岂不更明显、更可悲吗?

就和罗波安面对两种建议一样,我们也面对着两种方法,两个可能性。一方面是圣经的方法,另一方面是现代所推荐的方式和思想。请留意这中间的类同性。差别还是在方法上。从某方面看,圣经和世界都提供我们同样的东西。没有人会故意走上岔路,或故意把生活搞得一团糟。世界总是以我们的良朋好友姿态出现,要帮助我们完成心愿和目标。圣经则指示我们如何得到丰盛的生命。差别是在方法上。两者都答应要替我们带来生命、真理、幸福、快乐和我们所想要的一切。

通常老方法总是最先被提出来。在英、美等所谓 长大的人,从小就听到有关神、耶稣基督和救恩的事。我们若决定拒绝这些教导,就会开始转向世界和世界的思想。可悲的是,这样做的人不计其数。罗波安的历史一再重演。为什么人类不断拒绝圣经提供的指引?为什么人类情愿采取另一种建议?我们可以从罗波安的例子找到清楚的答案。这本身可分成两个主要的问题:

1、罗波安为什么拒绝老年人的建议,而选择听从那班年轻人?只用一个词就能道出答案:偏见。他接受少年人的建议,是因为他们所见与他略同,证实了他的看法不错。初看之下,罗波安似乎是一个心胸开阔,满有智慧的人。他把问题带到老年人那里,他似乎有意虚心求教,衡量双方的意见和证据,再作出一个平衡的决定。他向老者请益,显示他颇有智慧。但经文的记载让我们看见,事实并非如此。 (代下十8)是一明证,王对耶罗波安等人的粗鲁回答,更证实了这一点。罗波安对老年人的劝告不屑一顾,他仓促地接受了少年人的建议,因为后者完全符合他自己的感觉和想法。他并未仔细考虑整个情况,只一味投已所好。他被自己的感觉、欲望、野心牵着鼻子走。换句话说,他受个人的偏见左右。这岂不是很明显吗?他的粗鲁、急躁、自大,都在显露他未经仔细思考和诚实判断,完全被偏见和先入为主的看法所辖制。他并未真正思考老年人的劝告,只是因自己不喜欢就断然拒绝。由于少年人的建议听来顺耳,正合他心意,他就毫无犹豫地接纳了。

我们岂不该诚实地省察自己吗?那些在教会外面的人确实想要我们相信,他们决定留在教会外面,是经过一番诚实的思考,正反两面都考虑清楚了。他们企图让人相信,他们对基督教已作过周详细密的考量,看清了其中的错误和缺点,所以他们决心放弃基督教,改去探讨其它观点和信仰。从表面上看,他们和罗波安一样,似乎又聪明又能慎思明辨。然而确是如此吗?朋友,如果你还不是基督徒,请容许我问你以下几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是基督徒?你能对自己的立场和态度提出任何理由吗?你真的对基督教有所认识吗?你确实考虑过,并且尝试过吗?你有何反对的意见?除了一些松散、泛泛的论据—-例如教会中有一个假冒为善的信徒或你听说某人居然自称是基督徒—-你还有其它根据吗?我提出这些问题,不是因为我对某些人之底细摸得很清楚,而是因为我对自己知之甚详,知道人心的诡诈。人类很狡猾地谈到 如何证明了这,证明那,现代知识如何验证了其它事物,但你若仔细盘问,他们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事实本身所知有限,不过是在重复一些笼统的句子罢了。你能诚实地说,你对宗教未存任何偏见?若真是这样,请容我提醒你,这表示你从未对宗教或信徒出言不逊,你愿意用公平、耐心的态度去聆听,你一方面愿意承认它得胜和成功之处,一方面也能对它的失败一笑置之。你办得到吗?可惜大多数的情况是,仅仅根据自己的偏见,在还未仔细聆听之前,就以轻蔑的态度,把宗教排拒在千里之外。

