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杨安溪:《恩典里的拆毁》——蒙爱者1946到1979年间的见证 第四章

第四章 牛棚磨难,被圣灵充满 拆毁 《哥林多前书》第3章第21节到23节说:“所以无论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矶法,或世界,或生,或死,或现今的事,或将来的事,全是你们的。并且你们是属基督的,基督又是属神的。” 求神开开我们的灵眼,圣经的话让我们看见我们这些做出口的弟兄和姊妹,是为你们服务,是你们的仆人,而一切都是为了你们,万有都是为着你们,生也为你们,死也为你们。死也是为着你们,现今的事也是为着你们,今天在全世界所发生的事情全是为着你们。 从协和毕业后,我就被划成右派,59年我开始放弃信仰,经过了很多事情,从外面看原因很多,但都不是真正原因。在神的光下,光照我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是我想让世人给我摘帽子。在我这个倾向,但是虽然想这个我根本就不想放弃信仰。因为你是右派,一直是受人歧视的,所以是一个人,就会想脱离这个环境,我也是人,所以我也有这个倾向,但这个倾向一出来,就容易因为环境的原因跌倒。 那时我最崇拜的一个神的仆人的淫乱的问题也出来了,那是59年。后来我所崇拜的第二个神的仆人的形象也被玷污了,这个神的仆和和同工传福音,一直传到新疆的喀什,是就靠这两条腿跑去的。他们是要饭去的,没有圣灵的同在,能有这么大力量吗?我们最佩服他,但想不到他也有淫乱的罪。这也是神拆毁中国教会的原因。 我和韩国的弟兄一起交通,他们说这让我们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属灵的聚会,我说什么聚会,不就几个人吗。他们说:“神拆毁中国的原因,也是韩国教会存在的问题,美国教会也有应该被拆毁的原因,但神为了祝福中国的教会,拆毁中国的教会,就是为了教育其他国家的教会。”神击打是少数,教育是多数,就是这个道理,可是有人反对 “拆毁”这两个字,他们是属灵看不清的。我们应当谦卑在神的面前,应该从神的眼光来看,才会认识到50年代,神的手在做什么,我们若承认哥林多前书3章21到23节是神的话,你就必须承认,今天全世界所发生的都是为了神的教会,中国历史上所发生的所有的事也是为了神的家,也是为了你们在座的各位。 下放农场大难不死 神让今天我们活着看到这一切,差不多今天我不应当活到今天,我在右派改造的时候,就应当死。我在右派时,特别蒙神怜悯,因为我锻炼,那时我劲很大,我突然知道,我们家饭碗那么大,那样的饭我吃三碗,满满的慢慢的再加。吃得我爸爸说,你要把爸爸吃得差不多了,他怕我把锅底吃翻了,他这样开玩笑道。因为我是喜欢锻炼的,所以天天锻炼,食量特别大,每月28斤我吃不饱。我要做大夫的话,我要吃好几倍28斤我才能吃饱,维持正常的生活。当右派的时候,因为吃不饱,我的肝脏都很受亏损,恐怕活不到今天。但是后来清理阶级敌人的“四清运动”。把我这个右派都清理了,以后都是农业工人了,干部资格取消了,大夫不让你干了,演员不让你做了,所以我们都记得那时,我的定量是就从28斤增长到45斤,人家农业工人从68斤降到60斤,48斤,我的定量从28斤增加到45斤。 神还怜悯我,让我和那些文艺工作者分在一组,女右派也特别多,她们吃不了,可是每次劳动竞赛的时候,我都是创牌子的,创成绩的,我能把大家的成绩都拉上去。就比如说挖那个稻田里的沟,一天是25米, 100米是25丈,一天要挖这么多的沟,59丈,一天最多的时候,25丈挖到50丈,最多是挖到59丈,你说挖了多少。我挖的时候,旁边的人都在看,我说看什么呢,那些女文艺工作者说,说看你挖沟的像个机器,你在那挖一点都不累,一下子就都出来了。我告诉你,我一个月最多吃90斤,都是从她们那里集中的。做工的时候,这边口袋里一个窝头,另一个口袋里还是窝头,4点的时候就饿的直哆嗦了,没劲了,赶快拿一个窝头去吃,一直到5点半才下班呢。我馒头都换成窝头,因为窝头难消化,在肚子里能多待一点时间。 有一次死了牛了,那是大年三十了,一会儿开完了那个批判我们的会,我已经通过了,有个年终总结,我也已经通过了。有人在卖那个牛肉,煮好的牛肉,人人可以买,一块钱一斤,我就去了。工人看见我去了说:“钢用在刀刃上,你有多少钱,我们都卖给你,你要多少我们都给你多少。”我一月才29块钱,能拿出来的,我顶多有三块钱,当我把钱都给他们后,他们就给了我一大块肉,约有5-6斤重。我一边走,一边吃,快到门口的时候,我就不敢吃了。因为还开着会了,我进去了。在回学习班的路上,我左一块,右一块就把5-6斤熟牛肉吃进去了。这个可坏了,晚上我就睡不了了,大年三十晚上,我浑身冒热气,跟个蒸笼似的,热的我把被窝都掀开,把外衣都脱掉。那时,屋里生炉子,炉子也灭了,温度接近零度。这么大的宿舍里,睡三个人,我一人睡在一个大炕上,把他们俩挤在一个小炕上,在那里冒了一夜热气。第二天吃不下饭,第三天晚上才喝点粥,到第四天中午才开始吃饭,一大块牛肉吃下去,一点没事,就是冒热气,你看这消化能力多强,所以这是神怜悯,让我在那个三年自然灾害里头,神怜悯我。 可是那里有一件事情,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时撒旦要把我灭在不信中。