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个问题(钟马田)

约伯回答说, 约伯记九1-2

我相信一般人都同意,在生命中大多数领域里,提问题是一门最大的艺术。不论你研究任何一个题目,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关键的重点上。我区分好学生和坏学生的方法是,好学生能够分辨何者无关宏旨,何者攸关重大。作学问的艺术就是知道如何避免 —-也就是说,知道如何分辨轻重,挑出有意义、有价值的部分。例如一个辩护律师在陈述他的案件时,他真正的本领是表现在专注于最关键的因素和事件上;他的整个目的是把陪审员和法官的注意力导向显著的要点。一个成功的辩护律师必须有某种直觉,能够从简报中立刻抓出重点。或者以医生为例。他可能发现许多事实和细节,但作医生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能从其中分辨何者意义非凡,何者可以置之不顾。其实不论那一个领域都一样。好的讲员只强调重要的原则。我听过最糟糕的讲员是一个有相当知名度的人,他这方面却很失败。虽然他对那个讲题很拿手,但由于他轻重不分,在旁枝末节和中心论点上花费一样多的时间,所以被视为差劲的讲员。演讲的秘诀在撷取主要的中心原则,然后有条不紊地呈现出来。不论我们看待生命的那一个层面,首要之务就是熟练发问的艺术。换句话说,你若要阐释一个立场,不论面对的是法律案件,或诊疗室里的病人,或坐在下面听演讲的听众,不妨先问自己,到底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有密切关系。整个秘诀在于提问题的技巧。

有关人生的问题也是如此。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事之一,就是知道该问什么问题。我们已听过太多问题,人类本身就充满了各样问题。生活的艺术乃是知道该问什么,该强调什么。这在今天尤其困难。现代生活充满困惑,这是无庸置疑的。从某方面说,世界从未如此叫人迷惑过。到处都是疑问—-我们从报纸、书籍、杂志上读到层出不穷的问题。整个世界不断冒出新问题,现今世代最艰难的事莫过于分辨何者举足轻重,何者不值一提。

今天我们的生活中有什么是重要的?什么应该放在最优先的地位?这是问题所在。我省视自己的生活,观察这个充满问题、难处、考验的世界,到底该从何处着手?我认为最难的就是将所有问题一一梳理清楚,然后决定那一个问题最重要,应该优先处理。今天最难作到的,就是面对真正、最终的问题。据我了解,在传福音和教导圣经信息时,首要之责是将人的注意力导向最基本的问题。有人说,今天教会的责任是重申别人提出的问题。你可能很熟悉那些问题—-有关经济、社会、战争与和平等层出不穷的问题。也有人主张,教会的责任是表达对这些问题的观点。但现在我要指出教会真正的责任和圣经主要的信息是什么。我认为圣经和教会的基本职责就是提出与人类最息息相关的问题,将人类的注意力导向这些在属世生活的旋涡中已逐渐遭到遗忘和湮没的问题上。

换另一种方式说,现今的潮流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人类问题的徵状上,而非问题本身。你若阅读书籍报纸或收听广播、电视上的讨论,会发现那些知名的专家和科学家纷纷对人生命的问题大发议论。他们提出各样问题。从圣经的角度看,他们的缺点在只专注疾病的徵状和现象,却不关切疾病本身。换句话说,现今世代的危险是过度重视事实,却忘记或忽略了造成事实的起因。圣经和福音的整个论点是,世界上只有圣经的信息能同时解说弊端和指出肇因。唯有在圣经里,我们可以回到最优先的原则上,面对人生的基本问题和其成因。

因此没有什么比知道如何提出第一个问题更重要的了。我们正研讨的这段经文提供了正确的答案, 我不必多费时间指出,这问题早在人类历史的开端就出现了。我们往往成了这世代的奴隶而不自知,我们以为除了二十世纪,就没有其它世代存在过似的。我们已经习惯这样的说法:古人和现代人大不相同,我们是一代特殊而独立的人。因此人们很难相信,今天的问题早在古老世代就被一个名叫约伯的人提出来了。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它可以用另一种方表达:人怎能来到神面前呢?人怎能对神说话?人怎能与神同住?人如何找到神?如何到达神那里?如何与神沟通、相交?这就是此处的问题—-一个人在他与神的关系上能作什么?

