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errin:古典教育的十大教学原则


RAMAH圣约古典 2021-11-13 11:25
古典教育的十大教学原则 Ten Pedagogical Essentials of Classical Christian Education 我们的学校运动、CCE的复兴,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我们的学校在定义何为真正的古典教育上日渐成熟。在这个运动的早期阶段,我们的焦点绝大部分在“三艺”上——文法、逻辑和修辞。
我们将古典教育看作一种组织学习的新方法(或者说一种重新挖掘出来的老方法)——先学各种事实性的信息/法则(facts/rules),再学抽象的推理——一种符合儿童认知发展的教育方法。多萝西·塞耶丝(Dorothy Sayers)和道格拉斯·威尔森(Douglas Wilson)在七种中世纪的自由技艺中取出了前三种,并将之运用到对“学科”和“学生”的理解中,当他们这样做时,结出了重要的果子。各种学科自然有他们的“语法、逻辑和修辞”;而且,学生们自然是按照每一学科的“文法、逻辑和修辞”的发展阶段进行学习的。
道格拉斯·威尔森
但是,我经常在怀疑,这种运用就如将新酒装到旧皮袋里那样,我们是否会感到某种内疚。我们是否仅仅将约翰·杜威的进步主义方法进行新的组织和构造,使之符合三艺的架构呢?我在怀疑,我们是否仅仅是盛出了被现代性所塑造的旧(新)观点,然后倒入了“三艺”这个新(旧)酒袋。
我们都在挣扎着要摆脱深植在我们自己所受教育中的那些方法。我们都倾向于用我们曾经受教的方法去教别人。如果我们不警醒的话,我们身上“系统默认”的教学模式将不是古典式的,而是进步主义式的——一种儿童中心的所谓寓教于乐的作秀表演或者干巴巴的讲课、了无生趣的练习卷、不得要领的自习作业、降低难度的多项选择题。我们寻求并且期盼古典式的果子——聪慧、出彩、满有德性和辩才的学生,这是一群对学问充满热爱的学生。但有时候却事与愿违。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并非一以贯之地运用古典式的方法或进路。我们一路推着学生走——到了另一个生产流水线上——他们通过了各种测试并且得到了所需的分数——但是我们却可能看不到教学长存的果子。
然而,希望仍在。存在一种有效的教育孩子的方式。古典教育提供给我们的不只是一门课程、内容和三艺的架构,它还提供诸多的教学方式和方法来正确地教授课程和内容。克里斯多弗·佩林博士(Dr. Christopher Perrin,参见古典学术出版社2014-2015年手册第18页)从古典传统中明确阐述了十大卓越的和基本的教学原则。这些介绍性的评论和下面所列的每一项改编并且扩展自他的文章。


1. “慢慢地快”(Festina lente):快,但要慢慢来。要花时间掌握整个内容的每一步骤,然后才跑向下一课程。当然,老师需要在一学年中完成一定量的内容,以便学生为下一年级的学习做好预备。而且,老师当然也不能因为一两个学生没有掌握所教的内容就拖慢整个班级的进程。但是,老师也必须对学生们显出耐心并且智慧地判断何时才继续推进新课。真正的目标是学问,而非完成教材中规定的那些页数。
2. 少而精(Multum non multa):与其迅速地学完一堆很快就会忘记的内容,不如去掌握更少的一些东西。深度胜于广度。让更少一些的东西真正深入学生的脑海,胜过在许多事情上蜻蜓点水。花一些时间在历史时间表或者一些成系列的事实上,让学生将这些东西有序地存储于长期的记忆中,胜过花好几星期在那些很快就会忘记或根本无需去记的细枝末节上。

3. 重复乃记忆之母(Repetitio mater memoriae):重复乃记忆之母(或者说重复乃学习之母)。生动、定期的复习和重复让信息成为学生的长期记忆。吟唱和练习——通过韵律、节奏一遍遍地再三重复——让所学的东西存得长久。不要出现让你学生遗忘的环节。某种意义上所有的测验都应该是累积性的。