当时我们600个右派,要建5千多顷的机械化大农场,要平地盖起82个地基,1米2高,在一条大马路外头挖沟,挖那个沟把水都挖出来了。这边挖一个大池子,那边挖一个大池子,把泥都垫到地面上了。我负责拉车,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在一块拉,因为我拉得大猛,五分钟一趟,五分钟一趟,平常人跑步都跑不过来。因为我初二就锻炼身体,再加上中学,再加上八年大学,一直没停下锻炼,就是这么一直锻炼过来的。那个时候我自己彰显我自己,可是那时候,我在信仰上已经跌倒了,不信神。 撒旦就要让我被灭在苦刑中。那时搞“放卫星八一献礼”,八一献礼的时候,我们提前三天要完成。所以,那天从早上5点钟干到晚上10点半,吃饭都在工地上吃,我一点劲都没有了。晚上回到宿舍里,忽然身上有个劲,上床睡觉要跳到高高的拿屁股往下砸。当时,我一点劲都没有了,还要跳得高高的拿屁股往下砸,这有道理吗?可是,当时我就是有这个劲,跳起来,“咣”地一下整个人砸在床上,一下子就睡着了。我睡的地方,是拿稻草编织起来的,这都是软的。到后来,有人收拾床铺的时候,我听他们说:“哎噢,这个人的命好大啊!”我也跑过去一看,原来是那个被砸死的银花蛇,藏在离席子的边不到2寸,一寸多一点,如果我没有察觉就这么往上一躺的话,它就会窜出来,因为我的腿是压在那边上的。我一看,哎噢,这是谁的啊?一看,那是我的名字。他们说:“这老杨的命好大啊!” 哎呀,我当时心都软了,我说主啊,我虽然悖逆你,你却默默的保护我,这是没有道理的,浑身没有力量的时候,我跳起来,正好砸在它的七寸上,它心脏在的地方,把它砸死了。所以,弟兄姊妹,从那时候,我的心就开始软了,就不那么悖逆了,撒旦要把我灭在不信中,那只有灭亡。但是神却拯救我,让我睡觉的时候,浑身都没有力量的时候,还跳起来拿屁股向往下砸,弟兄姊妹,这是没有道理的,就一个解释,神保守,神拯救。那就是说,“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求主怜悯我们,这就是迄今为我们创始成终的主,感谢主! 建国初期的辉煌对信仰的冲击 《罗马书》第5章第1节到第5节说:“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我们又借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彼得前书》第1章从第5节一直读到第8节:“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因此,你们是大有喜乐,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练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你们虽然没有见过他,却是爱他;如今虽不得看见,却因信他就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 我并不是在这里讲自己的自传,而是指着我灵里的几个反复,都是神的恩典,和弟兄姊妹见证我属灵蒙神恩典的几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是解放之前,神怎样带领我在那时打好和他交通的根基。以后第二个步骤是五十年代左右,我们的属灵道路走下坡路,为什么缘故,我已经跟弟兄姊妹讲,有很多人代替了主的地位,但是神还保守,很多弟兄姊妹放弃了信仰了,虽然有一两年不信了,后来却仍被主领回,还让我仍然相信他。第三个阶段,就是以后就到了文革时期,文革时期差不多是十年,可在我身上将近十五年,所以这段时间,是让我自己特别蒙祝福的一段时间。 在50年代,我是弯着腰做基督徒,没有放弃信仰,但觉着自己直不起腰来,在烈士们面前,在地上光辉灿烂的人的面前,感觉自己是直不起腰来的。不只是我这样觉得,当时很多放弃信仰的同工们和侍奉神的弟兄姊妹来也都给我写信这样说。 其中两个最有份量的信,虽是出自两个人的手,可几乎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那个时候,他们写的信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他们说,“当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关起门来追求天上的平安和喜乐,当烈士们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人民的解放牺牲自己的时候,我们却在那自私地追求天上的平安和喜乐,追求自己将来在天上的荣耀。”他们两个人都说这样的话,都把我吓一跳。 他们说:“我们要为了人民的缘故,做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是希腊神话里头把那个火种,从宙斯神那里偷偷偷来给人的,所以人有了火以后,才脱离了那个饮毛茹血的那个时代,进入了一个有文明的时代。把光明和文明带给人类的是普罗米修斯。众神之神,那个宙斯就火了,把他放在石头上,让鹰来啄他,让普罗米修斯永远受痛苦。他们说:“我们要为了人民的缘故,做普罗米修斯,背叛宙斯神,我们要为了人民的缘故,有神也不信,有地狱宁可下去。”