我把这问题放在你面前,因为这是现代人面临最攸关重大的问题。但愿现代人能把自己熟知的一切事物暂时搁置一旁,等解决这个问题之后再谈。当然我知道会有不少人出声抗议。有人一听到这问题,就立刻反驳说,

也有人说,这个问题太自私了。 他们又说, 这是另一种反对的声音。

也有人认为,如今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人与神的关系,而是人与人的关系。他们说,

另外也有人很严肃地说, 他们说,

我们如何回答这些质问?让我用圣经的话语来回答这些持反对立场的人。 此处有一个绝佳的答案:这是人类唯一早晚要面对的问题。我承认今天世界充斥着各种麻烦和祸患,没有一个传道人能说,这些问题无关紧要。它们有其重要性,但我必须指出,只有约伯提到的这个问题,是每一个男女早晚要面对的。我也许永远不必面对核子武力的问题;它确实存在,但它不一定会对我造成实际威胁。这一类危险可能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不一定会波及每一个人。但约伯所提出的,是每一个人早晚得面对的问题。

人生在世上,并不是自己的选择;我们行径世路,却无法控制所生存的世界。我们的时间是在神手中。不论我们喜欢与否,相信与否,事实是有一天我们都将离开这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约伯所发出的那个古老问题,就在那里迎接我们—-你与神的关系。你或许还记得有几位诗篇作者对此主题作了极精采和贴切的论述。诗篇描述人如何逃避神,偏行已路,最后总是得回来,因为人无法躲避神。 一诗里,有这样的句子: 人类企图逃避这问题,但是圣经的信息是,无论你逃到高山或下到深海,逃往东、西、南、北,有一天你还是得回来,那里只有神和你,届时你就会开始明白约伯提出的这个首要问题, 亲爱的朋友,我把这个刻不容缓的问题放在你眼前,岂不是合宜的吗?

如果这个问题是绝对真实的,既然无法逃避,就必须先解决。但此处我们必须加上第二个原则:不仅有一天我必须面对这问题,而且我永远无法知道何时得面对它,这使得整件事更加紧急了。

让我举例说明。我已经提过,将来世界的纠纷和冲突只会越演越烈,爆发核子大战的危险与日俱增。但我们中间很多人可能一生都不会遇到这危机。你或许说,十年、十五年之后,人类可能在一场惨烈的战争中动用核子武器,但届时你可能已不在世上了。我认为这些问题都是有条件的,不确定的,但有一个问题是绝对确定的。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得面对它,但每一个有智能的人都应该从这个问题着手。如果我知道自己还有二、三十年可活,我可能推延一阵子再来思考这问题。但我无法预知,也没有任何人能预知自己的年寿。我们活着的人,每一天都面对着死亡的可能性—-我们可能今天还在,明天就消失了。 这是圣经发出的问题。生命何等变幻无常啊!既然人世多变,我随时可能面对这问题,我就应该优先考虑它。既然这件事发生的时间难以预测,它就显得格外重要。

最后还有一个理由值得考虑。 是再紧急不过的问题,因为有许多事必须靠它来决定。这是最重大、最首要的事。看看有多少事是取决于它的答案!看看今生今世有多少事物受这个答案影响!预测未来并非我的职责所在,但我们确实知道有些事一定会发生,例如疾病、老迈或许还有失望、战争以及经济萧条带来的饥饿等,这些事都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每一个人在今生都必须自问, 此处的答案来自圣经,而且可以从众圣徒的经历中得到印证。一个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才能面对人世的荣辱变迁。例如使徒保罗,他虽然历经沧桑,受尽各种迫害和考验,但他在苦难中仍然说, 他又说, 这样一个遭遇坎坷、饱经患难的人,却仍然保有他的镇静、平安和喜乐。

如果这些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会如何回应?回答这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先回答约伯的问题。一个不相信福音的人,如何面对疾病、悲伤、亲人死亡、财产损失或人生的逆境?不妨看看报纸上的记载。生活中没有神是行不通的,即使在今生今世也窒碍难行。真正度过此生的方法乃是回答约伯的问题。你若知道这个问题对永恒的影响,就会更清楚地明白这个问题牵涉多广。如果圣经所说属实,如果圣经的信息正确,那么整个人类的永恒命运就取决于他如何回答约伯这个问题。人如何在神面前成为义?我必须面对祂,受祂审判,我永恒的命运取决于我站在神面前的时候,祂是否能对我说, ?如果我失败了,就会面对另一种局面: 还有什么比这更紧急的呢?还有什么问题能凌驾在这个问题之上呢?生命取决于它。死亡、永恒、永远的存在都由它来决定。因此我要奉神的名和圣经的权柄说,把别的问题暂时搁置一旁吧!忘掉它,单单面对在神面前称义的问题。你是否已预备好迎见神?一旦你被置于圣洁的神面前,你会对祂说什么?