但这并未答复问题,反而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偏见?我们如何解释偏见的存在?再回到罗波安的例子。他接纳年轻人的意见,只不过因为这与他的偏见不谋而合。偏见的起因只有一个:骄傲。我这样批评是否太苛刻了?不妨观察事实,研究一下罗波安的个性,特别是这句话, (代下十13)。他为何如此粗鲁无礼?为何以傲慢的态度回应老年人的劝告?因为他感觉受到侮辱。其实耶罗波安和跟随者以及老年人所提出的建议,基本上很合情合理。罗波安为何勃然大怒?是骄傲在作祟。骄傲总是使人感觉受辱,而不禁生出愤慨。我们不难想象罗波安因这个建议而恼怒。我认为他的心思一定是沿着下列两条路线转动:

第一,他认为若是接受建议,无啻承认他从父亲继承来的立场有误。那些人要求减轻他父亲加诸他们身上 ,罗波安若接受建议,岂不等于承认他们所言不虚,他父亲确曾苦待他们,而他若不依照去行,就与父亲成了一丘之貉?他可不打算买这笔帐。如果这些人的请愿纯粹是正面的,未暗示有任何错误之处,未暗示罗波安负有责任,或许他还可能接受。但事实并非如此。请求本身明显地指出,这些人是对的,而罗波安显然有错。

这个建议伤害到他的自尊心,另一个原因是,它贬低了罗波安作为君王的威严。他指望百姓服事他,对他效忠,但不是以他们的方式,而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不,他绝对不会纡尊降贵地迁就他们的条件和价码,不管那些条件听起来多么合理。他是谁?他何必屈就这些平民百姓?这未免太没有骨气,有失一国之君的风范。竟然要他以人君的身份去听老百姓的意见,允许他们推派代表抒发已见,或要他根据别人的建议而非自己的想法来达成目标,甚至要他承认自己有误,或自己的制度有缺欠—-这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多么可耻啊!除了那些缺乏骨气、已进入返老还童阶段的老人之外,相信没有人会这样建议的。不,他情愿尽失民心,心不能任凭他们摆布。他一定得胜过他们,绝不让自己的尊严任人损害。

显然罗波安的自尊心在这几方面遭到打击,因此他拒绝老人的建议,而采纳了年轻人的进言。偏见的来源总是能追溯到骄傲,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宗教方面的偏见层出不穷。人类为什么反对宗教?为什么拒绝那应许能带给他们生命、喜乐、快乐、真理知识的福音?为什么人类对宗教嗤之以鼻?为什么这个能为相信的人带来生命和救恩的福音,却被视为笑柄?对罗波安的分析多少可以提供一些答案。

人类觉得福音最叫人难以忍受、感到屈辱的地方,就是它要求人悔改,承认自己是罪人,犯了错。福音侵犯了我们的自尊,因为它声称我们都有罪,而且还要求我们承认自己有罪。天然人最厌恶、最忍无可忍的,就是圣经对罪的观点。我们都愿意承认自己有待改进之处,但却不肯承认自己的不堪—- (诗五十一5)。我们随时预备好向前迈进,更上一层楼,却憎恨这个要求我们 (约三7)的福音,因为这表示我们已经无药可救,毫无盼望。我们并不讨厌一个论及爱和赦免的福音,但我们厌恶恩典的福音,因为它显示我们完全不配得到这爱和怜悯。我们愿意根据已经有的继续努力,然而福音却告诉我们,我们拥有的一无所值,我们必须重新被造一次,这真叫人懊恼,就像法利赛人被耶稣基督的教训激怒一样。福音把我们看作绝望的罪人, (罗三10,23)。法利赛人拒绝基督,最终将祂钉十字架,因为祂指出他们的罪;今日人们拒绝基督,拒绝福音,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他们情愿接受相反的教训,因为后者会阿谀他们,对他们赞赏有加。

福音不仅指出我们的错,并且宣告说,我们只能透过它得救。我们必须接受福音。但是为什么福音如此惹人厌烦,遭到排斥?简单说,因为福音点明了我们所作不到的事。摩擦于焉产生。我们对自己和自己的能力充满自信。我们想要救自己,而且认定这不成问题。我们把信心建立在自己的能力、世界、知识、科学和一切科技成就上。我们宣称可以找到神,可以制造一个新世界、新社会、新秩序,可以凭自己找到幸福、喜乐和真理。福音竟然说,我们若要进天国,就必须变成小孩子的样式,这未免太侮辱人了!我们只能无助地向别人求救,即使祂是神的儿子,这岂不是太小看我们了?要相信祂实际上为我们死,代我们受刑罚—-这对不学无术之辈或许还说得通,但对我们这些二十世纪的文明人,简直是奇耻大辱。太无可思议,难以想象了!我们只能视如敝屣,一笑置之。