这样的话我听过三遍,两遍是在五十年代,特别是在肃反以后,一个是在肃反之前,教会控诉运动以后。这个弟兄上了一年大学,是聚会处的,但是他发现当时所谓的“倪柝声反革命集团”的相关事情后,就在那个《四川日报》、《重庆日报》上登了两个版面的文章,全都是批判聚会处的。当时,他来找我,他先给我写一封信,后来找我,他说我现在有个为难的事情,我说什么为难的事情,他说就是这本圣经,这本圣经是你送我的,我是把它烧掉,扔掉,还是还给你,因为我已经不信了。我说我要是不收回怎么办呢?他说为着我们的感情,我只好把它当作礼物存留,我说那你当礼物吧,我就不收了,我谢谢你把这圣经当作礼物。结果他说,好吧,那就这么办吧。但他从那以后,也不再理我,我不知道他现在手里的这本圣经如何?后来肃反以后,也接到了相同的一封信,写信的人是在王明道叔叔那里,在学生会,我们的那个燕大的聚会里面,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同工,也写相同的信,也说相同的话,好像印出来似的。 可是在那个时候,我也是几乎放弃信仰,特别是看到方志敏那个小传,和他写的《可爱的中国》,他是为着中国革命,结果他就非常慷慨激昂的走向刑场,他写了一首诗,只要主义真,自有后来人,非常掷地有声,慷慨激昂的话,使我很受感动,人家不是为着天堂,也不是为了得永生,也不是为了与主一同掌王权,而就是为了解放中国人民,把自己奉献给革命。所以,他写的这个《可爱的中国》以后,使我很受感动,我几乎要放弃信仰了,但是一祷告的时候,想到“在你有永生之道”这句话。我为什么不放弃信仰?因为我每次和主交通的时候,主爱的那个甘甜,对我影响还是特别大,就觉得只有神,才能给我那样的安慰,只有神的爱才能给我那么大的鼓励,就是这样一个神的爱,一直把我吸住,让我不愿意放弃信仰。 第二本书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本书对我的震动也很大,对所有的年轻人震动都很大。所以这些情景和国家的变化,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连苍蝇蚊子都没有,干部都非常的廉洁,并且我们国家几乎就是小米加步枪和美国打仗的时候,在板门店迫使他们坐下来签字。这种影响,特别是对年轻的知识分子的影响是很大很大的。感谢主,帮助我没有放弃信仰。 论断神的仆人被管教 59的时候,我就问了我父亲一下,我看了教会的那些肃反的展览,特别是一个神的仆人犯奸淫的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我父亲说:“是真的!”他给我讲了当时具体的情形。因为当时这个神的仆人在我的心目中特别的地位,我和他谈过四次话。所以,在那个时候啊,我气得不得了,我说:“主说了,‘使人跌倒的人,有祸了,这样的人,不如把他脖子上拴一个磨石,扔到海里’,一个还不够,拴两个,拴三个。” 我忽然发现父亲在那用眼看着我。 我说:“我说错了!”父亲说:“是的,孩子你说错了,神是公义的,但神是有怜悯,怜悯原向审判夸胜。”新约《雅各书》第2章第13节说:“因为那不怜悯人的,也要受无怜悯的审判;怜悯原是向审判夸胜。” 弟兄姊妹啊,我是没有怜悯的,我从前那么跟随一个神的大仆人,一下子听说他有这种出奇的罪,不是一般的淫乱,我真受不了。 感谢主,以后神给我一个纠正,神给我纠正的很厉害。当文革的时候,有一个大字报,流氓坏蛋某某。我说我是右派我知道,什么成了个流氓坏蛋?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噢,来了个病人,早晨来个病人,她说是下午三点,我把他领到黑屋子里,对她进行了很多流氓活动。我是值夜班的,一个礼拜的夜班,礼拜三中间是最累的时候,下午三点我是睡觉,睡得呼呼的时候,我根本就不上班,内科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故意把我揪出来,扔到牛棚里头,就借着一个病人做这件事情。后来我想,噢,闹了半天,这个礼拜四我休息,还不是礼拜三,我想起来了,曾经来了一个病人,一量血压特别高,心脏砰砰的跳,所以那个时候知道,自己就要进牛棚了,所以在诊断的时候,不能象别人一样,可千万别出诊断错误,那不得了,那是反革命行为了。所以对她查得特别仔细,实际上她是吃了麻黄素,可能持续半小时左右。可是我检查的没完了,又考虑到这个,最后我又考虑到有些早期结核,就是心跳特别快,她是高血压,是不是结核的原因?到后来,我又怕它分成淋巴结核啊。他们又把这就叫流氓活动?所以人家就是给她开一个礼拜的药就完了,我这检查就没完没了,她就跟我有意见,给我反映上去了,结果正好,那个人特别对我有意见,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给我过不去?那是神安排,都是神的安排,神给我的造就。结果她的爱人就说了,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污辱,你这个流氓,非让我承认,我说我不是,我正在检查,没有任何流氓活动,我只是在检查。 他突然就砸我,砸得我头都昏了,还不干。结果就倒在地上了,结果呢,我就问主,你为什么打我,结果听到很清楚很清楚的声音:“就打你这个假冒为善的。” 