有一种答案经常被人提起。有人说, 也有人说, 他们认为这样就比大多数人高一等,至少他在努力改善自己在神面前的地位。

答案仅止于此吗?你若与任何人谈论约伯的问题,恐怕都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你若问一个人, 我知道你会得到什么答案,

这些答案却是错误的。从某方面看,圣经最伟大的信息之一就是告诉我们这一点。你是否留意到约伯的话,他告诉我们这一切答案都不正确。听听他在第二十节说什么: 我们的良知岂不是在谴责我们吗?当我高谈阔论,大放厥词的时候,我里头有一个声音在责备我,每一个活着的人里面都有这种内部侦测器,都知道良心正在谴责他,指控他说谎。没有人能真正满足自己,更别说满足神了。一个人若诚实地看自己,就知道他里面一无是处,当着人的面侃侃而谈、据理力争,是一回事,但你独处时,反躬自省,就会看见自己的不义和缺乏。如果我胆敢当着神的面自称完美,我自己的口都会出声谴责我。

还有一件事极其重要,这也是最后一个难处。 (伯九32)。这时我们的立场失败之处就披露无遗了。这不是比别人好一点的问题。神的标准不是要人尽量仁慈,热心宗教,或从事慈善工作—-神的标准是一个永恒的标准。人类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与神亲近,与祂交谈,这也是约伯的问题。祂在那里? (伯二十三3)。我无法找到祂,祂如此遥不可及!如此伟大壮严!祂的能力强大无比,我却如此脆弱,不堪一击。此外,我还得面对神的圣洁。 (约壹一5)。光明与黑暗毫无妥协之处,真理与谎言也势不两立。敌对双方之间是没有媒介的。圣经如此描述神, (来十31)。让我们以虔诚敬畏的心接近祂, (来十二29)。

我越来越相信,今天世界和教会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对神的认识贫乏到可悲的地步。我们忘了神的属性,祂的圣洁,祂的本质。我们若清楚神的本质,就会用手掩口,不敢出声,因为神是圣洁的。 (伯九30)仍嫌不够。即使我穷毕生之力来洁净自己,也无法洗除我一切罪污。神能看透人的每一个思想和念头。祂知道我们每一个未表达出来的欲望。祂告诉我们,一个不正当的眼光和一个不正当的行动,是同样败坏的。神能视透人最深之处。祂看的不仅是我们的行动,而且是我们的本质和我们有罪的光景。

历代以来人类一直企图回答约伯的问题,但都功败垂成。它只有一个答案,今天我有幸奉耶稣基督的名告诉你们。 在神锐利的眼光下,我还有什么盼望?不妨将X光无限扩大,那就是神的眼光。我在神面前有何盼望?只有一个答案,就是圣经的答案。约伯有此呼求 (伯九33)。但愿有人能出面作和事佬!但愿我有一件袍子,穿上以后就能站在神面前,这样祂只看见袍子,而见不到里面的污秽邪恶。

感谢神,这正是荣耀福音所提供的信息。神已经差遣祂独生儿子拿撒勒人耶稣到世界上来。祂来,是因为人无法靠自己在神面前称义。为了使人称义,祂作了一件大事—-承担你我的罪孽和失败。祂来到问题的中心和我们一起进入漩涡,与我们联合,担当我们的罪。神已经在祂身上应付了这罪。 (林后五21)。我在面对神之前,必须有神的性情。我必须除去这一切罪恶污秽。而这样作只有一个方法—基督用祂自己的义来覆蔽我,祂甚至应许要牵着我的手,以极大的喜乐,将无瑕疵的我引介给神, (罗一17)。神在基督里的义已经赐给每一个信徒了(参考罗五15-17)。这是神的方法,也是唯一不可少的方法。

让我最后问你这个问题: 语气再紧急一点:你今晚若必须站在神面前,你将说什么?你以为可以指着你的记录说, 你以为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和义吗?你只能作一个请求,你务必这样作,就是转向神的儿子说,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惟你流血,替我受伤。

你在神面前唯一能作的,就是看着祂说,

(注:本讲章系一九四七年在西敏寺教会所讲。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