4. 学习是具象的(Learning is Embodied):形式和内容一样重要。我们在教室和过道中设立的节奏、礼规、传统和日程安排对于学习来说与我们在教室前头的教课一样重要。你的姿势和语调——学生的姿势和语调——你让学生离开教室的秩序——你让学生交作业的通常方式——这些都在教育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形式会形成习惯——或者是好的习惯或者是坏的习惯。你需要对你心目中的教室怎样运作和呈现的面貌有个异象,然后采取步骤去达到这个异象。

5. 歌唱、吟咏和歌谣(Songs, chants, and jingles):那些我们希望去建造的最重要的内容或技艺应该用歌唱、吟咏或歌谣的方式来教或者加强。这些手段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再到十年级貌似不一样,但它们总是有效的。修辞阶段的学生可能对歌谣不感兴趣,但是作为记忆的工具(有助于记忆的或者押韵的)和重复仍能是有效的。

6. 惊奇和好奇(Wonder and curiosity):通过经常性地塑造对那些可爱之物的爱,我们应该致力于传递对真善美的爱。对学习的热爱是被抓住的(caught),而非被教导的(taught)。对阅读的热爱、对科学的兴奋、对历史的入迷、对语法的热情应该从你的毛孔里流露出来才是(见凯斯·韩德森“小数点的位置”)。

7. 学习的德性(Educational virtues):我们应在我们学生的生涯中培养热爱、谦逊、勤奋、坚持和节制的美德。要留意塑造你学生的心灵。你的言辞、你的表情、语调,都在帮助塑造。你怎样激发和鼓励学生的方式在塑造心灵。你设立的准则和你怎样实施那些准则也在塑造。

8. 闲适、沉思和闲暇(Scholé, contemplation, leisure):我们应该提供足够的时间让学生反思、沉思和讨论那些深刻、重要的思想。我们必须允许有时间思考。学习就像合宜的吃饭那样:咬一口——放下叉子——充分地咀嚼——然后是吞咽——在两顿之间有时间消化。狼吞虎咽的教学会产生精神上的消化不良。古时候我们用作“学者或学校”(scholar/school)的这个词是“闲暇”的意思,意思是免于劳作或体力上的任务从而让你可以有自由去思考或沉思。
我们在阅读课上的说法某种意义上是在鼓励这一点——我们告诉学生要慢慢“享用或消化”他们的阅读,而不要“狼吞虎咽”。在教室里当你教课的时候,提出一些问题后要让学生有时间去思考和回答,然后你才继续推进。你要提一些不要求明确答案的问题,尤其对于年龄较大的同学更是这样。问一些迫使他们去思考的问题,然后允许他们有时间去思考——有“闲暇式的讨论”——悠闲地讨论,也就是需要时间去思考的讨论。

9. 教学相长(Docendo, discimus):通过教,我们也在学。这在许多不同的层面都是适用的。老师要教东西他自己就需要先学习。老师不得不去教别人的时候,他就确实学到了东西。学生也应该给他们机会去教其他的学生。在做法上可以简单到让学生向其他同学复述课程或概念或事实,或者也可以让学生正式教其他的同学。

10. 最好的老师是一本好书(Optimus magister bonus liber est):伟大著作所蕴含的持久智慧和卓越使它们成为大师,当我们不时回头去读的时候它们就能或就会征服我们。当我们使学生沉浸于最好的文学作品时,我们就在用最好的东西塑造他们的心灵和理智、以及他们的灵魂。


Dr. Christopher Perrin, MDiv, PhD, is an author, consultant, and speaker who specializes in classical education. He is committed to the renewal of the liberal arts tradition. He cofounded and serves full-time as the CEO/publisher at Classical Academic Press, a classical education curriculum, media, and consulting company. Christopher is also a consultant to charter, public, private, and Christian schools across the country. He is the director at the Alcuin Fellowship with the Institute for Classical Schools and the former board vice president of the Society for Classical Learning. He has published numerous articles and lectures that are widely used throughout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English-speaking world.
Christopher received his BA in histor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nd his MDiv and PhD in apologetics from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He was also a special student in literature at St. John’s College in Annapolis, Maryland. He has taught at Messiah College and Chesapeake Theological Seminary, and served as the founding headmaster of a classical school in Harrisburg, Pennsylvania, for 10 years. He is the author of The Greek Alphabet Code Cracker and Greek for Children and the coauthor of the Latin for Children series, all published by Classical Academic Press.


Read More

Generated by Feedzy