我就感到神对我的光照:“我的仆人,因为他在弟兄姊妹心里,在我的儿女心里,有他的宝座,我要拆毁他这个宝座,所以,我使他跌倒软弱,告诉人,他是人,不是神!就是为了拆毁他弟兄姊妹心中的这个宝座,我允许他犯的罪,他受不了这个引诱,就犯罪了,你没有犯这个罪,是不是我的保守?”我说:“主啊,真是你的保守,你要是不保守,我也真犯这个罪了。” “我保守你,你没有犯这个罪,结果呢,我让我允许我的仆人犯罪了,你看你那个不依不饶的罪,你就这么横行?你诽谤他是不是这么圣洁?你的脑袋是这么干净吗?” 我说,“主啊,不干净,不干净!”“你就是一个粉饰的坟墓,里面充满了死人骨头,你就是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你说该打不该打?”我说,“主啊,该打!该打!打得好打得好!” 从那以后,我碰到弟兄姊妹我就想起保罗那句话,“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着急呢?”我是什么?有谁软弱,我不骂他,有谁跌倒,我不踢他呢?就是这样,这个不对,弟兄姊妹,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学会了一件事情,如何对待弟兄的犯罪和跌倒?当你发现别的弟兄姊妹软弱跌倒甚至于犯罪以后,你首先想的是,感谢神,保守你没有犯罪。如果神不保守我,我会比别人犯得更厉害,比他跌倒的更厉害,今天我蒙神的保守,我远离了罪恶。所以,我的责任是什么呢?劝弟兄悔改,挽回他,把他从那个罪里面,把他抢出来,这是我的任务,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随便诽谤神的仆人,这个教训非常深刻。 以后到了文革的时候,横扫一切牛鬼蛇神。那个时候,在我屋子里头,在医院里头,很多人自己写自己的大字报,自己批判自己。我是什么出身啊,我自己有哪些缺点,哪些不符合革命的要求,我不信耶稣教了,我信某某了,我信什么主义了,我不参加天主教了,大概写了三十多个。基督教的是一种,天主教的也是一种,天主教的多一些,二十几个。 我一看这个,我不写了。同屋就说,你写吧,要不然将来不知道怎么革你命呢,你不要以为自己革命就没事了。 我不!我说,主啊,求你怜悯我吧,我一祷告,受不了喽,主啊,我从前背叛过你,你给了我这么大的恩典和怜悯,我说:“我曾经不信主,求你给我让我在这个运动里面,赎回我罪的一个机会。我就去找书记。我说书记啊,我曾经说过我不信,可是我告诉你,现在我信仰又恢复了。”书记说:“什么,我告诉你,我们以前接到你那个批判信仰的信以后,我们开了个会,我们一致认为,象你这样的基督徒,根本不可能放弃信仰,所以,你今天回来,在我们意料之中的。”闹了半天,我写了半天信说我不信了,等等的,人家根本也不信。 哎呀,真是可怜啊,弟兄姊妹,有一次我在外科扫地,捡到一个纸团,是外科的一个弟兄,放弃信仰写的入党的检讨书,被揉成一团,扔在那里头了。有人说你看这个人,他写的那个,批判信仰的东西,人家理都不理,他还觉得自己挺革命的。我看了这些事以后,真是感慨万分啊,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 牛棚中遭毒打后被圣灵充满 后来就把我送到牛棚里,到了牛棚里头以后,神真的开始恩待我,为什么呢?在这之前,我求主求了一个礼拜,求他让我死,那个就不说了。在牛棚的时候,一进去,就有个人问我,你是否“四个无限”做到了,我说做到了,无限信仰,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总共有四个,我忘了。他说,你没有信教,我说,我信,信的教是基督徒。他说,那你更做不到无限信仰,你无限信仰你还信基督教啊,你信基督教还无限信仰主席啊。我说,就是这样的话,我也能做到无限热爱啊,我说,妈妈爱她的孩子,是不是无限的热爱?可他无限信仰他孩子吗?他说,无限信仰你做不到,其他几个无限你根本做不到。我说,照你这么说,那么照你这么说,我就做不到了。 所以,过了一天,就把我调出去了,调到那个洗衣房,我看到五个人站了一圈,就把我站在中间,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橡皮管子,我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往那一站,噼里叭啦地就打,你躲到哪里,都有人打你。 一帮人问你,说谁叫你参加革命以后还有信仰。我说,我退了,因为有些人说,你要不参加革命的话,将来你自己的罪你自己洗吧。 你不站在主席这边,站在反对主席的中间,那你说行吗? 我说,那我就参加了,后来,我觉得我不配,我就不参加了。 左一句,右一句,问得乱七八糟,但主要的是说,我们知道你是什么变的?我不明白,什么叫什么变的?他们说,原来你是基督徒,你四个无限做不到,是这个问题。所以就打,从10点半一直打到2点半,三个半钟头还多。我身体很壮的,到最后我眼一黑,冒着火星,我就站不住了,头晕得不得了,我就一下子坐到地上。他们不打了,我就回去了,我慢慢支撑着,扶着墙慢慢地走了。我下台阶的时候要慢慢的下,那个人在看着我,说,闹了半天,你自己装着呢。他们也不敢再打了,怕打死了,那个时候,打死了,就打死了,地右反坏,打死就打死了。 感谢主,第二天早晨吃早饭的时候,我们同屋的那些牛鬼蛇神,就非得探讨我的身体么样了?