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基甸:打开天窗说亮话—读《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打开天窗说亮话—读《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基甸
江登兴《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https://www.churchchina.org/node/51
http://jidian.blogbus.com/logs/2006/11/3839515.html

网上批判中国基督教的文章,常有“我所见过的家庭教会”之类的“见证”,揭露一些中国教会(本文中的“中国教会”指国内的家庭教会)的阴暗面。这类文章中可能有误解、夸张、不实、甚至恶意造谣的,但是我想其中也有一些是教会以外的旁观者比较客观的经历和印象,不都是子虚乌有空穴来风。毋庸讳言,这些“见证”中显露的一些问题,足以令基督徒不安和难过。一些中国教会里面的败坏、混乱、污秽和黑暗的现状令人震惊,也让基督徒伤痛。这些阴暗面也造成一些本来对基督信仰颇有好感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深为忧虑和悲观。
但是我们很少看到中国教会“内部”有基督徒公开批评、反思这些教会里面的丑恶现象。海外的华人基督徒(我自己是其中一员)就更少有这方面的关注和思考。我们对国内教会和国内的基督徒既不太了解,也可能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爱讲“国内的弟兄姐妹是背着十架走窄路,海外的基督徒是坐着花轿上天堂”之类的话。我们了解得比较多的,是中国教会过去在苦难与逼迫中做出的美好感人的见证,是中国教会在艰难困苦中成长和复兴的奇迹。这些历史诚然见证了上帝的大能,也对我们是非常大的激励。但是对于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中的忧患和危机,我们缺乏了解,更缺乏反思。
昨天读到《教会》网刊第二期上江登兴兄的专文《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深受震动,甚至可以说是“醍醐灌顶”。登兴兄是我敬佩的基督徒知识分子,而且他长期在国内事奉,对中国教会有很深入地了解和关注。《教会》第二期上同时还刊登了另外两篇具有浓厚“本土”气息的文章,回顾、反思了和河南教会和皖北教会的兴衰历史。来自中国教会内部的言述,同样让人感慨和伤痛。其中讲述的教会走向荒凉的原因,也印证了登兴兄所看到的问题—即专制主义文化传统对于中国教会的影响和渗透。
登兴兄的这个分析道出了问题真正的症结所在。江文中的个案考察是触目惊心、也是发人深省的。登兴兄从教会治理和神学建造等方面提出的应对和解决之道,非常值得中国基督徒和中国教会听取。江文中提及的一些个案可能在教会内部仍有争议,但我相信登兴兄的目的是要借这些个案说明专制主义对中国教会的侵袭和危害,而不是特别针对某一个或某一些教派进行批评论断。从登兴兄批判性的文字里面,我能读到一个爱主、爱教会的弟兄一颗伤痛、悲悯、关爱而不失盼望的心。
最近我自己正在重温普世教会的历史。历史上教会曾经经历过多少弯曲、败坏、荒凉和衰落,很多丑恶和黑暗甚至比今天更甚。然而教会是基督所爱的,上帝不会撇下她。上帝在历史当中不断兴起一些清心爱主的基督徒奋起抗争、批判教会的丑恶与阴暗。实际上,专制主义在中国教会中的表现,跟教会历史上罗马天主教最黑暗的时期的一些现象确实不无相似之处。(个案中那些强调绝对权威的“当代先知”、“老师”跟“无误”和“至高”的中世纪教皇何其相似!)所以登兴兄呼吁中国(“新教”)教会回到“宗教改革已经为我们奠定了的很好的根基”上去,我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深愿当年感动“良心自由”的改教家们的灵今日加倍感动象登兴兄一样爱上帝、爱教会的中国基督徒。
在网上看基督徒讨论问题,经常会看到关于教会里面是不是要讲民主的争论。不少基督徒认为民主是外帮人的智慧,教会里面不应该讲民主而应该只讲顺服权柄。这样的看法我觉得是片面和危险的。地上的教会是罪人(“蒙恩的罪人”)的团体,教会领袖、属灵“伟人”也是罪人(“蒙恩的罪人”)。个人崇拜,说到底,就是把人、把领袖、把“老师”、把我们作为“粉丝”所仰慕的名人看得高于一切以至大过上帝。而个人崇拜正是专制主义得以肆虐的基础之一。正如登兴兄所说,“专制的核心是骄傲,是罪”。批判教会内部的专制主义是一个破除偶像和破除迷信、让信仰回归真道的过程。登兴兄提出的基于圣经中多元、分权、多中心的教会治理模式,即所谓“神本的民主”,对教会中的专制主义应该是一副有效的良药。
尽管江文中所举的例子以国内农村教会为主,我相信登兴兄的反思和提醒对城市教会、知识分子教会和海外华人教会都同样有帮助。实际上,我相信专制主义对非农村中国教会的危害也同样需要被正视。虽然这些教会的神学建造也许比农村教会更扎实一些,我们对专制主义同样远非刀枪不入。在网上,我们经常能看到信徒的心灵和信仰被教会“权威”(对权威的滥用)所惨痛伤害的告白(网络给“平信徒”的基督徒提供了不用暴露真实身份的言论空间)。在“基督教与自由主义”的争论中,自由主义者成为基督徒以后能不能、如何能免于“宗教暴戾”、在未来的政教关系中如何把教会与世俗的权力分开而避免“政教合一”,等等,也已经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关注的问题。由于长期处于“半公开”、边缘化的地位,缺乏牧养和建造,中国教会对专制主义的侵害缺乏先天的免疫力。中国教会以前也许象一个“黑匣子”。而在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正越来越公开化和透明化,中国知识分子的公共批判也越来越开放和透明(至少在网络提供的言论空间上)。登兴兄提出的问题,也许可以说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基督徒本应是追求光明的一族)。我盼望登兴兄这篇文章能够引起教会内外关心中国和中国基督教未来的有识之士的关注。我更盼望这样的反思能成为未来中国教会的借鉴、帮助和祝福。
2006-11-15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