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家庭教会与世界宣教家对话:全球基督身体中的中国教会

北京“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会议系列报导(二)
基督时报 王新毅 更新时间:2011年12月02日 09时10分24秒

http://www.christiantimes.cn/upload/article/201112/02/2011120209091838.jpg
【基督时报】11月12日,曾提出著名宣教策略“10/40之窗“的世界宣教战略家鲍乐森(Luis Bush)访问北京,藉着“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会议与来自中国各地数十位的家庭教会领袖共同分享对话,探讨中国教会的成长发展与异象梦想。基督时报网站同工亦现场见证了这一颇具意义的会议。
当天的会议一开始,北京锡安教会主任牧师金明日牧师代表中国教会致辞,他回忆说,2002年时鲍乐森博士首次访问北京,与中国教会领袖共同举行了“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的论坛,直到今天已有大约10年的时间,“鲍乐森博士作为世界福音主义运动的重要领袖,中国教会与他的相遇一直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灵感。我相信这次鲍乐森的访问也能够带来中国教会与世界教会更好的沟通和合作。”
接下来,在题为《全球基督身体中的中国教会》主题发言中,金明日牧师介绍了中国教会的情况和未来所面对的六大挑战。他首先强调说,要把中国教会放在全球教会中用这样的视角去看待。“普世的教会是耶稣基督的身体,中国教会是其中的一部分,基督是这个身体中每一个部分的所有者。圣经说,身体中一个肢体受苦,全个身体也受苦;一个肢体得荣耀,全个身体也得荣耀。保罗也说让我们彼此担当重担如此就能成就基督的律法。”所以,“全球基督身体中的中国教会”是中国教会和普世教会一同要关注、探讨和完成的一个课题。
http://www.christiantimes.cn/upload/article/201112/02/2011120209262640.jpg
在11月12日“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的论坛上,金明日牧师代表中国教会致辞。(图:基督时报/彭婷)
http://www.christiantimes.cn/upload/article/201112/02/2011120209411454.jpg
金明日牧师当天发言题目为“ 全球基督身体中的中国教会”。(图:基督时报/彭婷)
http://www.christiantimes.cn/upload/article/201112/02/2011120209142389.jpg
鲍乐森相信中国教会的发展对世界基督教的未来十分重要。(图:基督时报/彭婷)

3个30年:中国教会与全球教会从孤立到交流俱增
说到中国教会走过来的过程和未来的发展,金牧师按照时间划分为3个30年:
1949-1978:作为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中国教会却与整个身体孤立的时代
由于当时的特殊情况,许多国外的宣教士和宣教机构都被驱除,之后中国基督教也处于从全球基督教的网络中被隔绝的情况,无论是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都面临着这样的境况,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时,即使是三自教会也面临着非常艰难的环境无法生存下去。这时,普世教会对中国教会的事奉主要是两种:一个是祷告,一个是观看。
1979-2008年: 中国教会与整个基督身体部分结合的时代
中国改革开放开始,中国教会也在经历了第一个30年艰难的试炼之后进入到第二个阶段。这时,福音在中国开始神奇般得传播,首先是在农村,然后逐渐城市中的教会也开始开放,就城市中的三自教会首先开始开放,接着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城市家庭教会也开始逐渐开放。
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和深化,普世教会对中国的服事也开始进入到新的阶段,首先是运输圣经和福音小册子等资料,接着开始派遣宣教士、建立教会、提供短期培训等。同时,普世教会非常重视社会服务,比如赈灾、对少数民族的服事等都走在中国教会的前面。这个期间,中国教会也有很多机会走出国门与海外教会有沟通和交流,可以说,这个期间是普世教会与中国的教会的衔接越来越扩大和多样化的一个时期。
金牧师认为,2008年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折时期”,四川大地震是其中很重要的标志性的一个事件,这个地震不仅震撼了很多人的心灵,而且也震撼了中国家庭教会,许多教会投入四川赈灾之中,展现了过去数十年很难看到的一种精神——“中国家庭教会公开崛起并且参与社会服务领域”。

“我认为这是中国家庭教会从以前受逼迫的、边缘群体的意识改变,开始进入到社会领域。”金牧师说,“也有人认为,四川大地震发生的2008年是中国家庭教会公开化的一年。”而且,中国对待家庭教会的态度也“前所未有的提高了高度”,“所以我认为2008年可以算是一个标志性的转化点。”
2009-2038年 中国教会将会前所未有的进入到全球视野的交流中
目前我们所经历的30年,中国教会将会前所未有的与普世教会交流,进入到全球视野的交流中。