他们看了以后,没声,安静的不得了,一点声儿都没有,他们正吃着饭呢。我说怎么没声了,我都吃了半天了呢,每个人都张着嘴,瞪着眼,汗都流到身上去了。我说,你们都怎么了。他们说,你不知道,从你的脖子那一直到你的腰那地方,起来一个不到二寸的黑颜色的锅盖在那。 这是皮下出血,幸亏没破,要破一个口,那血就“哗”地都流出来了。因为是橡皮管砸,砸不破的。以后啊,在批斗会上,“找靶子”,“找靶子”,就推一个“活靶子”(主要批斗的人),开会批判的这个人站中间,旁边其他受批斗的的人就站在“活靶子”旁边,弯着腰,坐飞机似的,弯着腰在旁边,那个最难受,我们最长是七个半钟头,那个腰疼得像那个刀割的似的,如果你一扶那个腿,后面就揣你一脚,甚至脱下鞋来打你,因用手打人,打人的手很疼的。就这样,白天受罪,晚上也受罪,革命群众提问起你的时候,他就不管你回答怎么样,就是问一句打一下,专门打你的骨头节,能把你骨头节打的最疼。 可是第二天那几个当过活靶子的人都提走了,而把我留在那里,我一夜一直疼,疼到差不多有两个礼拜,头三天根本没法睡觉,都是水烧火燎的,是把手指头放在火里的那个疼法,疼极了。哎呀,那个可是厉害。平常人的小拳头,我可以夸口,让他们随便打,棍子打折几个,我也不知道,踢我的肚子我不怕,因为我的腹肌很厚。 这时候立时我就想起一件事情。我说,主啊,你上十字架之前,被抽了一顿鞭子,那鞭子是灌了铅的,打得皮开肉绽。我们都知道裹尸布的故事?裹尸布在那个修道院里头说是那时候,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了,亚利马太的约瑟,和尼哥底母两个人,拿着裹尸布,一百斤的没药,把他裹起来,里头那个就是好多血迹。他们说这是耶稣的裹尸布,好多人都拜那个,尊重那个布。到底布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后来美国派了一些科学家去研究,大概三十多个,他们拿着那个激光去探测,结果照那个血迹,就有立体的人出现了,从头到脚都是充满血,你要知道,那一顿鞭子啊,抽得是皮开肉绽,头上又戴那个荆棘冠冕,血都从头上流下来了,两个肩膀都肿了,怎么回事?从该亚法的院子里就开始捶,一直捶到希律,捶到彼拉多那,脚还踢,脚腿上也是肿的,这两胁的皮血都烂了,拿鞭子抽的,就是这样。是我们的主,上十字架之前,抽一顿鞭子打成这样,但是人家不让他休息。我还不是这样的,人家还让我在那趴着,我可以趴一夜。我们的主为我们受了鞭伤之后,他得背着自己的十字架,一直到钉死为止。所以,一想到这个,我就掉眼泪,我受的这些算什么呢,我就一边想一边掉眼泪。 没想到跟我一块留下的那个牛鬼蛇神。他现在很走红的。他就跑过来,说你能不能原谅我,我说,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呢,他说,你受的这些都是我给你的。我说,你怎么回事,我挨着这鞭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他说,你忘了你到这,说什么来着?你说你无限做不到,我就给你报告了。所以,第二天就打你,就是为着这件事。我说,我不是为着这掉眼泪,你放心,我能饶恕你,我是个基督徒,我完全饶恕你,不是为这个问题,你别难受。哎哟,他就说,我太坏了,太坏了,他良心发现。以后他就自己在地上滚,一边滚一边打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一个能力临到我身上,很强的能力,向大水向外涌一样,使我的浑身肌肉都发抖,我就知道是圣灵充满。我说主啊,这不是地方啊,这是牛棚啊,不行啊,在这儿不能跳也不能赞美啊,求主你让我安静下来,安静下来,我浑身抖,把那个力量压下去了。压下去了,里头就烧起来了,像火烧一样,烧得我站不住,我就站起来走,我走到门岗那里,“砰砰”地敲,为什么敲,我也不知道,我就敲那个门。一敲门,人家打开门了,我里头说话了:“请告诉革命同志,不要再为我的信仰来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了,抓革命促生产,我中毒太深,我今天在这坐着,神就把我抓着了,我能说没有神吗?我根本不可能相信没有神,神对我来讲,是确凿的,是批判不了的,愿意枪毙就枪毙,愿意缉捕就缉捕,随你们的便!用不着再批斗了。” 因为那个时候,我成了批斗的中心,每次批斗都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个疼忍受得了,就这个鞭子,我真是服了,因为鞭子抽在身上比什都疼。 圣灵充满与属灵争战 我求圣灵充满17年,神不理我。我最后一次在燕京大学上的时候,我到恩典院求圣灵充满,大概是花了一天,下午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地方,他是贝尔药厂的总工程师,我就到他家去看看,他在王明道先生那里聚会。 他说,你干什么去了。我说求圣灵充满去了,他说,在哪?我说在恩典院。他说,不应当求圣灵充满,你看我这里被圣灵充满的,真耶稣教会,他们充满以后,照样犯罪,成为十字架上的仇敌。他就各种理由说了半天。 我说,大爷,你说完了吗?他说,你听见了吗?我说,都听见了,你说的差不多一个多钟头了,我说你说的都是对的,只有两个错了。他说,哪两个错了? 我说,一位是耶稣,一位是天父。