我们都喜欢听一种教训:告诉我们如何自救。人因对自己和自己的能力有信心,所以拒绝福音。由骄傲而产生的偏见使人拒绝从神手中领受那最大和最终的好处。

这正是罗波安拒绝老年人的劝告,采信年轻人的进言之主因。如果你还不是基督徒,这岂不也是你的写照?但愿你以诚实、公正的态度面对这事实。看出你的问题,厌恶它,然后彻底抛弃它!

2、让我把另一面显示给你看,指出为什么罗波安应该采取完全相反的措施。让我们来思考为什么他应该听老人言。我们若仔细衡量当时的景况,而不是盲目地凭偏见下判断,就可清楚看出个中原因。

当然最先劝告罗波安的那一批老年人,其年龄和经验都足够对他产生影响力。我并非说年龄总是有利的,因为历史公平地显示,历来多数大复兴都是透过年轻一辈产生。只盲从地依循旧有的一切,实在是愚昧之举,没有什么比一成不变地墨守成规更有害心灵。但反过来说,完全忽视过去,抛弃传统的一切,也是最不智的行为。一个信念若持续了几世纪之久,并不能证明它一定是真理,但至少值得我们在将它抛弃之前三思而行。对罗波安而言,那些老年人的年纪、经验、智慧似乎不值一顾,只会贬低他们的身价。他们属于过去的年代,已经落伍了,其高龄本身就证明他们的看法一定不合潮流,必然有误。

我毋须指出这也是现代大多数人对宗教的态度。他们认为宗教是过去黑暗世代的事,如今世界早已脱离那个时期。他们的理论是,宗教已经存在如此长久,这事实本身就暗示其可能弊端百出。我们自认异于古人,而且优于他们,要去相信他们所信的,显然不合时宜。于是我们悍然拒绝。除了宗教,这原则也适用于其它领域。一个人不论在生意或专业上,若因某种劝告是基于前人的知识和经验,就断然拒绝,那么他不仅愚昧,而且必失败无疑。当然,他如果能证明过去一切知识和经验与他的情况或问题毫无关系,那么他这样作还情有可原。例如我们并不关切古代人有关飞行、电信等科学领域的见解,对胸无点墨之人的意见也缺乏兴趣,这是很合理的。

但论到宗教是否也如此呢?人生的难题,有关幸福、喜乐、道德、纯洁的问题以及对真理的认识等,是否也如此?历世历代以来,人类所关切的事物和你关切的一模一样,你的问题就是他们的问题,你的心愿就是他们的心愿。你若只因这些证据是自古就有的,而一味加以排拒,就太愚昧无知了,而且缺乏科学精神。至于证人呢?历史上那些不断对我们说话或耳语的声音又如何呢?看看他们!亚伯、亚伯拉罕、雅各、摩西、大卫、众先知、使徒、奥古斯丁、马丁路德,他们都以拿撒勒人耶稣基督为中心。难道这一切对你毫无意义吗?你能对这些见证无动于衷吗?你能轻易拒绝千百年来一直稳定而不变地向人类发出的邀请吗?历来无数人因接受这邀请,而成为世界所见过最高贵的灵魂。这邀请是从掌管人类和历史的那一位发出的。难道你因某些反复无常的现代作家之言谕,而漠视这一切见证?如果你认为可以自寻快乐,而视过去一切最荣耀、最令人鼓舞的事迹为错误和虚假的,那么你可得严肃地重新思考你的立场,这也是一切拒绝耶稣基督福音的人之立场。教会和基督徒的传统能持续迄今,这本身就足以把人从罗波安式的愚昧行动中救出来。