未来30年中国教会亟需面对六大课题
而在2009年-2038年这30年里面,中国教会需要很好的面对六大课题。
第一、未来30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宣教的对象国。
自马礼逊入华至今200多年的基督新教宣教历史上,中国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宣教的对象国。随着中国教会近年来的崛起和强大,不少人提出“中国是否要从宣教对象国中除去呢?”对此,金牧师的观点完全相反,他认为,未来30年全世界教会仍然需要一起关注中国教会的发展。之所以有这样的结论,首先是因为中国仍旧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未得之民的群体,13亿以上的人仍然没有听到福音。
同时,实际上中国现在接受福音的福音率仍然不足5%。金牧师指出,最近30年海外教会和海外机构在报道中国教会时都有一种倾向:就是把中国的基督徒人数放大。“因为这样就能够让我们能够壮胆,而且觉得这样能够把荣耀归给上帝。但是事实上我越研究中国教会,越深深的感到那样的数量有很多的水分。”他以北京为例说到,北京是在中国的城市中福音化的比率比较高的城市,但他认为北京基督徒的人数也许不到3%;再看中国约有2300多个县级市,其中2/3的城市里面看不到教会。
除数量之外,看质量的话,“实际上中国教会还是很微弱,无论是城市教会还是农村教会。而且还有很多特殊的领域比如神学教育、青少年事工等等这些方面看的话,中国教会现在仍旧是很薄弱。现在我们还不能说,中国的福音工作完全能够自己完成。”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福音化会对普世基督教都会产生非常重要和深远的影响。过去100年来,全球基督教的中心南下,传统的一些西方基督教国家逐渐衰落,世界基督教的中心逐渐从北半球转入到南半球的国家,亚非拉都成为基督教快速成长的地区,而中国也是其中很有潜力的一个地区。“我认为,基督教能不能在中国稳稳的扎根并持续100年良好的增长,这个对全球基督教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未来30年中国政教关系会进入到新的阶段,并带来新一轮中国教会的复兴、成长和更新。
看第一个30年,中国主要以鸦片论为主导的思想来看待宗教,实际上是为了消灭宗教,第二个30年则以“统战论”为主要的原则,对爱国会的教会和家庭教会区别对待,以达到使家庭教会消失的效果,但这其实并不符合宗教实情和社会发展。而未来的30年则会有重大突破。
“我认为未来30年文明论会持主导的思想。中国会承认基督教的价值、接纳甚至是支持。”金牧师表示,也许会有人认为他的想法太乐观,但他对于未来30年的政教关系的健康发展充满信心,因为第二个30年的宗教政策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各方各面都已经看到这点,但对于未来怎么做现在大家都在摸索,他相信最终会有很好的结果。
而且,近年来有学者等社会各界都看到基督教作为一种文明会对中国的发展和崛起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他相信中国也会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宗教政策也会越来越开放,政教关系等宗教环境也会越来越和谐,这会直接影响中国教会的未来,并促进中国教会经历很大的复兴。
第三个、基督教在中国整个社会转型和国家崛起中起到的作用值得拭目以待。
基督教曾经在上个世纪20至40代对中国影响至深,为中国进入工业化时代起到很大的作用。目前中国也在经历城市化等许多转型,“未来30年,中国基督教能不能像上个世纪20-40年代起到关键的作用呢?这是很重要的。”看当时中国教会因为中国最高水平的教育机构并且培养了各行各业优秀的领袖,所以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而未来这30年中国基督教能否预备好,响应时代发展与挑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第四、中国教会要特别注意自己所面临的挑战。
中国教会身处迅速变化的社会环境中,面临许多的挑战,教会要关注在这样的急速变化中能否建立起能够很好培养新人的地方教会和牧养。中国教会能否在重大的时代挑战面前,培养出一个更新的个人、建立起来彼此相爱激励的属灵共同体、并影响社会,这时未来30年很重要的一个课题。
第五、中国教会领导力的问题。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金牧师相信上帝是藉着他所使用的人抓住时代机会来推动他的工作,诚如当年的撒母耳先知被建立起来后以色列历史进入到新的时代一样,今天中国教会也需要培养新的领导力,需要好的教育机构来培养和建立新一代的教会领袖。
第六、中国要承担比现在更广的普世宣教工作。
这也是未来30年一个很重要的动向。“我认为未来的景象是:中国可能会接受世界最大数量的宣教士来到中国,但可能也同时向世界上差派最多数量的宣教士。实际上,全球分散的华人群体需要中国大陆差派宣教士来支持他们,也通过这些差派中国教会可以参与到全球华文化、华种族的宣教工作中来。”

未来30年 中美教会需要按照恩赐彼此配搭
面对中国教会未来重要的30年、面对代表世界与美国福音派领袖的鲍乐森,金牧师指出,未来30年里面中国教会和美国教会都非常重要,需要按照恩赐彼此搭配。
首先看历史和当下美国教会对中国教会都有着很多的服事和影响,而且现在美国仍旧拥有最大的基督教资源,包括神学教育机构等,因此中美教会彼此交流和配搭对于双方和普世教会都非常重要。因此,他建议,无论是在国内展开福音工作还是在海外展开福音工作时,都希望美国教会能够与中国教会建立更深的合作关系,按照恩赐彼此搭配。
第二需要Go和Come相结合:“就是美国教会来到中国服事、还有中国教会要去美国,这两个要结合起来,大家要更好的连在一起”。
他确信,北美教会有很多教育资源和优势,应该要聚焦为中国教会需要培养高层次的领袖。同时,中国教会比较年轻,虽然在关注灵魂传福音方面很有优势,但在如何全方面支持信徒在社会中扎根并活出基督的生命发挥作用上仍旧不知道怎么很好的做。但这恰恰是美国教会的优势和传统。
最后,金牧师也说出众多中国教会领袖的心声:中国教会希望更多融入普世教会之中,也希望北美教会在内的普世教会促进中国教会参与到全球基督教的大家庭之中。“保罗在以弗所书中说我们在身体里面合一的时候才能够在爱中建立自己,实际上我们越联络的合适,越在基督的爱中更好的成长。”

版权声明:1、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2、其他文章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其观点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