耶稣得荣耀,求天父赐下圣灵,圣灵五旬节就降下来了,就降在门徒身上。从此以后门徒都变了。从前怕犹太人,关起门来祷告,现在哪里人多,就往那里作耶稣复活的见证,什么都不怕,你杀了他要做,你捉住他要做,人完全变了。我说圣灵充满,是耶稣基督得荣耀以后,求天父的,天父批准赐下来的。耶稣求错了,天父也批准错了,就我的大爷对了。 他说,那,怎么是我对呢?怎么能说耶稣错了呢。我说,你说一个半钟头不就是说耶稣错了吗?我今天求圣灵充满了,今天得求啊,《路加福音》里头说,你们有谁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你们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你们的天父岂不将圣灵赐给凡求告他的人吗? 他说,圣灵充满用不着求,我和他谈话后就祷告,并且求圣灵充满,不久就接到他的信,他要请客作见证,但我还没有被圣灵充满就没有参加。 弟兄姊妹,圣灵充满是过约旦河,我们得救重生是过红海。红海是红海先开,人走干地过去,你相信就能得着,用不着付代价,但过约旦河得祭司抬着约柜站在水里头,凭着信心站,然后在极远的地方,神才给你开路,就看水越来越少,然后才能过去,这是信心!用信心来求,才能成就的。这是两个不同的祝福。圣灵充满,圣经说:你们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 《以弗所书》3章14节到19节,那是保罗带领弟兄姊妹追求圣经充满的一条路。“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求他按着他丰盛的荣耀,借着他的灵,叫你们里头的人(“力量”也可以翻作“人”)刚强起来;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基督已经住在你里面,为什么还要住呢,这一次的“住”,和我们那个得救重生的可不一样,你相信你就重生了,但这个“住”,基督借着他丰盛的荣耀,重新再住一遍,那个就是爱的能力。“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 这是圣灵充满,所以追求圣灵充满不一定是灵恩派。圣灵充满给你什么恩赐,你就得什么恩赐,不要强求,恩赐是圣灵随自己的意思给各人的,让这人能说方言,让那人能翻方言,让那个能医病,让那个能赶鬼。赶鬼不是恩赐,是我们所有圣徒的权柄。只要神的儿女,都有权柄赶鬼,因为你们里头都有圣灵。 所以,我说了以后,三天后我收到一封信,这个大爷,这个总工程师给我一封信。他说,你走了以后,我就认罪,还没认完呢,圣灵就降在我身上了,我就被圣灵充满了。所以,我要请大家的客,头一个就请你,你哪天到这儿来,我请客。 我一说,人家就被圣灵充满了,我求了半天,圣灵不充满我,我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认了,就是圣灵不理我,你说怎么办?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在牛棚里,那天我可明白怎么回事了。 为什么缘故呢?因为我要拿这个身子荣耀神。我就拿我那个从初二就开始锻炼的强壮的身体,我喜欢穿弹力衫,白大褂不系扣,我就喜欢穿短袖的,我那胳膊4、5寸那么粗,是英寸啊。文革时有几个小流氓,劲大,到我们单位来捣乱,那里有预制的通板,水泥的。他们说,你搬得动吗?我一搬搬起来了,那个重量只够我力量的一半,因为我知道,我手底下有五百斤的力量,把抬大杠的给压下去了,搬了四次,结果搬完了,我手却流血了,把我皮肤割破了。哎呀,那帮流氓啊,碰我一下都不敢,所以感谢主,我常常从那些流氓的手里,把那些大夫和护士救出来,我只要往那一站他们就不敢动了,因为我强壮的身体把他们都给震住了。 但是,我这个强壮的身体是对圣灵充满的拦阻,因为我是拿血气的东西自夸。但被鞭子抽了三个半钟头后我才知道我已经经不起,再不敢拿肉体夸口了。感谢主啊,我就是这样被圣灵充满的,以后特别有些特殊的情况,常常被圣灵充满。 后来我曾经在三自里面,有一次,我称之为大哥的陈牧师和我握手,说:“哎呀杨弟兄,从此以后,咱们一起同工吧。”他这么一说,我“呼”地一下,身上就烧起来了,跟从前压下的一样,口里话就出来了,跟个小钢炮一样:“我说陈大哥,你真是我的属灵的前辈,你应当当牧师,我也阿门。但是为什么教会里出现和圣经上唱反调的事你不说话?和耶稣唱反调的事你也不说话?和神唱反调的事你也不说话?你不说话也罢了,我们起来为主说话,为主争战,你后头说一声‘阿门’也可以,你就在我旁边坐着,我怎么听不见你说阿门呢?” 他说,我是破烂不堪的,我是破烂不堪的,因为我被胆怯抓住了,我不敢说那些话。 这是个诚实的弟兄,他是个真弟兄。我就给弟兄说,我说弟兄啊,你曾经被圣灵充满过,现在唯有再次被圣灵充满,让你打破这个胆怯的心,不被圣灵充满的人想冲破胆怯是不可能的。 现在很多牧师成了因怕死而做奴仆的人,他不敢为神做见证,该做见证,他就没有力量了,他害怕,人家讲不许讲这个,他说噢不讲那个,人家说不许那样,他就噢噢,不那样了,就成这样的人了,不敢为神做见证。 第二次,他又来了,哎哟,我心中又烧起来了。他很热情地对我说:“我们同工吧。”我立时就烧了,我问了几个问号说,你到底是什么牧师?你看我都成了流弹炮了,我说你看你有好多话,你都说错了,你到底是个牧师还是个什么?