罗波安理当听老年人的建议,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建议基本上是合情合理的—-不但公平,而且言之有物。不论是由老年人或年轻人提出,这个建议都应该受到国王赞赏。真理本身大过提出真理的人,后者的责任不过是指明真理,带领人到真理面前。令人惊讶的是,罗波安竟然感到还需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见。这个建议已经很清楚易晓了,百姓所受的苦理应得到纾解,错误的政策理应得到纠正。他们没有任何推辞的借口。百姓的要求绝对正确合理,罗波安居然未看见这一点,而决定采取相反的行动,这实在不幸。

福音和其救赎之道也是如此。让我们再对福音作一番思考,不是从我们喜欢或感觉的角度出发,而是从真理、历史、公义的角度看。福音对我们的罪之谴责是否有理?福音暴露邪恶,揭穿面具和谎言,难道不对吗?难道陈述生命真理,揭露弊端,是一种罪行吗?福音将你的真相告诉你,揭露你心中隐藏的事物,直指你灵魂最深邃之处,难道不对吗?你的生命真如你所声称的那样吗?你对自己真的心满意足吗?你敢将你的思想、欲望、疑惧复印成册或显示在银幕上吗?你难道未意识到自己里面的虚假、丑陋、冷酷?你岂不是承认自己表里不一吗?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岂不是一语中的?你岂不是能和查理卫斯理(Charles Wesley)一样说 ?即使你最光鲜亮眼之处,是否也掺离着一丝乌云?圣经所说的这一切,岂不公平而公正?那么你为何还抗拒、厌恶它呢?你何不感谢神赐下这样一本诚实无伪的书?它坦白道出你的真相,从不用花言巧语讨好你,从未说出一些连你自己都知道所言不实的溢美之词。

圣洁永活的神要求我们谦卑下来,披上麻衣,在灰烬中悔改,难道这要求太过分吗?若是作在人面前,或许还有失公允,但圣经要求你面对的是神!圣经告诉你,你永远无法靠自己的努力来到这样一位住在永恒光中的神面前,这是否羞辱了你?圣经说你必须采用神的救法,不论你是否明白祂的方式,难道这也使你感到屈辱吗?你的一切努力无法使你站在神面前,你必须穿上神儿子的义,祂就是那无瑕疵的羔羊,为你的罪而死,难道这样说也冒犯了你吗?祂为你一生所订下的蓝图,岂是软弱、枯燥、平凡无奇的?再读一遍登山宝训,看看众圣徒的生平。你还能反驳福音和它所采取的方式吗?那是神自己的真理—-祂单单在福音里将自己启示了出来。

是的,罗波安应该听从老人言,因为他们年高德劭,所提出的建议不但无懈可击,也合理公正。若有人从旁顺水推舟,加以鼓励,罗波安很可能会接纳,因为这建议应许他能一偿宿愿, (代下十7)。这正是他心向往之的。但他却一口拒绝,因为他自己有一套锦囊妙计。你知道后来的结果。他因拒绝正确合理的建议,最终难逃失败。何等可悲啊!圣经一再教导、描述这一类的事。事实上,这是圣经从头到尾的整个信息。如果人类能救自己,神的儿子何必来呢?但人类无法自救。他尝试过一切法子,都无功而退。他找不到幸福、平安和喜乐。他也找不到真理。他无法靠自己的努力认识神。现今世代就是最佳证明—-尽管知识爆炸、财富和权力充斥,人类却依然不知所措。不,人永远无法自救。只有一个得到真生命的方法,只有一条通往幸福和快乐之道,只有一种生存方式,只有一个认识神、得以称呼祂为父亲的方法,只有一条胜过死亡、通往天堂之路,就是透过那位说 (约十四6)的拿撒勒人耶稣,神的儿子。你在祂里面不仅可以如愿以偿,并且你的收获将远远超过你所求所想。

哦基督,你是我一切所慕,在你里面,我所寻获超过一切。

不妨回去询问众圣徒。他们会告诉你,他们也曾依靠自己和自己的能力,但他们并未找到平安、安息、喜乐或对神的认识。现代人对这一类事着墨甚多,企图明白那无限的事物,但他们找到了吗?你找到了吗?请记住,只有一个法子。承认你的罪,在神面前谦卑下来,接受祂透过耶稣基督所赐下的救恩,把你自己交托祂,你就会在生活中享受到平安、喜乐、能力和自由,你能够有把握,知道你和神之间已经和好。现在就这样作吧!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