后来人家不让我登台。 后来一个弟兄提醒我,你真是神保守啊,因为你跟他们以同工名义握手,就在这样的罪行上有份了。神真是保守我,他也不允我参加三自的大会。头一次我妈的腿断了,我一看就知道神不让我去,80多岁的人,大腿骨折,两个月才好。因为断的那个地方,是容易长的地方。真是感谢主啊,我知道主不让我去,来了两个电报,三封信催我,让我去两个钟头,再上去说说话就行了。结果我说,我的母亲腿断了,我没有力量请别人,只有我自己来侍候,但是他们把我的发言稿发表了,我的发言稿是我一次在交通聚会上交通的内容。 现在,丁光训在那里说,我们要打50年代的仗,他这人说这话不考虑,老了!80岁了,毛主席犯错误,他也该犯错误了,因为到这个年龄人的大脑皮层萎缩了。今天的中国教会不是50年代的教会,尤其是家庭教会的弟兄和姊妹,哪个真正的家庭教会的领袖没有坐过监,没有挨过打,没有为主受过苦的?今天你用这种大的压力,你能把谁压住啊?尤其是纯正的家庭教会,没有一个害怕的,他这几句话,只能吓唬那几个神经衰弱的人,真正跟随主的人,没有一个神经衰弱,所以,真是求神怜悯他,让他有悔改的一天,神没让他死,给他悔改的机会,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机会悔改,他的结果很悲惨,有很多神的仆人被神击打的很厉害。 寇世远曾经到这里来,出去外面说过一句话,“中国的家庭教会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给政府捣乱”。为什么我们信主,不参加三自呢,我们要顺服人间的制度,但是你要看的是,三自头的问题上出了问题,灵的问题上有问题,组织原则上也有问题,不符合圣经啊。因为这三个缘故,因为信仰的缘故,我们不能接受这个原则。所以,家庭教会这件事情,寇世远说错了。刚一说错,没到两天,就喷血了,胃也出血了,肺也出血了,心脏也破裂,没法治。所以弟兄姊妹,有好多国外的弟兄姊妹认为他说了这句话,蒙神的击打,弟兄姊妹我们不是说,我们是家庭教会就是神所膏抹的,不是,而是要更加谦卑,因为很多其他的弟兄姊妹,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多半是因为惧怕,不敢离开(三自),一生因怕死而不敢离开,真是这样。 我曾经经历几次大的争战,几次教会大的争战,对面做的都是有权柄政府的人,是很厉害的一个争战。因为世人不明白神,他们也不信神,就说很多错话,错的我们不能“阿门”,但是这些人是默默祷告,不敢说话。我是一个特别蒙怜悯的一个人,常常有弟兄姊妹托住我,所以神怜悯我,让我有被圣灵充满的机会,当时我按感动说,一开口,一句话跟一句话,就从里面涌流而出,真是“你的仇敌,驳不倒挡不住的”这是见证神的荣耀。 你们将来要碰到类似的问题,该怎样为神做见证,你们得救在乎什么?在乎安息,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不要看人,圣灵感动你,你就开口,你不要想以后的话,因为不是你在说,是住在你里头的神的灵在说,我经历这个可不止一次两次。没有这个经历的人,他可能想象不到,人说话不由自主,又由你自己,又不由你自己,明白了吗?你说的不是你里面的话,临时就出了,一句跟着一句,讲道也是如此,你看我的笔记本,和我预备的一样吗?但是预备还是要好好的预备,一边祷告,一边好好的预备,但是今天预备的不见得是今天讲的。 挨打其实是管教 在那次被圣灵充满以后,每天早晨,全院13个厕所,我包了六个。在小儿科外头的女厕所外,我在那儿涮墩布,那就是我祷告的时候。我一祷告圣灵的能力就来,神的爱就浇灌下来,常常是含着眼泪,一边流泪一边感谢,力量大的很。拿着那个礅布啊,一点也不解恨,我就拿两个大礅布,一个将近有20多斤,两个四、五十斤,把内科所有的病房到头早上擦一遍,下午擦一遍。后来不解恨,把小儿科别的牛鬼蛇神的,我也包了。我就在那擦,擦完了以后,我就把6个厕所擦的干干净净,我劲可大了,弟兄姊妹啊,不但有喜乐,可是满有荣光的大能。 那个时候,引诱我说无限信仰做不到的那个人常引诱我自杀。因为什么呢,以后我就被这个鞭子抽了11次,最长的三个半,将近四个钟头。每个礼拜五他都要抽我一次,就是这一个人,抽之前,先让你跪下,然后把那个脚踩在你头上,往地上先撞,撞完了就揉,揉完了,就拿鞭子抽一顿。 有一次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抽我,就这一问他噼里叭啦又一顿打,吓得我就不敢说了,你愿意怎么抽就怎么抽吧。 很奇怪的事,每次我为什么被鞭子抽你,神都给我光照,这次是为你里面属灵的骄傲,下次是为什么?为论断的舌头,这次是为什么?为你指责的指头。这次是为什么?为了业务上的骄傲,这次是为什么?11次每一次我都有对神提问,你不问则已,你问他就告诉你。所以,弟兄姊妹,你们要是碰见倒霉的事情,不要说话,因为万物都是为我们服务的,你问问主,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主会告诉你的,傻子才不问呢!我告诉你,挨了鞭子,还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那是最傻的孩子!越问你里面的圣灵感动你,主的杆主的杖都安慰我,越问你越爱主,越问你就会说,主啊,你打得好,我这个人就需要这么打,就需要这么教训,别的办法还真的不行。 为什么呢,这业务上,可以算业务上我是出色的,在身体上我也是出色的。你不让我看病,你让我劳动,我还是这样的,让我挖沟的时候,在街上下那个管子,下水道管子,三米深,我就不是捣一下捣一下,我根本不捣,我浑身是泥,我拿着小锹,那泥带着声就出去了,绕过电线杆子,掉在马路中间,你让我劳动,我就这么个劳动法,我让你们看看!一会儿警察来了,说:“哥们儿啊,小点劲儿,阻碍交通了!” 就是这么狂,弟兄姊妹,我就是那个狂人。我有30年的工龄,但是劳动啊,恐怕起码占15年。可是在劳动里头,我真是高兴得不得了,那是我最得力的时候,所以到最后,我这个力量多大,我也不知道,我成了野牛了。所以,自己要拿身子荣耀神,是如此的荣耀神,为什么缘故呢,男同志看见我,哎呀,你这个大夫真棒,很少有人身体象你这么强壮的。我吃饭买饭,旁边有一个很漂亮的护士,冲着我耳朵说:“你可真棒啊!”我告诉你,心里的这个高兴啊,是更加高兴。哎呀,主不饶人啊,主有一天光照我,这叫什么罪啊,不是骄傲,这是“邪荡”,《加拉太书》第5章19节说的:“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邪荡是什么呢,就是你穿的那个衣服,你的那个姿势,你的那个态度,引诱异性有淫乱的思想,那就作邪荡! 所以这个邪荡是罪,可是现在好多人不把这个当罪,反而当作时髦,特别是女同志引起邪荡的这个衣服太多了。 为我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 一个弟兄告诉我,说我现在走到街上,不敢睁眼睛。为什么呢?我就看那女人穿的裤子跟没穿一样,在我眼前扭来扭去,他说我怎么能不犯罪呢?就这样,我说你求神拯救你!给你造一个“正直的灵,清洁的心“,你每天早晨先求神,给你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你就喊,没有这个正直的感觉,你就一直在求,弟兄姊妹啊,你发现喊不到三遍,你就被正直的灵充满了,你再一看见这个,你不但是恶心,你还厌恶它。那个就叫挖眼睛、砍手,“若是你的右眼让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让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入地狱。”(《马太福音》5章29至30节)这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奸淫的罪。“你们听见有话说:‘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所以右眼让你跌倒,你就把剜掉,这叫什么,恨到把手、眼都不要了。就是一定要恨这个罪。 大卫是一个属神的人认罪的榜样,大卫犯的罪可厉害了,但是他对所犯的罪悔改得特别彻底,从此以后,大卫就成了神人了。大卫死的时候70岁,70岁就没情欲了,照样有!可是那个时候啊,他的臣子为了让他暖被窝,那个时候也没什么空调,也没什么电热毯什么的,所以就给他找了一个书念的绝色处女,放在王的怀里,王却没有亲近她!圣洁到这种程度,他曾经在这上面失败过,后来神就给他造一颗清洁的心,一个正直的灵,把那么一个绝色的美女,放到他怀里,他都不亲近,结果他就成了神人,神人大卫。 他不但为敬拜神立了很多规矩,同时,会幕是摩西在神里面领受的,所罗门建的圣殿,是神人大卫天天求神用指头划给他的,他和神的关系就这么亲近。 所以,大卫不是不犯罪,但是大卫会悔改,他最宝贵的话就是,“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祷告,你不但为你的罪忧伤痛苦后悔,还得求神为你里面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不然的话,你还会再犯同样的罪,再继续得罪神。 特别是我在很多培训班的时候,讲完了罪,曾经有过三个小姊妹来找我,说叔叔,我们要找你谈话。我说我不跟你们单独谈,找一个伴来。三个都是告诉我,我们都很圣洁,天天祷告读经,回到家,一看到我们的对象,就情不自禁要犯淫乱的罪,你说怎么办呢?一来罪我就举白旗,我都没办法自制了。我说,你认的罪,痛若不痛苦?她说,我常常哭着认罪。我说,你有没有求主,为你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你没有恨这个罪,恨到挖眼睛、砍手的程度?圣灵是帮助你的,应当求啊。 我现在70岁了也得常求,求主让我活在正直的灵里面,我们对那个邪荡要厌恶。看电视有个舞蹈竞赛的镜头,两个人跳舞,那个女的穿的东西多少啊,就在那扭来扭去。这时我们要在正直里面,你心里就说:“你看这个人干什么呢,都还觉得挺美的呢,多可恨啊,多无耻啊。”你要是没有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你就跟着她扭起来了,这是一个老人劝你们得胜啊,大卫怎么能得胜呢,他就是如此得胜,你们怎么得胜呢,你们也是如此得胜。 所以诗篇51篇,对我的帮助最大,对你们的帮助也会最大,因为治死我们肉体恶行,是要靠圣灵的,不是靠我们自己,千万要注意这件事情。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